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獻聲傳播愛

◎朱玲

 我是個廣播人,透過麥克風傳遞真善美的價值是我秉持的職志;在工作之餘,我也「獻聲」助人。在幾個或長或短的志工生涯裡,結緣最深的當數為視障朋友錄製有聲書了。

 時間回溯至那個沒有網路的年代,懷著滿腔理想抱負的視障青年鄭龍水,用陽春的錄音設備和專業的音樂素養,於民國七十七年創辦了國內第一本有聲雜誌《迴聲》。視障者只要提出申請,每月即可收到免費寄送的有聲卡帶。在鄭龍水的熱情感召下,自己成為第一批「獻聲」志工。直到民國八十年愛盲文教基金會正式成立,我還是延續著服務熱情。時光悠悠、倏忽而過,愛盲的錄音設備早已提升為專業水準,辦公室與志工也幾經更迭,但我依舊為一群看不見的朋友朗讀,三十年來不曾間斷。

 雖從不知收聽者是老是少、是男是女?但總能想像視障者渴望藉由「聽書」滿足求知、探索世界的心情。因此錄音時,我認真揣摩語調與情感,將文字化為一個個眼盲者可以理解,甚至彷彿可以看見的畫面。

 近年愛盲服務對象更擴及視障兒童,為了豐富孩子們的想像力,我會竭盡所能以較誇張的聲音表情詮釋雜誌內容─有時是稚嫩的小女孩,有時當起慈祥的爺爺,有時變成溫柔的媽媽,有時化身活潑的大姊姊,總期望將故事裡傳遞的正向價值觀與豐富的知識,自然地植入他們的心靈並發芽長大。

 我常想自己何其幸福,除了擁有一份「衣帶漸寬終不悔」的職業,尚有餘力藉由專業助人,而持續三十年不輟的動力,正來自一份愛人與愛世界的心。

 值得一提的是,操控機器的錄音師從早期的鄭龍水到現在的馮宏基都是視障朋友,他們靈巧的雙手與對聲音的敏感度都讓我深刻體會,只要有心,軀體的缺陷永遠不會成為邁向專業與理想的障礙。

 隨著網路與電腦語音科技的不斷進步,有人質疑耗時費力錄製的有聲書終將走入歷史,但飽含溫度的朗讀又豈是冰冷的電腦語音所能取代?或許隨著科技進步,有一天AI也可模擬出有情感的朗讀,但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仍會繼續當個溫暖的聲音志工。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