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海軍主義擴張 支撐中共崛起浪湧(下)

◎宋吉峰(譯)

(接上文)

 俄羅斯無力經營遠東地區,自然也讓中共當局不再需要分配大量資源保衛其與俄國漫長的北部邊界,甚至讓現在的俄「中」邊境,宛如美加邊境一般安全。這也讓中共當前戰略環境,與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美國相當類似。當時美國的民族主義激發了美國發展全球海軍力量發展且成功,而不像法、德兩國敗亡。

 中共國防預算每年以2位數成長,而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用於強化海軍力量,其目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挑戰美國海上霸權。中共2015年「國防報告書」中提及「中共必須放棄傳統思維,超越海洋傳統心態,必須高度重視海洋管理,保護海洋權益」。因此,中共海軍將重心逐步從「近岸防禦」轉移到「近海防禦」與「公海保護」。而就中共的國防預算僅消耗全國GDP的2%而言,中共海軍預算的增加對其經濟影響可說是微乎其微。

 中共海軍的崛起與美中對抗

 許多方面,中共當前的地緣政治環境與美國地緣政治環境相當類似,如美國逐步掌控加勒比海海權後,最終掌控西半球區域般。中共現在內陸邊境安全,經濟也不斷成長,使其能夠在國內安全無虞情況下,投入龐大的資金及資源於海軍的發展。

 可是整體而言,中共如果要進一步爭取全球霸權,其地緣政治環境又與美國截然不同,當時英國和德國面臨來自其他歐洲大國的威脅。因此,不得不放棄加勒比海地區,因為2國無法承受遙遠地區的衝突成本,加上英國必須制衡德國。所以,主力艦隊依舊駐於歐洲水域,也迫使德國將重心留在歐洲,也讓美國趁隙取得加勒比海海權,換言之,美國在崛起過程中,未曾面對西半球主要海上強權的直接挑戰,頂多就是1898年美西戰爭時,面對一個「已然衰弱」的海上強權。

 可是中共面臨的戰略環境截然不同,當前美國當前在西太平洋依舊擁有相當的優勢,且在北約的協調下,絕大多數歐洲國家的海軍力量能團結一致與俄軍抗衡,也提供美國海軍更多的用兵彈性。

 除此之外,相反的,中共在東亞的海上崛起過程中,不斷遭遇美國干擾。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任內提出「重返亞洲」政策,主要實際行動包括加強美國在東亞的海軍存在能力,而這也反映出美國對中共海軍力量上升的擔憂,進而建立「東亞聯盟」反制中共崛起。川普總統執政後,美國國防政策的重點仍然是擴大美國海軍艦隊規模,以應對中共不斷擴張的海軍勢力。近年美國發展先進技術及新式武器可知,美國對東亞海上力量變化的關注,美國研究各種雷射武器、電磁砲、艦載武器、無人機、反潛無人機、遠距攻艦巡弋飛彈、新式航艦戰機等,都反映出美國應對中共海軍崛起的努力。

 此外,自2013年以來,美國強化反制中共主張南海主權行動,為此,美國還與區域各國簽訂各種戰略夥伴關係協議,其目的就是要限縮中共海軍發展。

 儘管中共與美國在內陸有著類似的地緣政治環境,但是,中共在東亞崛起結果可能與美國在西方崛起的結果不同。美國的和平崛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英國在遙遠地區所面臨的戰略轉向(德國)。但是,如今中共的崛起,它並沒有如此幸運的地緣政治環境因素。相反的,美國的戰略重點就是直指中共崛起而來。這表明中共在21世紀的崛起可能引發更大的不穩定和大國競爭緊張局勢,包括危機升高和武器競賽,而不是美國在20世紀末所擁有的穩定局勢。

 從大國海上擴張主義案例研究可知,民族主義激情下的海軍發展,不是現實主義的戰略因素,也並非是國家安全利益驅動的關鍵,而這種修正主義上衝動和戰略性終將會付出昂貴的代價,對海軍的影響可能並非只是建軍與備戰的問題,其影響可能會左右國家安全利益,這也就是現實主義學派常提及的「政策制定分散」,進而導致國家戰略嚴重挫折。

 這種民族主義的案例已經在拿破崙時代已得到證明,歷史上的法國和德國的海上野心,也因民族主義也付出慘重的失敗,不僅如此,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日本在俄羅斯的海上野心也同樣招致失敗,而蘇聯在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的海洋野心最後也走向敗亡。

 美國是這種歷史模式唯一成功的特例,民族主義推動了美國海軍擴張主義,最後如同現實主義所預言的,成功成為全球海上霸權,其過程是和平崛起的過程,當然這也歸功於民族主義的因素,美國在獲得全球霸權之後,在戰略規劃上也不斷的作修正,而今美國大戰略規劃的主軸是基於威脅的戰略規劃,而且是全球性的。如前所述,以當時美國民族主義而言,美國也有可能如同歷史上其他失敗國家一樣,崛起過程可能走向失敗,但其結果是美國崛起的海軍力量取得了成功。美國海軍崛起過程中,最為積極的莫過於美國總統老羅斯福,他一心一意就是希望能擴大海軍規模,他有著民族主義情結和世界海軍發展規劃與願景。幸運的是,當時的戰略環境提供羅斯福一個最好的機遇,亦可說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最佳寫照,最後美國海軍掌控了全球海洋,成為海上強權。

 當前中共也在挑戰許多大國現狀,特別是美國建議的國際秩序,而在某種程度上,中共的海軍野心和修正主義的戰略是基於領導人激發下的群眾民族主義所驅動,單就這一點,與法國和德國有很多相同之處。雖然在初期,中共因內部擁有較佳的地緣政治環境,可能會讓這種民族主義催促海軍的發展。但是,在未來海上對抗時,中共可能也會遇到如同歷史上的英、法強權問題,最終遭遇戰略挫折。

 另一方面,中共可能會面臨與海上強權美國的對抗,這種情況可解釋為雙方對於區域安全秩序「規範重整」衝突。但是這裡必須說明的是,儘管中共的地緣政治環境和經濟持續成長,讓中共具備了成為強國的可能性,但是它並不具備能夠挑戰美國海上霸權實力。此外,大國衝突對全球安全產生影響,也可能會促使各國對中共崛起的力道加以抵制,而這種情況也未必是中共領導人所樂見的,但是就現在的情況而言,中共海軍發展的前景不是和平的,而是一種有計畫性的民族主義下推動的海軍主義。(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