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識人之明

◎琹涵

 識人之明的確是一門大學問,朋友不同於父母、兒女、手足的命定,若屬命定,遇到了也無法逃脫,只好委曲求全地認了,不斷地說服自己要達觀、要活在當下。如果我們沒有能力改變現狀或影響對方,只得要求自己能有合宜的應對,或者讓自己的心裡好過一些。

 朋友的好在於可以選擇親近或疏離,聽憑己意,無人可以置喙。我在這方面不夠理性,總是不忍心,結果愈陷愈深,到了傷痕累累,方才壯士斷腕,勉強維持了全身而退,心卻早已斑駁。

 認識一個人的真實面貌,有時候也不容易,需要長期觀察他的待人接物,尤其是面對利害關係時,又是如何取捨的?或許便可以略知一二。有些人善於隱藏心思,有些人懂得逢迎,更讓人看不真切,於是誤以為對方是善類,卻不知那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當然,人非聖賢,偶有缺失,只要能改過便也無妨;只要不淪落大是大非的偏頗,不涉及品德的低下與沉淪,其實我是可以寬容對方的。

 我常想,如果沒有利害的發生,或許我們可能永遠都被蒙在鼓裡,根本看不到對方的真面目。如果你的朋友絕非善類,我勸你早些割席離去,不必怒目相視,只要逐漸疏遠,靜靜走開便是。否則,只怕你遲早會被出賣,到時欲哭無淚,也只能怪自己「識人不明」了。

 識人談何容易?卻是我們一生必須學習的功課。至於如何識人?「聽其言,觀其行」便是。有的人喜歡誇誇其言,老是說得天花亂墜,又豈能盡信,還要仔細觀察他是否言行合一。言行合一的人重然諾、守規矩,是可信賴的君子,讓人敬重;言行不一的人則是說一套做一套,甚且不認為自己有錯。

 《論語》〈為政篇〉:「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孔子曾說:觀察一個人,首先要看他待人接物的動機和目的,然後再觀察他為人處事的方法和途徑,接著再體察他是否心安。能這樣,又有誰隱藏得了呢?又有誰隱藏得了呢?

 一個人可以暫時偽裝,卻無法一輩子造假,總會無意之間在枝微末節處被人看出破綻。這是孔子談論考驗一個人的學問和言行的話,的確是一則察微知著、觀人就事、用人為政的學問了;老祖宗的智慧的確可以成為我們的圭臬。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