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愛的票根

◎楊崢

原本說好約看十點的電影,可是已經十一點半了。

 「臺北真的很塞我沒蓋你!」她這樣說。

 他其實無所謂的,是她說要看的電影,她住中壢,約在中壢,等她看完電影就可以直接回家。

 「再等我一下下!」掛掉電話前,其實他還聽見敲鍵盤的聲音。

 他們連最後一場電影都沒趕到。

 她回到中壢已經是一點的事了,他在平鎮高中對面的便利商店等她。

 「我連對不起都沒力氣說了。」她像一坨爛泥趴在便利商店的桌上。

 他點了一杯重烘焙拿鐵。「先喝點熱的,今天晚上突然變冷,瞧,連件薄外套都沒穿。」

 「這下好了,電影也沒看到,還讓你等成一根柱子。」

 「今晚沒事,反正我返臺也都沒事,等妳的時間,剛好把手上的書翻完。」

 她搶過他手上的書,「拜託,都什麼時代了,真的還有人在看紙本書嗎?」

 「小姐,是我故意的,這本黃皮封面的書看起來與標題一樣醒目。」

 「它是很有意思的書。」他說。

 她的手翻著翻著,長長的睫毛漸漸地垂下來。

 她眼睛不大,但是睫毛意外的長,捲捲地點綴在臉上很可愛。

 她再清醒的時候,已經早上六點。

 「唉呀,你都沒叫我!」他送她回家盥洗,再開車送她去上班,她沒怎麼撐住,上車不到五分鐘就聽見微微的鼾聲。

 這個時候他突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如果能每天都這樣也不錯。」

 照例到重慶北交流道開始塞車,她幽幽轉醒,開始咬著燒肉蛋土司,然後非常有精神的說今天一定要看到電影之類云云。

 「我今天都在臺北,我來接妳下班吧,再等妳電話。」

 「你確定?」她用力吸了一口奶茶。「你該不會又要去你同學家當家政夫了吧!」

 他軍校同班同學是他的死忠換帖,上個月第一次要帶女朋友回家,千求萬求地讓他把五天返臺假期都耗在打掃發霉成垃圾堆的小公寓上。

 「那邊已經有女主人打掃了,用不到我。我會去國圖,最近想寫點東西,我去找一下素材。」

 「又是金門的戰史嗎?」她伸了懶腰。「那你慢慢寫,我下班打給你。」

 他倆是高中同學,他後來進了軍校,她去讀了北商,但她只要想看電影總是找他,他也知道,每次只要她說要看電影,不是和男友吵架就是撞牆期,看不看電影不是重點,重點是有沒有把牆撞破。

 這晚,他們去看了電影,她哭得比女主角還慘,果然比悲傷更悲傷。

 他什麼都沒說也沒問,以前他們的交通工具是她的sweety,現在是他的CR-V,不管誰載誰,終點都一樣。

 「我累了,不想再跟誰分手了。」她哭著說。

 「好。」他心裡想著。

 「明天再看一場電影吧!」她說。

 「可以,想看幾場都可以。」他說。

 兩張撕了一角的票根,靜靜地躺在零錢盒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