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俄「中」干預內政 委內瑞拉民主瀕死

 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茲2013年3月病逝,馬杜洛以些微差距勝出,成為委國新一任總統,但委國經濟、社會與政治情勢依然嚴峻。2014年委國反對派進行大規模抗議,要求馬杜洛下台,卻以血腥的軍事鎮壓收場。歷經數年的經濟危機,反對派另覓公投管道想要強迫馬杜洛下台,但馬杜洛利用國家機器拖延公投進程,並以2018年總統大選取代公投,進而引發另一波大規模示威抗議。

 委內瑞拉自2012年起就面臨經濟、社會與政治的多重危機。經濟上,因為仰賴石油出口而忽略其他行業,國內製造業衰退,進一步導致物價不穩定、通貨膨脹,經濟大幅下滑;社會上,因為經濟危機,原本預算投入的醫療照顧與社會福利開始緊縮,街頭暴力充斥,飢餓蔓延全國;政治上,因為經濟與社會問題擴大,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持續高漲,要求政府下台的聲浪不斷升高。

 2018年總統大選,馬杜洛陣營宣稱得票率67.8%,但反對派及國際社會都不支持馬杜洛,幾個月來朝野對抗,引發委國民主危機,該如何解套,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

 西班牙在1717年將委內瑞拉收納為「省」,之後「軍事政變」就如影隨形地跟著委國歷史推移,1810、1859、1952年的軍事政變,都是左右委國政治發展的斑斑血淚,直到1958年的民主運動,才使委國走向民主選舉之路。委國被政治學巨擘杭亭頓認定是第二波民主化國家,但軍事政變依舊不斷。查維茲在1992年曾進行軍事政變,雖然未能成功,卻將委國的民主制度推入深淵;在他2002年的總統任內,也有一次失敗的軍事政變。在在顯示,軍方在委國舉足輕重,只要獲得軍方支持,必能贏得總統大選。

 委國的總統大選還有兩個變數。第一是「反美」。只要強烈批評美國,就能獲得委國多數人民的支持。例如查維茲將2002年的軍事政變,歸咎於美國的秘密發動,馬杜洛則將國內經濟危機,歸咎於美國的陰謀。基本上,委國人民對於美國沒有好感,認為西方國家是殖民者,只會剝削,只要總統候選人站出來批評美國,就能對選情加分。這也是為何美國對委內瑞拉的民主危機投鼠忌器,擔心對馬杜洛的強硬態度,反而成為他呼籲人民團結對抗美國的藉口。

 另一個變數則是「社會主義」。1999年查維茲就任後,把委國奉行的新自由主義與自由經濟制度轉為社會主義,並將社會福利制度重新劃分,因而受到大量工人階級與低收入戶的青睞。馬杜洛上任後蕭規曹隨,也依循社會主義經濟制度,因此得到一定的支持度。

 雖然施行社會主義制度能獲得廣大工人階層支持,但若社會福利分配不均,則將適得其反。查維茲在2002年底遭遇全國大罷工,被要求下台,抗議人潮超過1百萬人;2014年,要求馬杜洛下台的抗議聲浪再起,指陳政府經濟政策失誤,造成國內高犯罪率及民生物資嚴重短缺。但馬杜洛拒絕下台,並下令軍警鎮壓抗議民眾,造成多人傷亡。

 馬杜洛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失靈,造成百業蕭條,國內製造業一蹶不振,2016年時通貨膨脹率高達800%,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預估,委國2018年的通貨膨脹率高達13000%,經濟萎縮18%。這種情勢造成失業率飆高、物資短缺,許多經濟狀況不好的百姓陷入飢餓,犯罪率也攀升。2018年5月委國總統大選,馬杜洛再度當選,但選舉過程被認為不符合民主標準,國際社會多數國家表明不接受此一結果。9月時馬杜洛把最低工資提高35倍,結果導致全國商店有40%關門,更多勞工失業,也造成社會動盪。馬杜洛今年1月再次就任總統,但因為選舉中的重大瑕疵,被認為定選舉無效,反對派因而推出今年1月初甫擔任國會議長的瓜伊多,接任委國臨時總統。

 瓜伊多臨時政府受到美國、歐洲國家與大部分拉丁美洲國家的支持,要求馬杜洛立即下台。但馬杜洛受到軍方高層及中共、俄羅斯等少數國家支持,因此委內瑞拉目前總統鬧雙包。這個情勢造成民生物資匱乏、社會機能盡失,國家分裂迫在眉睫。雖然「美洲國家組織」25個會員國承諾提供1 億美元的援助,但馬杜洛在2月19日對航空、航海下達禁令,阻止援助物資進入委國,國際社會紛紛譴責。

 國際社會擔憂,委國文人領軍的民主制度恐將毀於一旦,且民主機制一旦走回頭路,將會衝擊區域穩定。加上馬杜洛與哥倫比亞斷交,兩國勢將出現軍事摩擦,對南美洲的和平穩定投下巨大變數。委國民主之路艱辛曲折,唯有不斷深化民主素養,堅持軍隊行政中立,才能讓民主、自由之路可長可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