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創新科技研發 結合風險評估

 美軍特戰司令部採購處長史密斯日前於「國防工業協會特戰暨低強度衝突論壇」表示,該部與產業界合作開發的「戰術突擊輕型作戰裝備」(TALOS)(亦即俗稱之「鋼鐵人」裝),並未如預期達到下世代超級防彈戰鬥個裝的要求,證明軍事科技創新仍有其極限。對於未成熟科技過高的期望,未必都能盡如人意。

 史密斯強調,TALOS研發案仍在輕型高強度防彈背心,和單兵頭盔顯示器等方面獲得進展。以外骨骼科技所製造的助行裝備,可以讓單兵以每4分鐘1哩的速度疾行。但由於全套裝備過於笨重,加上持續電源問題,無法完全克服,導致特戰部隊難以在激烈近戰環境和城鎮攻堅任務中,全程穿著,因此無法達成該項研發案原先設定的目標。目前該項技術僅能用於提升單兵攜行能力和運動速度,執行近戰任務時,仍須脫下外骨骼,方能順利執行任務。

 美軍近年來遭遇之類似挫折屢見不鮮。前美國陸軍參謀長新關上將於1999年,即曾提出野心勃勃的「陸軍轉型計畫」,希望藉「未來戰鬥系統」(FCS)計畫,讓陸軍脫胎換骨。然而這項耗資上千億美元的計畫,最後仍未達成新關上將所希望打造,兼具「殺傷力、防護力、機動力、靈活性、低重量」之全球快速投射兵力目標。關鍵就在於當年預判可行之創新軍事科技,無法如期跟上建軍規劃節奏,導致「陸軍轉型計畫」以失敗收場。

 美國海軍陸戰隊和陸軍亦曾希望利用機械馱獸科技,解決部隊在複雜地形運送物資的難題,最後在野戰驗證中,仍因無法克服保修和電力問題,宣告全案暫停。美國海軍和空軍的「戰鬥無人飛行載具」,同樣因為無法確定電腦可正確判斷攻擊目標,甚至可能衍生「無差別殺戮」等顧慮,最後只能將研發成果,轉用於無人空中加油機等方面。

 上述諸多軍事科技研發的「失敗案例」,或許讓大眾感到質疑,然而這些研發案的成果,絕非完全付諸流水。「未來戰鬥系統」為美國陸軍帶來了全新火砲射控和裝甲防護科技,以及結合後續電腦科技進步的全新數位化指管系統;機械人科技結合大數據、機械學習和人工智慧,為美軍創造更先進的情監偵系統;「戰鬥無人飛行載具」亦促成了頻譜鑑別和更精密的目獲、識別與射控技術。

 相關研發專案或許並未達成所望目標,然而研發過程所累積之經驗和衍生之技術,卻創造出龐大之軍事效益。正如今日的資訊、網路、雲端科技,並非在一開始,就達成最初構思者預判的成果,但其研發成果最終卻仍能在意想不到的領域中,綻放出無人料及之燦爛花火。足證研發之過程甚或結果雖不能盡如人意,但其努力卻絕對是「功不唐捐」。

 話雖如此,由於軍事科技研發不僅具時效性,且往往耗費鉅額公帑,其成敗更可能影響國家安全與生存;因此難以容許研發計畫淪為單純實驗。過去美國擁有全球首屈一指的經濟與軍事實力,加上美蘇冷戰對峙的威脅,軍事科技研發未如預期,通常不會遭到國會質疑。然在近年國防預算資源日趨緊縮,國會對於國防部所推動的任何創新軍事科技研發或建案項目,都會以嚴格的標準要求。「鋼鐵人」個裝的研發挫敗,亦可能成為國會檢討的對象。

 過去幾年,美國參眾兩院軍事委員會已針對過去大型軍事武器失敗與投資浪費情形,召開過百場以上的聽證會。已故參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麥肯,更針對1999年「陸軍轉型計畫」之後的多項失敗案,批評國防部未能充分評估科技成熟度與投資效益,浪費納稅人數兆美元公帑,是造成美軍戰備下滑、逐漸喪失科技領先優勢之元凶。足證國會已不再容忍毫無限度的科研投資浪費。

 然科技研發原本就無法保證必然成功,因此在敵人不斷縮小傳統戰力與美軍的差距時,美國防部僅能保守要求,未來重要武器系統必須採用成熟現貨科技,並避免使用可能出現消失性商源問題的私人專利科技。此種作法,雖能暫時化解國會的質疑,但卻無形中扼殺創新的動力。在中共、俄羅斯等潛在敵國不斷提高科研預算的情況下,可能導致美國軍事科技領先優勢逐漸消失。

 綜言之,「科技創新不可脫離現實」。鋼鐵人戰鬥個裝與美軍其他多項軍事科技研發一樣,都是在事前以華麗的動畫和POWERPOINT包裝,但在最終繳卷時刻,卻無法交出預期成績,而招致外界的強烈質疑。足證在推動武器建案的過程中,雖須接受一定程度的風險,然此種風險卻應經過審慎評估。唯有如此,才可能避免讓軍事科技的美好「夢想」,成為華而不實的「幻想」。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