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人間處處有溫情

◎林疋愔

 寒風的淒冷,映照著內心的落寞。想到社會中的邊緣人,盼不到足夠的溫飽,要如何生存下去?從幼稚園接兒子回家,他問我,是不是可以把自己存的零用錢捐給班上一位新轉來的女同學,讓她可以付得起午餐費。經了解後,得知小女孩的奶奶申請了弱勢家庭補助,不用繳學費,只需付餐費,因為奶奶僅靠微薄的收入過活,學校便主動發起募款。

 小女孩是原住民,個性活潑開朗,原本住在山上,老奶奶考量山上物資和教育資源較缺乏,就帶著小孫女搬到都市,希望給她更好的成長環境。奶奶每天早出晚歸,兼做資源回收和餐廳洗碗工,賺的都是辛苦錢,因為沒受什麼教育,無法教導孫女功課。隔代教養非常不容易,有許多難題要克服,這些弱勢家庭的背後,常各有辛酸的故事。小孫女是奶奶的女兒和有婦之夫所生,因男方不認孩子,女兒只好把孩子帶回山上託母親照顧,自己卻因在聲色場所工作染上毒癮不見蹤影,只剩祖孫兩人相依為命。

 人生無常,日子再苦也得過下去。在公立幼兒園裡,有老師的教導、同學的陪伴,課餘還能運動或是玩遊戲。小女孩慢慢上了軌道,跟上同學的腳步,不但會主動寫作業,喜歡畫畫的她,作品常被張貼在布告欄,是美勞老師的小幫手呢!原本以為一切都漸漸好轉,後來聽聞小女孩的奶奶病了,社會局將安排送她到育幼院或是寄養家庭。雖說骨肉親情難以割捨,當生活困頓時,也只能仰賴救濟,忍痛出養了。或許她到社福機構,經濟狀況好些,可以多受教育,將來會有更好的成就。

 劉禹錫的詩〈浪淘沙〉,有一段此時讀來特別有感觸:「日照澄洲江霧開,淘金女伴滿江隈。美人首飾侯王印,盡是沙中浪底來。」早晨的太陽升起,江上霧氣逐漸散開,江中沙洲輪廓也變得清晰,這時候,淘金的姑娘們成群結伴圍在江邊,認真地從沙裡淘洗出金子,即使再累也不喊苦,她們早出晚歸,全心全意投入工作;反觀上層社會的王公貴族,坐擁富貴權勢,那些豪門女子所佩戴的金銀珠寶和王侯使用的金印,全都是這群浪淘女子在沙中浪底辛勤積攢所獲。貧寒人家辛勤終歲,也未必衣食周全,上流社會的權貴享受的一切資源,都是來自下層階層以辛酸血淚供養的。

 目睹人間的悲劇與遺憾在眼前上演,傷痛的又何止這一家人?「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貧富懸殊,又豈是國家社會之福?值得欣慰的是,身邊有許多善心人士,大家都很願意伸出援手,也希望未來政府的福利政策更臻完善,讓弱勢家庭不必在暗夜裡流淚,讓世間處處充滿溫情,讓我們攜手走向美好的明天。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