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美撤軍敘利亞對中東情勢影響

自川普撤軍的政策公布後,撤離後的權力空洞引發覬覦。華府派遣國安、外交重量級官員分赴中東「滅火」,尤其以6日國安顧問波頓於以色列演說時暗示將「有條件撤軍」,即在確保庫德族不受土國侵犯與徹底殲滅IS前,美軍「不會」離開。波頓此番發言暗示撤軍非短期內選項。圖為美國務卿蓬佩奧(左)與庫德族自治區安全委員會主席巴薩尼會面。(達志影像/美聯社)
自川普撤軍的政策公布後,撤離後的權力空洞引發覬覦。華府派遣國安、外交重量級官員分赴中東「滅火」,尤其以6日國安顧問波頓於以色列演說時暗示將「有條件撤軍」,即在確保庫德族不受土國侵犯與徹底殲滅IS前,美軍「不會」離開。波頓此番發言暗示撤軍非短期內選項。圖為美國務卿蓬佩奧(左)與庫德族自治區安全委員會主席巴薩尼會面。(達志影像/美聯社)

◎胡敏遠

 美國總統川普於去年12月宣布美軍將全面自敍利亞撤出,預料在60至100天內完成撤軍。川普撤軍之舉在美國內部引起軒然大波,國防部長馬提斯因不滿川普撤軍決定,隨即提出辭呈以示該決策的錯誤。他認為撤軍可能引發目前盟國在敍國的軍事聯盟,未來將陷入瓦解的命運。反之,川普認為「伊斯蘭國」(IS)已遭大部殲滅,敍利亞的局勢應留給其他盟國,美軍任務已完成且獲勝,撤離正是時候。  

 事實上,美軍在敍國的兵力僅有2000多人,但美軍所扮演的角色與意義非常重要。因為,美軍除了擔任打擊IS要角,更提供相關情資給其他盟邦。此外,美軍亦是敍國北部庫德族追求獨立的重要支持;美軍撤走後,敘北庫德族恐將遭到土耳其的無情打擊,命運難以預測。相對的,俄羅斯與伊朗將乘機而起,以補填權力真空,中東的國際權力分配勢將重組,深值觀注。

 美出兵與撤軍緣由

 2012年敍利亞內戰爆發之初,美國為破壞什葉派國家(伊朗、敍利亞、葉門等)聯盟,暗中參與敘國動亂。最初美國以情報、資訊等支援角色介入,CIA默默地進駐土耳其南部,協助盟友(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英國、法國等)作戰。同時收編了敍國內部反抗阿塞德政府軍的反對勢力(多數反對派都可視為美國的盟友)。期間,美軍暗地支援反抗組織武器、彈藥等作戰物資,希冀能共同推翻阿塞德的獨裁政權。

 2014年後,IS在敍國境內快速發展,並遂行恐怖行為,讓美國不得不涉入敍國內戰。美國正式提供武器給敍國反抗軍與土耳其南部的庫德族,並成為打擊IS的支柱。美國的軍事行動也化暗為明,轉為盟軍在敍國的領袖。然而,美軍出兵的主要理由,是為了打擊IS,而非參與內戰。

 2016年以後,隨著俄國與伊朗大力軍援阿塞德政權,敍國反叛軍遭政府軍強勢進攻後,節節敗退。IS的武裝勢力更在美、俄、伊、土各方力量打擊下,幾乎遭到滅絕命運。現今IS殘餘勢力已不到2萬人,他們除藏身在沙漠中,更採取化整為零的策略向世界擴散。以美國為首的盟軍除了繼續追捕殘餘IS武裝勢力,其任務轉變為制止政府軍打擊反叛軍與阻止土耳其清剿庫德族。

 去年底,川普突如其來的撤軍行動,讓盟軍震驚不已,究其原因有三。首先,川普為實踐競選諾言,自翔已完成消滅IS而撤軍;其次,杜絕土耳其不斷爆料記者哈紹吉遭殺害與肢解的醜聞,此舉有利於美、沙兩國商業與軍火交易;最後以撤軍作為與俄國和解的重要籌碼。令人懷疑的是,美國的撤軍行動似乎是和俄土兩國進行某種交易下的決策。

 撤軍影響巨大

 一、土耳其

 美軍撤出敍利亞,土國南部的庫德武裝組織勢必將遭受土國的打擊。過去5年,由於美國為打擊IS,不斷對敍利亞庫德族武裝組織大力支持,土耳其對此相當不滿。美軍撤出敍利亞,象徵著美國再次背棄中東的庫德族(第一次為波斯灣戰爭後)。庫德族為土耳其最大的少數民族,土國向來都以武力壓制庫德族的獨立運動。隨著美國的撤離,土耳其將是最大受利者,庫德族前景堪憂。

 二、俄羅斯

 俄羅斯在中東的外交策略,為積極與土、沙兩國交往,以裂解美土、美沙間關係,確保自身有利地位。依此,莫斯科出兵敍利亞,援助親俄的阿塞德政府軍,符合其國家利益。美國撤軍後,敍國內部各個反抗勢力將頓失憑依,敍國政府與俄羅斯將更為容易收拾反抗組織的殘餘勢力。很明顯的,在美俄博弈賽局中,俄羅斯將成為最贏家;美國退賽,俄羅斯將成為敍國戰後重建的受益者,俄、敍關係亦將鞏固。

 三、伊朗

 伊朗加入敍國內戰與阿塞德政府共同打擊IS的目的,一為報復遜尼派在歷史上仇視什葉派;二打通伊朗至地中海的交通要道,以反制美國的石油禁運。從伊朗的國家戰略視角來看,建立一條由伊朗經伊拉克、敍利亞,向西通往黎巴嫩地中海的「什葉派走廊」,一直是德黑蘭當局的夢想。伊朗是基於經濟考量,這種經濟需求將影響伊朗今後數十年的發展;而今,美國的撤軍意味著障礙將被掃除,伊朗與俄羅斯的合作,更有利於實現上述的目標。

 四、美軍的其他盟邦

 在敍利亞的美軍聯邦除了土耳其之外,包括法國、英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等都以美軍馬首是瞻,尤其在情報、資訊、科技與城鎮作戰方面,非常依賴美軍。美軍的撤出,將使盟國陷入群龍無首、無所適從最終結果,盟軍終將步入走分崩離析命運。

 中東情勢愈形混亂

 川普突然宣布自敍利亞撤軍的決定,不僅讓其盟邦感到失望,甚至讓白宮重要幕僚感到遺憾。馬提斯不惜以烏紗帽表達強力反對川普的撤軍決定。他認為川普的決策等於自動放棄美國在中東地區的重要籌碼,任由其他強權主導未來中東地區情勢的發展。他表示,此舉將導致敍利亞陷入更為混亂的局面,讓俄羅斯與伊朗的勢力趁虛而入,美國想再重返該地,恐難上加難。

 其次,美國以撤軍作為與土耳其交換的籌碼。土耳其不再對哈紹吉在土國被殺事件,大肆渲染,以換取美、沙之間更多的商業與軍火交易。白宮為了獲得商業與軍火利益,甘願放棄作為世界警察的責任,這將使原就混亂不堪的中東情勢,更加惡化。不可否認,中東權力的天秤將向俄羅斯傾斜,嚴重影響國際間的權力平衡,對全球和平與發展亦將帶來極為負面的影響。

(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教師)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