:::

社論

【社論】美擴大法律戰場 鉗制中共科技發展

 近期「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兼財務長孟晚舟因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措施,於去年12月在加拿大轉機時被捕,並要求引渡至美國受審;雖然加拿大法院於10天後批准了孟晚舟的保釋,但由於其間接參與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的貿易活動,可能已構成詐欺罪要件,未來仍有司法程序待釐清。

 華為「星通技術」的香港公司,與伊朗進行貿易活動,路透社早於2013年即曾報導。美國多家金融機構也曾就此詢問華為,而孟氏在與滙豐銀行高階主管的會議中表示:「在伊朗的業務嚴格遵守美國制裁措施,華為與『星通技術』的往來是正常商業運作的一部分,且華為已出售曾經持有的『星通技術』股份」。

 中共為控制全世界90%最先進工業,贏取21世紀經濟領導權,曾試圖指導官員和商界,不擇手段獲取美國智慧財產權,包括機器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慧等。美國川普政府為維護經濟強權,已陸續針對中興、華為等通訊設備大型企業進行制裁,以抑制中共主宰製造業發展之氣焰。美國除向英、德、日、義等國提出拒用華為設備及技術之建議,並與由其主導的「五眼聯盟」成員國達成默契,共同消弭或降低中共「2025『中國』製造」代表廠商之威脅。

 然而,美國對孟氏直接逮捕的行動,亦開啟了危險先例,不僅凸顯美國對中共企業敵視、差別待遇的針對性;亦將導致各國企業高層面臨不可測的風險。外媒報導雖稱孟晚舟係違反美國制裁伊朗的相關法律,然實際上加拿大係以孟氏向美國金融機構進行欺詐,應美國檢察官之要求配合逮捕。若根據此一理由,要依法追訴孟晚舟,恐需先將美國「大通銀行」CEO逮捕,因該銀行亦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令,僅遭處罰金,凸顯差別待遇。 

 美國能否不問國籍,對任何人以「違反伊朗制裁令」,透過國際刑警組織或引渡協議進行逮捕?此一法律行動之關鍵,在於其與被請求國間有無簽署引渡條約,以及是否符合條約內容。就本案而言,因美國與加拿大簽署有引渡條約,因此,加拿大乃應美國司法部門請求進行逮捕作業;惟後續若欲引渡孟氏至美國受審,依雙方引渡條約規定,加拿大司法當局須證明,逮捕孟晚舟的名義須屬締約雙方法律所規定的犯罪行為。然而,美國對伊朗實施之制裁屬單方作為,加拿大並無類似法規。孟氏縱有違反美國對伊朗之制裁令,該行為在加拿大若非屬犯罪行為,仍不符引渡要件。

 此外,本案必須非屬政治案件或具政治影響案件,才符合引渡要件。美方必須注意,不宜基於美國國家利益而執意干預,以免讓中國大陸找到著力點,佐證「孟晚舟案乃政治案件」的定性。爰此,美國司法部門係以詐欺罪名提出,蓋因對銀行欺詐於加拿大亦屬違法行為,據以請求對孟氏進行逮捕,並達致後續引渡受審之目標。

 美國為落實對軍民兩用產品和技術之出口管制,已制訂《出口管理條例》,具體規定原產於美國的產品、軟體和技術的出口和再出口管制作為。透過對特定物品(包括特定國家、社團組織、公司、個人)的禁運來進行監管,違反者將受到行政和刑事處罰。本案孟氏透過「星通技術」與美國制裁國家(伊朗)進行貿易之產品標的屬《美國商業管制清單》管制品項,確有違反《出口管理條例》之虞。若加拿大應美國所請,將其依詐欺罪嫌引渡至美國,美國司法部後續仍應會以孟氏違反出口管制罪名續行追訴。

 美「中」貿易博弈,攸關兩國未來戰略地位競爭與技術優勢。未來美國勢將擴大法律戰場,以國家安全為由,對協助中共的業者進行類似追訴。美國若要加強限制中共取得關鍵技術,其追訴範圍甚且可擴及任何幫助中共取得技術之國家或管道。近期美光控告聯電、Genetech控告喜康等訴訟案,均為明顯例證。

  去年11月,時任美國司法部長的Jeff Sessions即宣布調查和起訴中共所屬企業涉嫌商業秘密盜竊、經濟間諜活動和相關違法行為的「『中國』倡議」行動,以配合美國政府加強技術管制、人才管制、併購管制,可見美國政府之動作及範圍有加大趨勢;縱使中共目前刻意克制,期能與美國達成貿易和解,亦不會減緩或改變美國防止中共取得高科技技術決心。

 值得注意的是,我國相關業者若有取得美國限制對中共移轉的技術或產品時,應留意美國對中共之限制趨勢及外溢效果,並對美國相關經濟法規有所了解,謹慎商業活動,以免誤觸法律惹爭端。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