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一江山埋忠骨 軍人魂永垂青史

 昨日是「一江山戰役」64周年紀念日。64年前的昨日,在面積只有1.75平方公里的一江山小島上,國軍官兵與敵人奮戰3晝夜,戰役尾聲,指揮官王生明將軍在「最後一顆手榴彈留給我自己」的遺言中英勇殉國。這場戰役,參戰的國軍官兵視死如歸,在敵人的「人海戰術」下,雖未能守住一江山島,卻因此扭轉國運,促成美國通過《福爾摩沙決議案》,授權艾森豪總統派遣第七艦隊協防臺灣。

 正因為這場戰役,國軍官兵英勇奮戰、犧牲慘烈,徹底改變世界各國對我們的態度,同情我們的處境,提供各種支援,維護了臺海的安全、帶給臺灣百姓安穩的日子。一江山戰役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的一場戰役,更是中華民國生死存亡的關鍵之戰!

 當年的臺海局勢,可用「風雨飄搖」來形容,生活在臺灣的百姓,在敵人烽火的脅下杌隉不安;此時的國際情勢於我亦非有利,儘管韓戰剛簽訂停火協定,但敵人仍以「占領全中國」之策略,圖謀奪取臺灣。此時,在浙江、福建、廣東沿海各島嶼,仍有國軍駐守,時時準備反攻。由於「一江山」島是浙江沿海扼控敵人最重要的據點之一,敵人因而處心積慮想要奪占,並趁韓戰烽煙將熄之時,掉轉兵鋒,直接進攻我駐守的浙江沿海諸島嶼,「一江山」島就是首要目標。

 在國際情勢方面,當時二戰甫結束不到10年,剛從戰火中回過神來的歐美國家,早已厭煩了戰爭,復以此時的中東動亂、韓戰烽火,再加上敵人不斷叫囂要「血洗臺灣」,情勢可謂危殆。中共當時的目標是「先拿下東南沿海各小島」,再跨過臺灣海峽「血洗臺灣」。由於東北亞戰火瀰漫,令歐美國家採取「袖手旁觀」之策,雖然美國曾承諾協防臺灣,但相關條文遲未簽定,在「一江山」戰役參戰官兵幾乎全數陣亡,國軍官兵壯烈犧牲的消息傳遍各民主國家後,不但令美國人欽敬,同時,美國國會也正式授權艾森豪總統「派兵協防臺灣」。因此,這場戰役可說是一場扭轉並改變我國國運的關鍵戰役,在這場戰役中,壯烈犧牲的指揮官王生明將軍和所有參戰官兵,正是「國之干城」。

 「軍人的生命在戰場」,當年,王生明將軍榮獲「戰鬥英雄」,從「一江山」島回臺北接受贈勳,這也是王生明將軍最後一次與妻兒相聚。儘管,當時王生明將軍已接奉「死守一江山」的作戰命令,甚至不在妻兒面前露出絲毫「訣別」之情;即使明知此生再也無法和妻兒相聚,也要以任務為先、為重。在登艦返回「一江山」島之前,王生明將軍殷殷叮囑年僅14歲的獨子,要好好照顧媽媽,此情此景,是絕大多數國軍官兵開赴前線時無可避免的,這也是軍人愛國情操極致的展現。這就是軍人「我死則國生」的襟懷,面對任務成敗、面對國家存亡,心中只有「忠貞報國」信念和「必死」的決心,慷慨赴戰。

 研究戰史的學者,對於像「一江山」戰役死傷如此慘重、敵我兵力高達1:16懸殊比例,仍能持續奮戰3天之久的以寡禦眾,均給予極高的評價。軍史學者皆認為,有這樣的部隊、這樣的軍人,這個國家絕無可能在敵人砲火下屈服或退讓。了解「一江山」戰役的人都知道,戰事爆發之際,正逢農曆春節前夕,家家戶戶無不為了迎接新年而忙碌,在大陸東南沿海駐守的國軍官兵,則命懸一線,為守護國土而日夜備戰。他們何嘗不想念留在臺灣的家人?他們何嘗不想和家人圍爐共享年夜飯?但他們情願忍受孤寂、情願在砲火下奮勇殺敵,他們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要誓死捍衛國家的每一吋土地」!在王生明將軍鬼神泣壯烈的遺言中,將士們完成了最後的心願,終能讓中華民國國祚與國脈永續綿延!我們可以說,沒有「一江山」戰役參戰官兵的壯烈犧牲,就沒有現今民主自由、安樂富足的我們!

 析言之,什麼是軍人?凡能做到不以自己生死為念的,就配稱為軍人!什麼是軍魂?抱定必死決心與敵人奮戰到底、死而無憾的,就是軍魂!「一江山」戰役距今雖已64年,歲月的足跡逐漸淡遠,但史跡斑斑、血跡斑斑。一場扭轉國運的戰役,留給我們的不僅是安樂之土,更是幸福與光明的未來。放眼世界,不少國家依舊在烽火戰亂中掙扎,不少百姓渴望擁有安穩日子而不可得,我們何其有幸,能生活在安樂的寶島,能享有高度的民主、富足的生活,正因為我們有強大的國軍官兵保衛國土,不必擔心外敵進犯;正因為我們有「勇於犧牲小我、成全國之大我」的國軍官兵,我們相信明天會更好。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