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我國於印太戰略中的角色與定位

蔡英文總統去年底接見華府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訪問團時表示,我國是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合作夥伴,很高興看到美國對「自由及開放的印太區域」理念提出各項倡議,發展以價值為基礎的國際合作與投資計畫,展現華美友好關係。(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總統去年底接見華府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訪問團時表示,我國是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合作夥伴,很高興看到美國對「自由及開放的印太區域」理念提出各項倡議,發展以價值為基礎的國際合作與投資計畫,展現華美友好關係。(總統府提供)

◎宋 磊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針對亞太區域的外交主軸定義為「印太戰略」,不同於歐巴馬政府時期的「重返亞洲」,川普政府特別將印度洋納入太平洋艦隊指揮範疇,相關亞太演訓亦擴大至「印度洋」;由於中共持續壯大,為達成戰略嚇阻,「印太戰略」成為美國當前施政主軸之一,對我國的影響亦相當巨大。

 印太戰略核心目標直指中共

 2017年12月,美國政府發布「美國的國家安全戰略」,正式將「印太」字眼納入官方文件。對比歐巴馬政府時期的亞太政策,不但凸顯出美國政府不因政黨輪替而對亞洲事務保持冷漠,反而更加積極策劃亞洲外交政策是美國政府的施政方向,更是力保維持美國霸權的務實作法。

 從實務面來說,印太戰略成員大致由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組成,地理範圍從中東荷莫茲海峽、東南亞麻六甲海峽到東北亞宮古海峽,戰略內含包括四核心,分別是外交、經濟、軍事與安全。對於主要競爭對手中共保持高度戒心,軍事上除延續重返亞洲的局部策略外,美軍更對外表示未來海軍航艦打擊群將擴編至12個,在戰略上達成聯合印度洋大國一印度,來圍堵中共海軍在印度洋上的擴編與行動;同時聯合日本海上自衛隊、澳洲海軍針對「島嶼爭奪」、「海上油彈運輸」、「海上搜救」等多形態的任務模式加強訓練;並持續加大南海海域的「自由航行權」任務,共同針對持續擴張的中共海軍進行包圍。

 2013年9月習近平趁訪問哈薩克之際,依序提出「一帶一路」計畫,除積極拉攏中亞、南亞、中東、東歐與非洲國家合作外,中共透過路上建設諸如鐵道、公路、天然氣管線等計畫的建造,積極為自身量身打造戰略安全網;海上部分則透過過去印度洋上「珍珠鍊戰略」,積極拉攏東非、斯里蘭卡等港口使用權,由於中共海軍船艦已有停靠運補紀錄,未來假使成功拓港,將有助其海軍在印度洋上積極進取。

 雖然中共對於「一帶一路」政策的對外說法一再強調以經濟建設為核心,並透過「中國夢」、「亞洲夢」的建立來吸引周邊國家合作,同時為鞏固國內過剩產能,更有推動、拉攏周邊國家的理由。然按中共目前的作為,所有透過經濟包裝的政策幾乎都和地緣戰略脫離不了關係,對中共來說,積極發展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霸權已是公開秘密,中共更透過「一帶一路」政策包裝掩蓋海軍擴張的決心與企圖,所有作為包括在南海積極「填海造島」,皆為挑戰美國在亞太長年擁有的戰略優勢。這亦是為何美國積極拉攏印度、澳洲來做為圍堵、嚇阻中共軍力進入印度洋的主因,換句話說,中共美其名的經濟發展計畫其實皆為挑戰美國霸權地位,為國際、印太地區注入不安的力量。

 我在印太戰略中的地位快速上升 

 對於我國來說,從冷戰至今皆位居重要戰略地位。早年為配合美軍圍堵共產政策,我成為支援美軍的後勤基地,美軍不但派遣第七艦隊在臺灣海峽附近巡弋,美軍與國軍的合作亦為常態,雖因美國的「中國」政策做出調整,華美斷交也達40年,但不能否認的,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政策、戰略仍將我國視為重要夥伴。

 實務面來說,持續進行的華美軍售對我國不但是安全保障,也是生存的必要條件之一。從歐巴馬時期到川普政府,美國對我軍售的金額、裝備項目有逐步提高趨勢,舉例而言,2017年美國政府軍售武器項目包括F-16、C-130、F-5、經國號等戰機系統配件與航空系統;2017年6月29日更明確表示將出售MK48重型魚雷、高速反輻射飛彈、遠距遙攻精準彈藥與AN/SLQ-32(V)電戰系統性能提升等項目,為持續強化華美軍售的正當性。美國政府更一再強調《臺灣關係法》、「對臺六項保證」的重要性。加上為因應兩岸的軍力失衡,美國針對臺灣當前推動的「國機國造」、「潛艦國造」等國防自主政策,均正面表達願意在關鍵性技術給予協助,恰好說明美國重視我國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地位。在印太戰略的架構下,我國將有機會獲得美國更多的關注與重視。

 此外,為維持我國在美國國內論壇的聲望與關注,筆者關注到從川普上任後推動「印太戰略」,許多友華的美國議員,包括民主黨籍議員康諾里、席瑞斯,共和黨籍眾議員狄亞士巴拉特與哈波,在國會大力推動友臺政策;另有參議員克魯茲、眾議院的原提案及連署人、外委會主席羅伊斯、眾議員夏伯特及謝爾曼等人不斷提案,成功促成《臺灣旅行法案》的立法,不但確保未來華美雙方在高層官員的互訪上獲得法律背書,更代表在印太戰略下雙邊高層有更多務實談判的機會,增加我方向美方宣傳政策、立場的機會。

 美國於2018年8月在最新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NDAA 2019)經川普簽署後正式生效,除批准未來7170億美元的國防支出外,其中挺臺的部分,包括支持對我國防禦性武器軍售、華美聯合軍事演習、增進雙方高層交流等,這些政策舉動更代表雙邊關係升溫,我國在印太戰略中的戰略地位快速上升,成為美國不可或缺的戰略合作夥伴。

 結論

 從過去的重返亞太政策到目前的印太戰略,臺灣皆是美國重要的合作夥伴,對於美國而言,我國位處第一島鏈的位置,先天上扮演重要嚇阻中共進犯的力量。對我國來說,維持國家尊嚴不被中共併吞,是重要的國家安全戰略,雖然現今兩岸民間互動頻繁,但不代表臺灣的國家安全不被重視,相反的,外在環境的美國政府對臺助益甚多,我國在美國的協助下也成功扮演好維護「第一島鏈」的角色,維持「不沉的航艦」美名,更粉碎學界「棄臺論」論述,增加自身地位的籌碼,透過華美雙方互動達成國家安全維護,更提高我國戰略地位。(作者為軍事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