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撤軍敘阿 美「離岸制衡」促區域權力平衡

 《華爾街日報》近期報導,美軍計畫自3月中起,將進駐敘利亞境內的2000名作戰人員陸續撤回美國本土,以期在4月底完成撤軍;半數駐阿富汗美軍也將於5月1日前撤離,以實踐總統川普政策。由於目前「伊斯蘭國」(IS)勢力尚未完全被剿滅,包括歐洲國家在內的反IS聯盟,對美軍撤出後可能形成的權力真空,都感到憂心忡忡。究竟美軍撤出後,對當地局勢會產生何種變化?其他周邊國家又會有何反應?值得關注。

 不久前,川普透過推特宣布,美軍即將撤離敘利亞,理由是美國已成功擊敗IS。消息一出,令許多人感到意外,因為這不僅違背其內閣成員矢言續留當地的承諾,更導致國防部長馬提斯辭職下台。專家意見普遍認為,撤兵固然符合川普當年的競選承諾,卻也可能對美國原本在中東的掌握造成不利影響,包括IS或恐怖主義再起、伊朗所領導的什葉派坐大、俄國獲得操作地緣政治的槓桿、庫德族的處境益發艱難等。不難想像,這些結果將會對美國安全利益造成多大危害。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指出,美軍留駐敘利亞,可謂是對伊朗的潛在嚇阻,將能防止伊朗擴大影響力;馬提斯卸任前也警告,提前撤軍會予IS再起的機會,情勢恐變得更惡劣,迫使華府最後可能必須重返部署;國務卿蓬佩奧等外交系統也不贊成此時撤出敘利亞;法國和德國當局更提出警告,美國撤軍,可能使整個對抗IS的作戰行動,功虧一簣。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甚至引述一位美國匿名官員的話指出,撤軍敘利亞的決定,「是個誇張的錯誤,川普不明白這會讓國家陷入怎麼樣的危險之中」。這位官員直言,政府所有資深官員都認為,川普的決定,魯莽地將美國、全球盟國置於險境,減輕了IS的壓力,並有機會重整,也讓敘利亞、伊朗和俄羅斯的敵對陣營,取得戰略上的勝利。

 然川普此舉果真如批判者所言般不可理喻嗎?若從「離岸制衡」戰略邏輯分析,或許就能得到完全不一樣的理解。「離岸制衡」是一種基於負擔轉移(burden shifting)的大戰略,可維持區域權力平衡,抑制區域霸權崛起,將安定中東地區的任務轉移給區域內其他國家。換言之,這些國家要負起維持自身安全和區域安全的責任,而不是期待美國為他們付出。依據戰略構想,美國將改採袖手旁觀的策略,直到情勢可能失衡、即將產生新霸權的時間點,才會出手,以減少自身國力的消耗。

 自川普宣布全面撤離駐紮敘利亞美軍後,效果立竿見影。土耳其總統艾爾段旋表示,土耳其將接手對抗敘國境內IS武裝分子的作戰;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也發表聲明,強調將研究撤軍時間表與影響。並持續在區域內確保以色列的安全,並自我防衛。從上述漣漪效應看來,此舉已明顯讓周遭國家從原先坐壁上觀的態度,轉而尋求共同承擔的積極效果。

 由此可證,川普自敘、阿撤軍的決定,絕對不是毫無盤算的一意孤行,而是想藉由改弦更張的作法,採取較為緊縮的戰略,以較低成本獲得較高的安全。換言之,美國將運用地緣政治上的有利位置,放棄對敘利亞戰後的國家建立和大量部署地面部隊的政策,如此,不但能有效節約兵力、集中運用,更能在關鍵區域增加自身的行動自由和減少反美情緒,避免日後重蹈覆轍,陷入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多年來耗費不貲的困境。

 最近媒體報導也印證,美國在伊拉克西部距離敘利亞邊境不到100公里處,連續新建了兩座軍事基地。川普聲稱,美軍正考慮以伊拉克為基地,動用駐守基地的特種作戰部隊,對敘利亞武裝分子展開軍事行動。此外,駐伊拉克美軍和駐阿富汗美軍更形成犄角之勢,能東西夾擊美國在中東的最大對手─伊朗,有效箝制其在中東的勢力擴張和影響力。

 總而言之,川普此番撤軍決定,乍看似乎使庫德族、以色列少了夥伴,俄羅斯、伊朗少了對手,土耳其則喚回盟友,但這並不代表川普政府就此放棄敘利亞。相反地,美國正處於「離岸制衡」的有利位置,隨時可以視情勢需要介入,而俄國或伊朗則被迫留在當地,收拾爛攤並面對戰後接踵而至的新威脅。值得注意的是,此舉也可能因錯判意圖,增加戰爭爆發的風險,迫使各方改採「扈從」或「避險」策略,以求自保。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