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當我老了

◎陳青田

 車上收音機播放「當我老了」的歌曲,腦中卻浮現三十九年前母親送我搭上火車,進入軍校求學的情景;軍校畢業後輪調各地,但不變的是母親對我的關愛。年輕時打電話給母親,聽到她的聲音,便會帶給我溫暖;退伍後至嘉義任教,讓我不安的是母親的聲音愈來愈虛弱,且話題反覆。

 去年申請提前退休返家陪伴母親,因她患有嚴重的骨質疏鬆症,醫生叮囑不能再上山務農,但母親不聽勸阻仍執意耕種,心想我該限制老人家上山嗎?如果強硬禁止,她必將不知所措,因心疼母親,只好陪她一起上山,聽她講述陳年往事,並做好她交代的事,那也是溫馨的親子時間。

 在菜園閒聊時,母親提及的人都已往生,但那些人卻銘記在心。有時母子會發生爭辯,她總是無奈地說:「我老了,時代進步了,但不要用你的眼光來教我。」頓時我沉默不語,心想母親老了,我還頂嘴,甚至強求她接受新的觀點,為何不能多點耐心,即使早已聽膩的往事,也應耐心傾聽,不該打斷話題。心想自己也會衰老,老後也怕孤單,應設身處地理解母親的心境。

 每回聽到「當我老了」,它的歌詞詮釋每個人變老的心境,看著母親逐漸老去,我也應學習適應初老的生活,如果期待老後能有子女陪伴,就應將心比心孝順至親。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