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日「水陸機動團」未來任務與挑戰(中)

◎賴名倫(譯)

(接上文)

 「水陸機動團」雖甫於2018年成軍,然而早在2002年時自衛隊便已創設「西部方面普通科連隊」(Western Army Infantry Regiment,WAiR,簡稱「西普連」),做為迅速應對涉及偏遠島嶼突發事件的專責部隊。

 西普連雖主要負責西南諸島防衛需求,但實驗性質更為濃厚,這是因為自衛隊過往的戰略指導與任務形態,並未考慮到島嶼防衛與兩棲作戰。因此,西普連的運作實際上更著重於探索組織運作與裝備編制,為自衛隊長期欠缺的兩棲作戰能力提供經驗參考。

 災害派遣證明兩棲部隊存在的必要性

 西普連的成立也得到美軍的大力協助,並同意讓自衛隊派遣幹部參與演習,如2006年1月在加州彭德爾頓營海軍陸戰隊基地首度舉行模擬奪島作戰的鐵拳演習,便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經驗。而2013年的黎明閃電演習,則更是陸海空自衛隊首度同時參與美軍兩棲作戰操演,這次演習也被視為是美日同盟,向當時緊繃的釣魚台情勢所發出的戰略訊息。

 除了安全防衛任務之外,救災需求更強化日本整建兩棲戰力的決心。例如2011年東北大地震後,日本政府下令自衛隊全力動員,並責成陸上自衛隊東北方面隊君塚榮治陸將(譯按:等同於中將階)統轄指揮聯合特遣部隊,其麾下最多時達到59艘艦艇、540架各式軍機與涵蓋10萬名陸海空自衛隊人員,立下首度執行自衛隊聯合行動的重要範例。

 由於兩棲部隊的快速轉運能力使救災成效廣受各界肯定,自衛隊其後又以規模較小的聯合特遣部隊陸續執行伊豆半島風災、2016年熊本震災救援任務。更值一提的是,2013年為因應菲律賓海燕風災,自衛隊首度派遣海外聯合特遣部隊,包括伊勢號護衛艦、大隅號運輸艦,以及C-130運輸機等執行「SANGKAY 作戰」(譯按:當地語言「朋友」之意)與美軍協力執行災後救援。這些行動不僅提供寶貴的運作經驗,更大幅強化日本兩棲部隊可運用於人道與災害救援任務的必要性與合法性。

 擴大整建中的兩棲戰力

 如前文所述,水陸機動團主要任務在於西南諸島的安全防衛。並在西普連的基礎上擴大升格組建。目前總部位於長崎縣佐世保附近,現編制有2個兩棲團(人員相當於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步兵營級單位),兩棲突擊車營(30輛AAV-7A1)、野戰砲兵營,偵察連、通信連、工兵連,以及後勤支援營等共約2100名員額,在新一期中期防衛整備計畫後預期將再增編1個兩棲團,最終將擴編至3000名,預定2024年3月達到全面作戰能力(Full Operational Capability)。

 在水陸機動團成軍以前,日本已擁有多款適用於兩棲作戰裝備如氣墊登陸艇、中型與大型運輸直升機與攻擊直升機等,但裝備與人員卻從未接受過兩棲作戰訓練。此外,直到2011年東北大地震前,自衛隊從未進行過跨軍種聯合操演。而近來的救災與演習經驗顯示,兩棲作戰戰場環境複雜性遠超過救災任務,而這尤其依賴陸海空自衛隊的密切協力與資通電整合,成為自衛隊兩棲戰力發展面臨新挑戰。

 聯戰指管裝備與技術的整合

 兩棲作戰必須密切整合各軍種裝備與用途,因此,建立指揮協調體系必然是當務之急。考量到西南諸島的地理環境,則兩棲登陸艦隊核心,必然是日向級與出雲級這兩型擁有優異指管(C2)能力的大型艦艇擔任旗艦。相較之下,作為登陸部隊載具的大隅級運輸艦卻缺乏空間與裝備,而無法成為C2平台,當敵軍投入海空戰力時,自衛隊艦隊仍無力同時指揮涵蓋對空、對地、對艦與近岸作戰交雜的複雜環境。因此,如何協調控制與發揮聯戰火力,仍有待準則教範的進一步發展。

 儘管航空自衛隊和海上自衛隊早已就日常監偵與資訊共享展開合作,並受益於與美軍同規格的Link 16戰術資訊鏈路而擁有相當程度的數據共享能力,但陸上自衛隊則因戰場環境與裝備規格差異,而存在著跨軍種指揮與通訊問題,如在演習中自衛隊艦艇與陸上自衛隊登陸部隊因通信器材使用不同頻率,仍仰賴「非正規應急手段」通信。另1個例子,是自衛隊三軍現有的空射、岸基與艦用防空與反艦飛彈,仍欠缺跨軍種管制通訊體系以妥善發揮監偵與投射火力。

 這一重大議題背後還存在著傳統癥結—陸海空自衛隊各自文化與演習模式,由於陸海空自衛隊通信系統、目標符號和訊息格式均不相同,而且過往演習多根據預先計畫執行,缺乏現場任務指揮與突發狀況演練。儘管自衛隊自2018年參與環太平洋演習後即著手改革,但整合各軍種的C4ISR能力與數據共享以遂行指揮,仍是當前首要的難題。

 裝備戰力籌獲與任務情境訓練有待資源投入

 水陸機動團創建所帶來的第2項挑戰,則是自衛隊仍缺乏裝備載具與相關任務訓練。儘管日向級與出雲級可運載指揮單位,並搭載陸自與海自的直升機,甚或更大的MV-22承擔裝載兵員物資的快速投射能力,但直升機(JP-5)與MV-22旋翼機使用的燃油(JP-4)無法直接通用,也增加後勤複雜性。此外,3艘大隅級運輸艦缺乏「艦岸」直接卸載能力,僅能裝載有限的兩棲突擊車與氣墊登陸艇,又受限於技術因素,勢將縮減直升機飛行甲板,同時可操作數量的投射能力。

 同時,自衛隊也仍然欠缺諸如近岸作戰艦(LCS)這類適合近岸作戰的小型艦艇、適用於灘岸登陸場的登陸艦艇,以及離島作戰所需支援艦艇如油彈補給艦等,相關裝備與載具仍有待發展與籌獲。

 另一個焦點則是近接空中支援任務(CAS)載具與能力。以美軍為例,CAS可由任一軍種單兵進行直接控制。這意味著指揮者需有跨軍種任務,以及武器性能的認知與訓練。但自衛隊僅擁有少量臨時登艦的AH-64D,以及自本島或那霸起飛的F-2可擔負CAS,可是至2012年為止,航空自衛隊飛行員的CAS訓練時數嚴重不足,而且F-2不具空中加油能力,也減少滯空時間與即時反應能力。

 整體而言,要妥善解決上述問題,仍有待自衛隊克服,包括軍種文化隔閡與裝備技術限制,以及更進一步制訂戰略理論與聯合作戰準則等有效作為。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