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抗俄「中」威脅 美航艦飛行戰力轉型(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邱榮守(譯)

 航空母艦是軍事載台模組化的極致代表,但現今美軍航艦艦載飛行單位正面臨長程打擊力、續戰力、存活力和專業分工能力的不足,加上缺乏可用來擊敗區域強權軍力所需的作戰概念。美國著名智庫戰略暨預算評估中心(CSBA)特撰此文,檢視美軍戰略、能力和威脅的相關趨勢發展,進而勾勒航艦飛行部隊未來作戰概念與相關研究建議。本報特摘譯此報告,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美國海軍航空飛行單位,最初只是擔任戰艦和巡洋艦的偵察與砲觀任務,演變至今,已成為美國海軍最重要攻擊武力和水面艦隊的核心。其使用的戰機也從活塞引擎水上飛機,逐漸演變至當今的航艦艦載聯隊,編制達數十架的各型戰機,且能夠從10萬噸核動力航艦甲板上起降。

 科技進步與性能提升,讓美海軍戰機實現功能多樣化,且能夠承擔以前僅由水面艦艇或陸基戰機執行的各式任務,而其關鍵載台航空母艦,可說是軍事載台模組化的極致代表,因為它能藉由調整航艦戰機規模和組合來全面發揮海上作戰優勢,進而有效因應新出現的威脅與挑戰。

 美航艦飛行單位的戰力演進主要是基於實際任務的需要,包括摧毀敵岸上重要目標、對地面友軍部隊進行密接空中支援、實施空中防衛任務對抗敵方飛行部隊(無論其來源是陸基或艦載機),以及遂行海上反潛作戰任務。

 有些新任務必須採取新戰法才能發揮航艦戰機的戰力,例如空中打擊及密接空中支援;其他如防空或反潛作戰任務,則是為了保護航艦及艦隊有效對抗來自岸上及水下的各種威脅;如果戰力無法持續進化和增加支援新任務的能力,航艦及所屬飛行部隊,可能早就像傳統戰列艦般落伍,甚至不再成為海軍艦隊關鍵戰力。

 在美國海軍因應重返大國競爭戰略,必須有效因應中共和俄羅斯等新挑戰時,需對航艦飛行部隊進行戰力轉型,並推動新一波的國防和軍事戰略革新。在冷戰結束後的4分之1世紀中,航艦飛行部隊的建軍重點一直強調成本效益和多任務能力,因為這期間美國沒有可與之匹敵的競爭對手。然而,當今的航艦飛行部隊正面臨長程打擊力、續戰力、存活力和專業分工能力的不足,以及缺乏可以擊敗區域強權軍力所需的作戰概念。因此,美海軍如無法有效轉型進而提升航艦飛行部隊的戰力,那麼領導者則應慎重新考慮是否繼續投資航艦的飛行部隊,或將艦隊的資源移轉到其他能夠提升整體戰力的相關能力上。

 本文檢視現在至2040年間美軍戰略、能力和威脅的可能發展趨勢,進而勾勒出航艦飛行部隊可能需要的未來作戰概念,以及其對未來20年戰力發展可能的影響。選擇2040年時間框架的主要原因是考量現行研發的各類新武器系統作戰部署的期程。2040年也將是航艦現役F/A-18系列戰機被迫除役的大限,美海軍現在就應考量要如何來取代其原有的任務角色。

 戰力發展陷入停滯階段

 當艦載戰機獲得更遠的作戰半徑與更大的武器酬載能力後,艦載機即從早期的水面偵察逐漸擴展到水面作戰任務,使其能夠打擊並最終擊沉敵戰艦。相對地,敵人為保護自己艦隊空防安全,也將航艦列為其優先打擊的戰術目標。

 美國海軍航艦單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就算有相當的任務是在進行「跳島戰術」時,為地面部隊進行密接支援,或是針對日軍據點進行空中打擊,依舊在航艦上部署了愈來愈多的防空用戰鬥機,以因應海空威脅、保護航艦部隊的安全。在二次大戰結束時,包括快速艦隊航空母艦、輕型航空母艦與護航航空母艦在內,美國擁有超過百艘各式航艦,讓其能夠部署足夠戰機遂行攻勢作戰。

 隨著核子武器成為美軍的首要戰略武器時,海軍高層即開始增加航艦飛行部隊攻擊機和長程核子轟炸機機隊的數量,讓艦隊能夠有效支援核子打擊任務,對抗蘇聯,以及與新成立的美空軍進行官僚競爭。但此情況在1960年代發生變化,當時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SSBN)開始接手承擔海軍戰略核子打擊任務,同時為滿足韓戰和越戰期間,日益增加的空中打擊和密接支援等作戰任務需求,海軍不得不發展多用途戰鬥攻擊機,取代航艦飛行單位內部分戰略轟炸機和防空戰機。

 隨著冷戰情勢的演變,以及蘇聯水面艦艇、轟炸機和潛艦大幅提升其防空和反艦作戰能力,迫使美航艦飛行單位形態於1970年代期間再次轉變:開始出現專業分工,包括防空、反潛與電戰等專業任務戰機;但隨著1991年蘇聯解體後,美海軍面臨著自海軍飛行單位誕生以來,首度遭遇到的情況:缺乏可與之抗衡的競爭對手。

 冷戰後,在國際緊張局勢較為緩和、相關任務強度較低的情況下,專業分工式戰機,如F-14雄貓式戰機、S-3維京式反潛機與A-6攻擊機陸續退役,取而代之的是具備多功能戰力的F/A-18A-D「大黃蜂」式戰機與F/A-18E/F「超級大黃蜂」式戰機。當前的航艦艦載聯隊幾乎已完全由「大黃蜂」戰機系列取代:包括由F/A-18E/F組成的艦載戰鬥打擊中隊,EA-18G「咆哮者」電戰機組成的電戰中隊,其餘的戰機則由E-2D鷹眼空中預警機、MH-60反潛機和多任務直升機混編而成。

 為有效降低後勤成本、提升效率,並使航艦能夠支援更廣泛的作戰任務,美軍已讓「大黃蜂」戰機成為一款全能機種。然而,目前航艦戰機的戰力組合與戰術運用並不適合用來對抗中共和俄羅斯等競爭對手,以及朝鮮和伊朗等地區國家。這些潛在對手正積極部署反艦、防空和水下威脅,因此,美國航艦飛行部隊需要新的作戰概念及相對應的戰機編組與兵力規模。

 新國防戰略

 2018年美國國防戰略(NDS)聚焦於中共和俄羅斯對美國利益的安全挑戰。該戰略的重要面向之一是採取一種新方法來阻止侵略,並強調在攻擊發生時運用延遲、抵抗或擊敗等作為來反制目標國的行動。此方法與美國在冷戰後實際因應區域侵略行為的作為(數週或數月後)形成鮮明對比,如對伊拉克的沙漠風暴行動、塞爾維亞的盟軍行動,以及阿富汗的持久自由行動。

 當發生侵略事件時,美國國防戰略強調以停止或減緩攻擊為主要重點,但很大程度上要取決於中共和俄羅斯可能的行動目標及其進入周邊區域的相關能力。例如,如果中共領導人想從日本手中奪取釣魚台列嶼,共軍海空單位可以在數小時內抵達這些島嶼,同時控制周圍的海空域。俄羅斯軍隊同樣地可以在幾小時內從西部軍區進入拉脫維亞並到達首都里加。在此兩種狀況下,面對長程感測器、防空和反艦飛彈的威脅下,在事件發生後想要完全驅離敵人部隊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任務。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