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妹妹的心願

◎盛宜俊

 從小她就是被全家人呵護捧在手心上的寶貝,尤其是爸爸對她特別疼愛。

 即使已有兩個兒子了,但小菁的爸爸並不滿足,直到盼來了小菁,才圓了爸爸的心願。

 在襁褓的那段期間,爸爸每次從部隊回來,總片刻不離地把小菁抱在懷裡,又摸又親的,還會模仿娃娃語逗弄著她,好像只有聽到她的咯咯笑聲,爸爸一向的威嚴才會瞬間消融,變成溫柔的慈父。

 每逢過年,兩個哥哥身上穿的新衣,永遠是來年要穿的卡其制服,只有小菁穿的,不是棉質的連身裙,就是保暖的毛料外套;這是她的特權,沒有人可以搶走,因為她認為爸爸是最愛她的。

 小時候連著好幾年過生日,在插上蠟燭的蛋糕前許願,小菁千篇一律的心願就是:「我要和爸爸永遠在一起。」兩個哥哥曾笑她是跟屁蟲,爸爸還捉弄過她:「妳以後結婚了,就不會再理爸爸了。」但大夥兒都知道,那雖是童言童語,卻看得出她很怕家人離開,特別是親愛的爸爸。

 爸爸的部隊離住家有段距離,每兩個禮拜才能回家一次。爸爸很喜歡踏進家門的那一刻,因為小菁必會迎著他飛奔過去討抱抱。但爸爸卻不捨別離,難耐她使著性子摟著他嚎啕大哭的畫面,尤其是那椎心的一句:「我就想和爸爸在一起嘛!」

 多年後,爸爸罹患重症,小菁趕在爸爸離世前和男友結婚,只為了不想讓爸爸留下遺憾。

 守孝期間,小菁悲慟逾恆,整天望著靈堂前的遺照流淚,她知道爸爸不同於小時候,將不會再回來了。

 倏忽又過了二十多年,小菁也不幸罹患絕症。但身為人妻與母親的她堅強面對一連串痛苦的化療,捱過了多次手術,但病痛時刻啃蝕的煎熬,將她折騰得骨瘦如豺,也失去往日的神采。

 在離世的半個月前,她自知來日無多,喃喃吶吶地對著病榻前探病的兩位哥哥交代遺言,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想和爸爸在一起。

 三月暮春的某天,兄長遵其遺願,將小菁的骨灰安置在眷村後方的靈骨塔,雖距爸爸的骨灰罈隔了幾道塔櫃,但終究還是能天天見面。或許現今妹妹正如兒時般親暱地摟著爸爸撒嬌,享受父親的慈愛,重續父女情緣。只是每次憶起他們,淚水總會模糊了眼眶,久久無法自已。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