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車臣城鎮戰 整合軍民力量之借鑑

◎劉俊偉

 前言

 據民國106年《國防報告書》明確楬櫫:「面對中共龐大的軍力威脅,我國不與其進行軍備競賽,運用不對稱戰力以創造國軍相對優勢,以確保達成『防衛固守,重層嚇阻』軍事戰略。」未來防衛作戰中,城鎮戰勢必是難以脫離的環節,「全民動員、全民國防」成為城鎮戰中重要的手段之一。

 從第一次車臣戰(1994—1995年)與第二次車臣戰(1999—2000年)經驗中可得,俄軍初始因戰備不周,政略不定,雖苦戰而勝,卻無力守成,僅能以和約爭取時間,伺機而動。經過第一次戰爭教訓,俄軍為避免重蹈覆轍,轉而採用小部隊游擊戰術,對格洛茲尼城(以下簡稱格城)叛軍進行攻擊。2000年2月6日,終於攻克該城,車臣武裝分子化整為零,俄軍除特種警察,其餘均陸續撤離車臣,戰事告終。

 作戰環境介紹

 車臣共和國位於俄羅斯聯邦西南部高加索山脈北側,南面與格魯吉亞隔山為鄰,北與俄羅斯的斯塔夫羅波爾邊疆區接壤,面積近2萬平方公里。

 從地緣戰略來看,車臣位於裏海與黑海間,是進出高加索地區的要道,戰略位置極為重要。不僅連接著俄羅斯同南高加索3個共和國的石油管道和鐵路幹線,且與周圍幾個穆斯林人口比例大的共和國有著密切連繫,人口數約134萬人。主要民族係以穆斯林族為主,信奉伊斯蘭教,還有部分俄羅斯族。首府為格羅茲尼,人口數約40萬人。

 戰爭評析與借鑑

 由於我本島戰略縱深短淺,故西部沿海防線一旦遭敵人登陸成功後,就會進入城鎮的爭奪戰。在全島人口密集的地區,可謂毫無天險可守,倘若在城鎮戰中失利,守軍就會被迫停止抵抗或進入山區,進行山地或特種作戰。居於防衛的我方,可從兩次車臣城鎮戰中獲得以下啟示:

 一、整合地下通道網 增強機動力

 《孫子兵法》軍形篇:「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戰力保存」作為之良窳,直接影響爾後作戰,故「戰場經營」、「戰力保存」乃是防衛作戰中重要的一環。

 車臣軍隊能於格城抵抗俄軍,地下通道網是關鍵。如前蘇聯時代為民防所建設施,其抗炸掩體被用來充當指揮所、休息區、醫院與補給點;1994至1995年使用過的地下建物,戰爭期間已被重新加以整修、補強,將地下室或地下第2層運用混凝土加蓋、強化,建構成地下掩體,並利用千斤頂控制升降。

 如同第二次世界大戰般,游擊隊把相鄰建築物的底層與地下室牆壁鑿開,建立兩者通路,增加部隊機動性。儘管俄羅斯宣稱已將格城完全封閉,但車臣部隊仍能從重要地點進出,故在俄軍猛烈轟炸,幾乎夷為平地的格城中,仍能保存戰力。又如舊孫札地區運用通路,後送傷患、運送增援部隊、武器與彈藥之最佳典證。

 綜此,從戰爭經驗中顯示,為能持續戰力於不墜,應整合作戰地境內之地下通道網,毗連各陣地,以供防衛權在我之有利態勢下,適切「量地用兵」,充分發揮在自身家園作戰的優勢,提高部隊戰場存活率。

 二、鏈結智慧城市 建構作戰圖像

 部隊戰力要能有效發揮,戰場必透明化,也就是要「明敵」,如何有效整合情監偵單位與能量,以達早期掌握與預警,係未來城鎮作戰的重要訓練目標。

 第一次車臣戰俄軍無預期遭遇對方強烈抵抗,拙劣的情蒐與錯誤的規劃是主因。諸如地圖不足、比例尺不對;軍事行動後才全力蒐集情報;地面部隊依賴空軍蒐集任務情報,卻因天候狀況不佳受阻;通信器材和通信規則互不相容,導致情報不能及時共享等缺陷,顯示俄軍情報作業之草率。

 由於行動通訊普及、物聯網、大數據及AI人工智慧崛起,近年來,歐洲、印度、中共、南韓等國家,將「智慧城市」列為施政重點,而我國在面臨產業轉型年代,亦成為各縣市最重視的發展目標。以新北市為例,為秉持「科技建警、偵防並重」政策,成立「情資整合中心」,以運用大數據、AI人工智慧技術,整合45項警政應用系統及轄內2萬多具路口監視器,並召集專業領域人員,有效預防犯罪。

 「全民國防」是全民參與戰爭準備的形態,亦是國家總體戰力、堅強防衛意志的展現。《孫子兵法》用間篇:「故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於眾者,先知也」,道出「知敵方能勝敵」之重要性,故戰時應與民間「智慧城市」之影像感測器、合成孔徑雷達、超高畫素攝影機、街道監視器等公共設施和社群媒體分析系統鏈結,建構城鎮戰的「共同作戰圖像」,以提高戰場透明度與預警精度,同時,利於各級指揮官掌握戰場情報,加速下達。

 三、創研無人科技利器 主宰戰場

 隨著戰爭形態轉變,城市是地面進攻軸線上的必經之處,故城鎮戰是未來陸戰中無法避免的戰場。未來必將進入智能化時代,無人科技更是作戰中的關鍵能力。

 1994年俄軍出兵車臣時,未運用足夠電偵手段,無法確實掌握車臣內非法武裝分子兵力部署情況;1999年第二次車臣戰中,俄軍則使用電偵衛星、Su-24MP電偵飛機、蜜蜂無人駕駛偵察機,對車臣境內的雷達和通信設備實施連續不斷的跟蹤偵察,大幅提升戰場透明度,為俄軍精確打擊提供準確資料。鑑於作戰思維異變,無人飛行載具與無人地面載具勢必為城鎮作戰首選。

 近年來,美軍為打造未來戰場優勢,發展與建立「多領域作戰」概念,且在今年美軍《國防戰略報告》揭示,美國防部將在「自主、人工智慧、機器學習等方面廣泛投入,以獲取軍事優勢」,並透過實兵演訓發展、實驗與回饋。此外,從美國今年國防預算中,用於無人技術研究的經費約為100億美元,占全部預算約1.4%;在不同領域的無人技術中,無人飛行器所獲預算約70億美元,故從研發經費顯示出美軍對此領域的重視程度。

 綜此,我國除研謀肆應未來城鎮戰之游擊戰術外,對於國防軍備的推動上,應以「全民國防」為核心,挹注更多智能化技術的應用,提高城鎮戰之殺傷力,並降低戰場傷亡。

 結語

 據統計,2050年全球將有70%人口居住在城市,然國家安全為全民共同之責,從兩次車臣城鎮戰中可以看出,科技及武器將主導未來城鎮作戰的戰術戰法。

 由於我國主要軍事基地與居民皆處於西部平原和丘陵地,故本島西岸臨海地區除擁有眾多灘岸線、港口與機場外,城鎮村落綿密複雜亦是本島地形之特色。盱衡當前國際情勢與強權變化,面對兩岸軍力,欲達成「防衛固守,重層嚇阻」目標,應以「全民國防」為核心,整合與運用國家整體資源,結合有形和無形的力量,作為維護國家安全的基石。

 現代戰爭已是總體戰爭,需要社會整體資源的運用與配合,方能發揮整體力量,達到保障國家安全的目的。

(作者為軍事工作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