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新興左派勢力挑戰中共意識形態

大陸學生團體聲援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勞工維權運動。(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大陸學生團體聲援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勞工維權運動。(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黃秋龍

 2018年12月27日,北京大學將該校馬克思主義學會(簡稱:北大馬會),以積極參與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勞工維權運動等多項違規事由,全面強制改組。隨後,2019年1月間,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也遭校方拒絕註冊而面臨解散;「中國人民大學」新光平民發展協會,亦受校方與後勤集團打壓,被迫停辦勞工元旦晚會,導致協會形同停止運作。由於大陸勞工維權運動已出現質變趨勢,一方面表現在工人訴求由經濟性轉為政治訴求,主張建立工會是要求維護自己的政治權利,必然衝擊中共之維穩能力;再者,左派知識青年積極聲援,期望藉以改變中共改革開放政策所伴隨的不公不義現狀。導致中共必須鎮壓,卻引起國際著名的30多位馬克思主義左派學者,為了抗議中共擴大鎮壓佳士勞工維權運動,於2018年11月27日集體連署,呼籲抵制中共黨政部門所支持的各類型馬克思主義學術論壇,各國學界應聯手對中共施壓。國際左派學界的「抵制行動」,甚至稱「中共的政治領導階層,根本都是『假的馬克思主義者』!」大陸境內外新興左派勢力的崛起與相互呼應,又時逢改革開放40周年,以及五四運動100周年、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將屆等敏感時程,勢必對當前中共意識形態合理性構成挑戰。

 北大改組學會將激化抗爭

 北大馬會於2018年9月開學時出現「告急」,會長邱占萱曾在社交網站發文求助,表示因為沒有北大教師願意出任該組織的指導老師,學會在新學期或無法註冊,還有學生被家人告誡不要參加學會活動。後來該校馬克思主義學院執行院長孫熙國願意擔任指導老師,學會才得以存續。然而,北京大學學生課外活動指導中心,於同年12月27日所發公告即稱,當(27)日孫熙國和馬克思主義學院團委致函該中心,指邱占萱嚴重背離註冊時向指導單位、指導教師的承諾,拒不接受指導,拒絕提交會員信息,且屢次違規舉辦活動,已嚴重失職,同時受公安機關治安管理處罰,不具有繼續擔任社團負責人的資格,要求改組。隨後,該會成員陸續收到處分通知,要求親自前往領取,否則相當於默認。

 由此看來,北京大學採取類似文化大革命手段,全面強制改組該校馬克思主義學會,不僅引起更複雜的負面評論,甚至激化學生抗爭行動。尤其,大陸自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學生鮮少參與政治運動或社會群體事件。而今,佳士工人維權運動,相較於以往工人維權事件不僅出現質變,主張建立自主工會的政治權利;加以左派知青的聲援與串聯,以及轉變馬克思主義左派社團運作,其所帶動的運動力量,將令中共更為提高戒慎警惕。顯然,大陸左派知青結合工人維權運動之新興情勢,已令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的「不惹事、不問政治」風氣產生變動力量。

 國際左派理論 提供工運維權正當性基礎

 「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係習近平主政後,做為中共象徵其意識形態理論與政策發展實踐,在國際社會上形塑話語權的政治高度。該會不僅首創國際社會左派學術社群論述平台,更具有宣傳指標作用,可見諸該會係由中共「教育部」批准,在中共「中央」宣傳部、北京市委市政府指導與支持下,由北京大學主辦、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北京大學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院承辦的國際性學術會議。

 而今,「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的宣傳指標作用,受到國際左派學界的著名學者「抵制行動」影響,不僅直接衝擊中共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合理性,甚至成為大陸工運維權的正當性基礎。「抵制行動」中的關鍵人物喬姆斯基,可謂當代最為大眾所熟悉的反對運動主張學者之一,所提之無政府工團(工聯)主義政治觀點與社會評論,不僅影響力深遠,而且本身亦係非常活躍的政治運動家。其從語言學論述與無政府工團主義相聯繫起來,成為以勞工運動為主導的社會主義,旨在工人階級團結起來組織工會,使企業由資本家主導變成由工人主導。可見,不僅無政府工團主義之當代論述,充分對應著佳士工運自主籌建工會之訴求;尤其喬姆斯基在「抵制行動」中宣稱:「假若我們繼續參與這些由『中國』政府官方贊助的馬克思主義相關活動,那麼在這場『中國』政府的操弄遊戲中,我們全都是共犯。…因此,全世界的左翼學者應起身響應,共同抵制這類型的學術會議與研討論壇。」事實上,其主要即針對北京大學「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發起抵制,不僅衝擊中共承續馬克思主義的合理性;尤其對中共政權而言,必然視之為維穩事態,亦需對境內外左派勢力動向,持以戒慎顧慮。

 結語

 北大馬會左派學會,原係共產黨意識形態陣地之一,惟在自由主義思潮受到中共官方封鎖、控制後,左派思潮雖得以趁勢崛起填補隙縫,然卻以挑戰當前中共改革發展所造成的社會矛盾問題,做為爭奪新話語權的界面。包括批判中共已背離共產黨宗旨,成為權貴資產階級,即使是北大名校生,面臨此社會不公平,也走投無路。同時,更令人深思的是,為什麼北大馬會取得馬克思主義理論正當性與社會道德高度,卻不見容於中共當政者。此顯然與中共自己就是透過和知識分子和工農相結合,而產生的革命運動路線相近,所以絕對不會允許這些左派抗爭者,藉理論與政治正確為由,持續運作或改變現狀,成為挑戰中共執政的另類新興崛起力量。同時,也充分反映習近平當權以來,一黨專政的獨斷與排他性。亦即,不問左右派性,只論聽話與否的特性。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