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以詩減稅

◎文景

明朝人解縉不但是《永樂大典》主編,同時也是《列女傳》主編;解縉自幼家貧,但好學上進,六歲能詩,鄉里譽為神童。洪武二十年鄉試中第一名舉人,次年考取戊辰科三甲第十名進士,受明太祖朱元璋重用。

 解縉任職兵部時,常以直言批評同僚,為兵部尚書所不滿,遂向太祖告御狀,朱元璋說:「解學士只不過『以冗散自恣』罷了」。不論朱元璋多麼惜才,但朝中大小官員仍不斷批評解縉,數月後,就把解縉改任為「監察御史」。後因李善長捲入宰相胡惟庸「謀反案」被判死罪,解縉上疏為李善長「鳴冤」,得罪了同僚,鑄下了解縉冤死的遠因。

 朱元璋駕崩後,發生繼位之爭,燕王朱棣率軍殺進南京,趕走皇太孫朱允炆後即帝位,年號永樂;解縉仍然獲得永樂皇帝重用,並命其編修《永樂大典》。解縉很少上朝奏事,因他為人正直,從不顧慮同僚顏面,因此幾乎把同朝官員得罪光了。因為有永樂帝的寵信,朝中官員只能怨忿於心,此時永樂帝正為「立儲君」所苦,朝中官員「各有所愛」,致使永樂帝難以決斷,遂問解縉:「眾皇子中以誰最具帝相?」解縉答:「皇長子(朱高熾)仁孝,天下歸心。」永樂帝並未回應。不數月,解縉再為此向永樂帝建言:「好聖孫(朱瞻基)堪當大任」,永樂帝遂頷首,儲君之事就此定矣。

 當初爭取皇位的除了朱高熾外,還有朱高煦,最後雖由朱瞻基坐上儲君之位,但解縉也因此得罪了朱高煦。儘管太子已立,但朱高煦受永樂帝「聖眷日隆」,解縉遂向永樂帝建言:「不要過度寵信朱高煦,這樣會引起兄弟鬩牆的」,永樂帝認為解縉有「諷諫」之譏,譏諷朱棣「奪其侄之位自立為帝」,遂不再重用解縉。次年,解縉「因廷試讀卷不公」而受連坐,被貶為廣西承宣布政史參議,正準備上任,卻遭到禮部侍郎上疏說他「對皇帝有怨言」,遂又貶官至交阯,永樂十三年,朱棣看到謫官名單中有解縉的名字,隨口問了一聲:「解縉還活著?」不久,解縉就在解送回京的途中被獄卒灌醉後,將其埋於雪中,活活凍死。

 解縉素有孝名,他的母親在解縉七歲時因父喪遭稅吏催租,家中已無隔宿之糧,解縉就寫了一首詩給當地的縣長:「母在家中守父憂,卻教兒子訴原由;他年諒有相逢日,好把春風判筆頭。」縣長懷疑這首詩不是解縉寫的,當場指著縣衙內的松樹命解縉再寫一首,解縉揮筆寫下:「小小青松未出欄,枝枝葉葉耐霜寒,而今正好低頭看,他日參天仰面難。」縣官看完詩作後,當場減免了他母親積欠的賦稅;解縉的捷才為母親解憂,令為人子女者效法。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