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遙望童年

◎龍青

 蘇格蘭的休.麥克德米德寫過一首〈被遺忘的可愛的孩子〉詩作,其中寫著:「紅妝的火星異常美麗,金星披著絲綢的綠袍,古老的月球搖擺著金色的羽毛,它們的交談毫無意義,但是誰也沒有想到你,地球,被遺忘的可愛的孩子!——哭吧,你的淚水將淹沒微不足道的人類。」當我遙望南方的童年時,我被休.麥克德米德的詩所打動。

 一切都恢復為遙遠,你如何在臺北去親近曾經的故鄉,它不在捷運所能抵達的地方,城市日新月異,高高在上的「古老的月球」仍然照著你我生活的任何一個角落,可是它已不再「搖擺著金色的羽毛」。一想到「古老的月球」也是這般命運,你如何不哀傷。

 約翰·埃爾芒.韋塞爾,這個挪威的樂天派教會我一個祕訣,他說過:「我遇到了一個奇蹟,我被送上九霄雲外。在那裡,所有的神仙都來與我相會,每一個神仙都特別恩准我,可以提一項要求。眾神的使者墨丘利說:你想要青春、美麗、強壯、長壽,還是想要世界上最漂亮的姑娘?我向諸神表示感謝,並且懇求:請允許我自己選擇唯一的一件好事,那就是永遠和笑者在一起。」

 這也是我想要為自己選擇的好事,我們應該「永遠和笑者在一起」,不要哀傷,雖然它能夠清潔我們的心,但哀傷太久,我們就會被摧毀。

 我們努力去做一件好事,是人生最關鍵的一步,它能驅散陰霾,帶來歡樂。即使童年的記憶變成一陣水霧,讓你絲毫不能享受它曾經有過陽光、清風,我們在縱聲高唱,應和著無名的鳥兒嘰嘰喳喳,忘記此時此地,並非一個花園,而是城市中一個灰色的天台。

 那時候,我們讀蘇格蘭的詩,讀休.麥克德米德,只為了理解彼此的心靈,就像他的〈彩虹〉,那是簡單又有力的一首詩,「潮濕的下午,冰涼的天氣,我看見了奇異的你,彩虹帶著顫抖的光線,升起在暴風雨之巔。你的眼神,又回到我記憶。那夜天空空曠無雲,我家也同樣漆黑;但是從此我總是記起,那愚蠢的光線;我以為也許我終於明白,你的眼神的意義」,我從未替一個死者合上眼睛,可是面對一個魚頭裸露的眼睛,我竟然也能感受到「那臨終的狂野的眼神」,生命如此搖擺不定,還是讓我們做一件好事吧!

 要是我們總在一起,那就會嘗到零星的憤怒,最終將我們捆在一起炸掉。幸虧我們遙隔大海與島嶼,幸虧我們並非愛得那麼熱烈,就像煙花一樣瞬間綻放;這樣細水長流,永遠在四季中互相問候,有一天就到了暮年,牽著手坐在童年的長椅上,任憑時光飛逝。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