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大鬍子與我

◎鄒敦怜

 大鬍子是臉書上自動加入的陌生朋友,他說自己住在加拿大,是建材承包商,沒有孩子,妻子兩年前因為癌症過世,因為妻子是華人,所以他一看到我的照片,就覺得有種莫名的親切。

 我對自己的狀況說得很保守,讓大鬍子認為我是個總是超時工作的職業婦女。他貼心地說:「我有錢,以後我的就是你的。我沒有孩子,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說自己的英文不好,他馬上讚美:「你的英文沒問題,我都看得懂。」

 他常常拍自己的生活照寄過來,臉書上也有他在各地的照片。我說自己不想改變目前的狀況,也不會想結婚,請他找個更年輕的人。他很失落,卻又體貼地說那種靈魂與靈魂的契合,是遇到我之後才有的感受,請我不要那麼快放棄,讓他有機會再努力。

 交談兩個多月中,他忙碌地飛往日內瓦、西班牙、英國等地,都在洽談一個案子。某天,他開心地把合約和通行證傳給我,得意地說終於得到那個三百五十萬美元的合約,是世界衛生組織要在葉門重建醫院的案子,這代表他將賺到五十萬美元。「親愛的,我想把錢交給你,你幫我在臺灣投資。」我連著傳了十幾個「NO」,他很甜蜜地說我這麼不貪心,他會更放心把一切都交給我。

 他飛往葉門前給我一組編號,要我不時查看某個貨運網站,看看他的貨物運送到哪兒。因為當地使用軍用的wifi,不允許連到外埠網頁。貨船好不容易終於抵達葉門,那時是當地午夜一點半,他興奮地向我致謝。那一整天我都非常忙碌,晚上看到他傳來連串的訊息,焦急絕望悲傷完全不似之前給人的優雅印象,我趕緊詢問是怎麼一回事。

 「我想付清我的碼頭費用,但是聯合國對葉門的轉帳交易有限制,我無法轉出這筆錢,我的努力要付之一炬了。」他傳來自己銀行帳戶的截圖,存有三百多萬美金,儘管他說一定會還我,但我還是當場拒絕。他苦苦哀求、甜言蜜語,說自己血壓升高快不行了,我已經打算禁聲不語。兩天後,他生氣地說我是邪惡的靈魂,區區三千五百美金的借貸都不肯,他說失去了合約,永遠不會原諒我。

 本來我還有一絲絲的抱歉,我真的害了他嗎?好幾天後,我發現他先把我刪掉臉書好友,接著臉書帳號徹底消失,即使我從另一個帳號去查這個人物,也是完全無影無蹤。這時我反倒真的放心了,大鬍子只是個按照劇本操練的網路詐騙者,不是真的曾深入險境失去合約的商人。

 我的放心夾雜著些許失落,畢竟連著兩個多月,每天那真心誠意的問候交談,已經變成一種習慣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