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濱海作戰進化 創新戰力整合

 美國海軍媒體近日特別以「美軍首次『近岸作戰支隊』(LCG)任務編組執行南美洲巡弋部署任務」為題,大幅報導海軍艦隊結合陸戰隊,執行濱海地區作戰任務的嶄新「特遣模式」,相關發展勢必牽動新形態海軍類型作戰與戰術再進化。報導內容指出,「LCG第1支隊」由旗艦「聖安東尼級」船塢登陸艦「索麥塞號」 配屬1支陸戰隊之「秘魯任務地空特遣隊」(SP-MAGTF)及「勃克級」神盾飛彈驅逐艦「梅耶爾號」與官兵約1千人編成,進行為期2個月南美部署試行驗證。

 任務期間,分別實施陸戰隊作戰支援、裝載登陸、海岸巡防隊執法小組協同海上查緝、醫療小組人道協助、艦裝攻陸飛彈兩棲火力支援、魚鷹式傾轉旋翼機支援驅逐艦海洋保安等任務。美軍強調,此次LCG旨在評估以往兩棲遠征支隊分遣編組與驅逐戰隊若合併一元化,各項指揮管制是否能切合部隊結合任務實需,並做為未來海軍/陸戰隊LCG兵力架構、任務範疇與指揮運作修訂參據。

 依據美軍南方司令部「恆久承諾」專案,美國海軍將陸續與秘魯海軍於首都利馬進行各式人道救援/災防搶救演習;並與厄瓜多海軍執行海上作戰互通暨資訊交換操演、禁止非法違規捕撈偵巡、參與第11屆拉丁美洲國際海事與海軍年會暨智利海軍建軍200周年慶祝活動、港口訪問暨艦艇開放參觀等。LCG任務範圍包括第3艦隊東、北太平洋區至第4艦隊加勒比海、中/南美周邊海域責任區,似在展現美國積極重整全新戰力模式,以鞏固廣闊的近海自家「後院」。

 現今濱海兩棲作戰的主流觀念,大多來自二戰經驗。以美軍作戰概念為例,「近岸」歸屬海洋領域之內,以海岸線將戰場劃分為海、陸兩塊,由外海至灘頭由海軍負責,確保制海並支援灘岸作戰,海岸向內陸則由陸戰隊負責,但須藉海上進行補給與鞏固。

 由於現代偵蒐系統及武器裝備效程延伸達數百浬,使特遣部隊作戰全程均遭受來自海上或陸上威脅,敵對國家或勢力亦發展出「對海拒止」新戰略,諸如堅強的制海戰力、掌控戰略(術)要點、占據重要海洋要域、創造重大損傷的可能風險以限制敵軍行動或作戰自由,前述特性使固有海陸分界變得模糊。2006年美陸戰隊兩棲戰備隊(ARG)及遠征小組(MEU),聯合以色列海軍執行黎巴嫩撤僑行動時,遭極端武裝團體真主黨的反艦飛彈威脅,卻苦無反制之道;面對此一作戰形態新挑戰,美軍必須整合海軍與陸戰隊,將近岸視為一體的作戰空間,以達成作戰目標。

 2015年6月,美海軍與陸戰隊共同舉行一場重要的機密作戰研討會,決議將兩棲作戰擴展為「對抗環境下的近岸作戰」(LOCE)新構想,思考在近岸戰場下的近海、陸岸、空域、網路及電磁頻譜等5大場域,兩軍如何協同精進架構、訓練及編裝,俾使全程環環相扣,進而提升總體戰力。預設效益包括統一任務編組與指揮程序、反制敵軍對海拒止兵力、阻斷敵指管通資情監偵系統(C4ISR)至發起攻擊機能、建置模組化、可擴展且整合的海陸通用網路,以連貫偵蒐、打擊及有生戰力、編修通用準則教範與作戰規定,強化現有能力、持恆及機動前置部署,有效反應危機發生及大規模作戰需求。

 為藉LOCE達到前述目標,美軍設定了5大配套作為。首先,依遠征作戰或打擊作戰任務屬性指派陸戰隊地空特遣隊(MAGTF)指揮官,並將兩軍水面、防空/反飛彈、情監偵、F-35B短場起降聯合戰機、高機動砲兵火箭系統、岸基防衛巡弋飛彈等兵火力整合指揮;其次,整合支隊參謀編組,由陸戰隊檢派特業參謀納編提供任務指揮官計畫作業;第三,研議編組LCG,擇適當艦隻搭配陸戰隊ARG/MEU執行指定特遣任務或與航艦打擊支隊(CSG)、機動陸戰遠征旅、MAGTF混編;第四,提升現有戰力,尋求相對低價高效軍備、遠征前置基地作戰、海軍分散式殺傷專案及選擇適切護航偵巡艦等,使戰力效果提高;最後,則設計近岸地區實兵對抗操演,驗證檢討LOCE成效。由此觀之,近期的CSG任務試行,不但是LOCE構想下重要的一環,也代表該組合即將制度化。

 此次LCG雖鎖定在南美與加勒比海地區,但據專家評析,目的主要是呼應五角大廈去年元月公布的美國《國防戰略》,係針對中共近年海軍現代化與海權擴張而來。因此,相信不久美軍LCG新組合即會出現在亞太地區;此外,LCG發展過程中,並不涉及新兵力的獲得,而是將現有兵力進行組織、人員及裝備重新組合,達到特定時空提升相對戰力的效果。LCG的思考概念,似可為我國組建不對稱戰力,開啟另一扇機會之窗。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