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談文化創新發展

◎王漢國

 最近與友人們談及未來中華文化的創新發展問題,內心有頗多感觸,特藉本週專欄略作申述,畢竟文化建設是國家動見觀瞻、影響深遠的大事。

 眾所周知,任何一種文化的形成,都要經過不斷吸納、衝擊、融合、再生的過程。而文化融合則是指民族文化在文化交流過程中,以其傳統文化為基礎,根據需要吸收、消化外來文化,促進自身發展的過程,所以文化可說是人們生活價值的總體表現,文化的傳承與創新自是一體兩面,互為表裡。

 臺灣為一海島,自古以來便承受來自四面八方的風霜雨露,遂形成文化上的多樣性,使得人們在生活觀念、社會價值或民間信仰上,都呈現著不同的光譜。近年來,隨著「本土化」的聲浪崛起,加上自主意識強化,對外界事務似乎擁有更多的自我選擇機會。

 然而,不容否認的是,我們的總體生命觀和價值取向,仍不脫中華文化的精神範疇,這意味著什麼呢?且聽聽胡適先生的說法。

 早在一九六三年,他在《中國的文藝復興》一書中,談及「本土文化」時曾表示:「本土文化具備四種功能:它供給許多種子,準備在未來萌芽發展;它備妥了肥沃的土壤,讓許多外來思想和信念可以移植其中,並且開花結果;它是理智的判準,用來判斷和評價所有輸入的觀念和習俗;它也是抗毒血清,可以中和外來文化的毒性。」

 無疑地,這是胡適十分重要的文化理論,不但有助於化解「全盤西化」的迷思,並且相信中華文化的核心價值永不毀滅,所以他明言道:「接受新文化的人民是文化轉變的終極核心」。

 整體而言,「調整五四以來的新文化路向,銜接傳統文化的根脈」,乃是當今全球華人社會的文化大趨勢,此意味著我們對舊文化固需反省,對新文化更有著期待。

 在面對一個「全球化」時代,海納百川、包容多元;擁抱改變、無畏競爭,這不僅是一種認知和反應,也是一種態度和作為,惟其根本所繫即在於文化的軟實力。換言之,如何以全球視野、開放競爭;求同存異、永續發展的態度,來創新文化價值,實屬當務之急。

 至於在創新文化實務層面上,應主動發揮其橋樑與紐帶作用,即知(認知、認同)與即行(融合、適應)並重,在文學、藝術、教育、宗教、民俗、歷史等各方面,結合全球視野,落實傳承創新。此乃振興中華文化,強固立國根基所不容輕忽的文化課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