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寬容的愛

◎鄒敦怜

 旁人問起她對小雅的印象,她完全不想掩飾自己真實的感受,從不否認從第一天就不喜歡小雅。「真的那麼討厭啊?為什麼呢?」

 誰叫小雅「搶」了她原本的工作? 她在公司正好二十五年,好不容易才一步步爬到這個主管的位置。她喜歡這批已經合作許多年的夥伴,她熟悉這份摸了很多年的工作,她甚至特別喜歡自己辦公室的座位。雖然有人提醒:「你不是高升了嗎,有什麼好氣的!」她的確沒機會爭取繼續留任,小雅是董事會指派的,是董事長的孫女。這點她最不服氣,或許,就是這種「不得不被取代」的震撼,才是她心裡最不能釋懷的主因。

 因為這樣的成見,她打心底就覺得小雅這個人怪怪的,怎麼看都不順眼。就以穿著來說吧,明明是主管級人物,怎麼老是穿休閒服來上班?簡單的化妝、簡單的直髮,對一個剛滿二十五歲的人來說,這樣哪有年輕氣息!還有用饍時,怎麼也和大家一起在公司食堂吃員工餐呢?這樣不是太寒酸了嗎?還有那輕聲細語、客氣應對的方式,真是不夠乾脆!

 晚上,她通常追劇打發時間。某天正看得過癮時,電話響了好久她才接:「劉麗是你母親嗎?她現在在南溪派出所,你來一下。」媽媽已經瀕臨失智,目前住在半山腰的安養院,怎麼可能出來亂逛?為了取信於她,派出所的警員還傳了照片過來,她看到坐在派出所的鐵椅上,一臉茫然的媽媽。

 她慌張地開著車子過去,以為會看到傷痕累累、驚惶失措的媽媽。沒想到一進派出所,就聽見媽媽開心的笑聲,一個背對著她的直髮女生正陪媽媽「聊天」。咦?說話顛三倒四的媽媽,家裡沒人有耐心和她多說話,誰這麼厲害,居然能把媽媽逗得快樂開懷?當那個女生轉過身,她更是驚呆了,對方也露出驚訝神情,「余姐?這是妳媽媽呀?她好可愛喔!」小雅輕聲細語地說,就像白天在公司和她交接時的聲音一樣。

 原來,媽媽傍晚時跟著餐車,從安養院走出來,不知道走了多久,正好遇到在山路練習路跑的小雅。因為問不出什麼,只好叫了車把迷路的老太太送到派出所。小雅幫忙買了點心、衣服,媽媽已經認定她是可以倚靠的人,所以即使送到派出所,還是跟前跟後地不讓小雅離開。「她陪了老太太三個多小時,我們一直打手環上的電話都沒人接,你也真是的……」老警員訓斥著,她不好意思地說自己正在追劇。

 第二天,她依然一大早就到公司。說也奇怪,現在她看小雅樣樣順眼,那樸素的妝容、簡單的衣著,不擺架子的飲食、沒有傲氣的談吐……之前熟識的好友反倒喜歡追著她問:「真的那麼欣賞啊?為什麼呢?」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