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機動車載高空氣球在防衛作戰中角色

◎楊于勝

 中共運用「火箭軍」各型飛彈遂行對臺的第一擊,被詳述於美國國防部向國會提交之《2018年中國軍事與安全發展報告》,面對共軍軍事嚇阻、封鎖作戰、火力打擊、登島行動,臺澎防衛作戰面臨更嚴峻考驗,整體戰場覺知隨時都將變成一片「迷霧」。2018年以來,中共海空軍遠海長航訓練,意味其可掛載之空射巡弋飛彈及短程彈道飛彈對臺攻擊方式已然呈現。為有效防禦、進而反制來自各威脅軸向的飛彈,早期預警和維持長時的戰場覺知能力,在孕育不對稱戰力的建軍過程中,實不能等閒視之。

 早期預警突破戰爭迷霧

  相比對岸的飛彈數量,國軍天弓三型與愛國者二型、三型防空飛彈數量相形不足,國防預算在必須有效分配項目優序下,不可能全用來研製飛彈,情監偵能量的建置,不僅能在早期預警,更是為了從承平時期到戰爭時期有效掌握周邊全般海空情,降低我方戰場迷霧。雷達向來是傳統偵測物體距離最有用的工具,但因受到地球曲面的影響,無法轉彎的雷達波,無論發射的高度多高,只能到達有限距離,就因地球曲面而受阻。

  爰此,為了解決航海、航空運輸或作戰對偵測遠距離目標的需要,除了藉由不同位置所截收之目標載台的電磁波來進行定位,近年廣為討論,以超視距透過電磁波反射偵測地平線外目標的天波雷達和地波雷達也令人矚目。當然,為避免遭敵反制,位在太空的偵察衛星早已是當前最有效的監控手段,惟衛星技術層次極高,代價是高額預算。國防預算有限的臺灣,雖然持續發展在其他領域運用的「福衛」系列衛星,但運用在防衛作戰中戰場覺知能力的需要,仍待進一步發展。

  除了前述以衛星、高山雷達站台為主體的監控體系,如今洲際彈道飛彈技術不斷被「小國」突破,加上大範圍的邊境監控需要,監控方式早就有了創新。目前,由雷神公司替美國陸軍建置之「陸基巡航飛彈高空防禦偵測網絡感測器」(Joint Land Attack Cruise Missile Defense Elevated Netted Sensor,JLENS)車載高空氣球的驗證雖未公告完畢,卻已經引來新加坡的高度興趣和部署需求。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指出:「對於新加坡這樣的小島國來說,建立能夠給予我們足夠反應時間的監視和預警體系,一直都是一個挑戰,高空氣球將極大提高我們的監視能力。」相比新加坡的國防規劃,面對更嚴峻威脅、戰場更不透明的國軍,在高空預警與低空掠海的反彈偵測、即時射控追蹤應殺支援,或是軍事通信中繼與特殊定位支援,是否更迫切需要?

  串聯多個戰場監控網絡

  高空氣球或飛船,繼二戰之後再次躍上美軍新世紀作戰舞台,藉著科技導入創新思維,要讓監控更全面和即時,還要避免載台與人力調度吃緊。從美軍2001年反恐以來的經驗,科技進步,多重威脅與安全因素變遷,美軍早已從單純肆應降低航空器任務頻次的需要,轉變成為偵搜、反制潛藏敵國或彈道飛彈技術被非「大國」所突破的現實挑戰。美國防部面臨的是其對手不再局限於俄、「中」,當潛藏對手或檯面上的敵人皆具備不同程度之「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之際,美軍早已整合相關偵搜單元,以形成一個不僅僅是全面監控的系統,更能即時共享敵威脅來襲目標資訊,進一步邁向「協同接戰」。這套由雷神公司為美軍開發的「協同接戰能力」(Cooperative Engagement Capability, CEC)戰鬥系統不僅是整合硬體和軟體系統,如今更從原僅讓多個海軍艦艇、飛機所組成的防空網絡,將雷達與武器系統間之空中目標數據與海軍陸戰隊複合追蹤網絡單位共享,邁入銜接地面之高空反彈道飛彈偵測系統,包括專為海軍陸戰隊的複合追蹤網絡,及前述陸軍之陸基巡航飛彈高空防禦偵測網絡感測器。簡言之,串聯起多個戰場監控網絡,讓整個協同接戰不再只是海、空軍在航載台的任務,有了車載高空氣球,從境內到境外,地面部隊再也不會置身戰場覺知之外。

  確保戰時主動 保有戰場覺知

  兩岸隔海峽相望,除了地球曲度的限制,監控技術顯然對臺灣有較多的局限。臺灣面臨猝然突擊的風險,常見於美國智庫和官方眾多評估報告的內容,根據美軍出版的《中國軍力報告書》(The Military Pow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共在傳統彈道飛彈、巡弋飛彈的數量驚人,其中對臺部署更超過千枚,不論從戰略層面還是政治與心理層面,早就對國防到人心形塑威嚇與壓力。臺灣既有的固定式高山監控站台、一定海拔高度的戰時才進駐的陣地,可能早在衛星偵照下被偵知位置,想要確保戰時的主動,保有一定程度的戰場覺知,而不致滿布迷霧,美軍積極發展車載高空氣球的作為,不僅創新,更是發揚火力的先手。

 英國《詹氏防務週刊》曾指出,「鋪路爪」(AN/FPS-115 PAVE PAWS)長程預警雷達雖已運作,但中共福建省的大型相位陣列雷達(LPAR)也已擁有干擾其信號的反制能力。儘管我方已澄清該雷達系統具備抗干擾防護功能,運作迄今並未遭到干擾,惟究竟是敵未有展開作為,還是該雷達抗干擾能力強大,一旦戰爭初起,第一時間遭攻擊癱瘓,已經成為不變的想定場景。面對亟欲破除戰場迷霧的防衛作戰,既有的高山固定監控站台存活率,早已無法滿足實需。

  監控系統融入不對稱戰力

  同樣具高度機動,能彌補缺乏衛星,補上地面雷達和電偵載台的死角罅隙,及肆應預警機難以升空的戰場景況,甚至當機動雷達車得避開反輻射飛彈攻擊時無法開機作業,車載高空氣球所建立的監控網絡深具「不對稱性」。高空飛船的開發不僅因部署高度極高,使其受一般飛彈威脅低,長時部署及遙控亦能降低人員傷亡,若再考量機動雷達車在衛星偵照下半點遮掩也沒有,車載高空氣球所處的高度反而深具部署彈性。在重層嚇阻的指導下,直擊彼岸的攻勢作為武器開始浮上檯面,換言之,除了監控,防衛作戰需要另一個做為精確攻擊引導的可靠中繼載台。

 監控是一項須持久執行的任務,面對以「飛彈」擾臺優先的戰場景況,防衛作戰必須擁有更多機動且可彈性部署的「眼睛」,從承平時期到戰時的運用,充分成為既有海、空情的一環,才能在從早期預警階段到進入戰爭階段的轉換中,擁有更多行動自由空間。

(作者為海軍退役上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