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經濟當誘因 日憂中共圖謀區域盟主之位

  日本防衛省日前公布《中國安全戰略報告2019》,以「圍繞亞洲秩序的戰略及影響」為主軸,置重點於揭露中共以經濟合作為旗,謀求安全盟主之位及亟欲實現崛起夢想,建立國際新秩序的野心。析言之,中共利用「一帶一路」倡議,以龐大外援討好周邊國家,旨在獲得經濟與政治影響力,更要「以經制政」,成為亞太地區的龍頭老大,進而主導國際新秩序。

 首先,我們從東協國家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角色中可看出,這些國家表面上積極接受中共在公路、高鐵、港口、地方建設的協助,在安全上卻仍與美國站在一起;因此,中共目前的策略,就是提供更大的經濟誘惑,打破美國在此一區域的安全防護網。其次,中共反對當前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秩序,因為這個國際秩序已限縮了中共維護「核心利益」的圖謀。

 中共在2014年開始主導「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亞信峰會),會中,習近平提出「亞洲新安全觀」,倡言亞洲事務應由亞洲國家來解決。習近平的亞洲新安全觀,基本上就是要將美國排除在亞洲事務之外,強調亞洲國家自行解決亞洲內部的各種爭議。這個論點的核心,就是無論東北亞或東南亞出現島礁主權爭議,或區域內國家間產生政治或軍事摩擦,都應該由亞洲國家透過機制,自行協商解決,美國或域外大國不該以各種名義干預;諸如美國以航行自由之名,進入南海島礁附近海域,已然影響中共在南海的「核心利益」。因此,中共的崛起目標,就是要重塑對自己有利的國際秩序。

 面對中共逐漸擴大的區域影響力,日本要避免被邊緣化,就必須積極加入中共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亞投行」目前有67個成員國,包含經濟成長最迅速的發展中國家「金磚五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共和南非,未來還有20個國家準備加入。亞投行涵蓋的全球經濟面與人口數,目前已是世界第一,但日本始終不得其門而入。雖然日本政府多次表明加入的意願,但身為主導者的中共,卻始終態度曖昧,不置可否。由於在安全與領土爭議上,日本可謂站在中共的對立面,不難看出今年防衛省公布的《中國安全戰略報告》中,特別將中共的軍事與安全威脅淡化處理,但不可諱言,中共的區域經濟整合力度,已經對日本造成重大經濟挑戰。

 雖然日本在報告中刻意淡化中共的軍事挑釁作為,但並不表示就會因此避而不談。我們看到報告中仍臚列中共在南海島礁軍事化的作為,以及自2009年迄今,日本空中自衛隊應對中共軍機緊急起飛的次數,說明其海空軍近年來持續對日本領空、領海造成的嚴峻挑戰,也對東北亞的安全情勢產生負面效應。

 這份報告認定,中共已是「從崛起到中心」。這個「中心」之意,就是能夠在亞太事務上具有舉足輕重的決定性地位。但綜觀中共在整個區域的發展策略,目前中共正由崛起走向擴張的道路,長時間的經濟快速成長,伴隨快速的軍力發展,中共當前的企圖,應可解讀為「從崛起到擴張」,未來中共如何從「擴張」進化至「霸權」,則值得觀察。

 二戰結束後,由於美軍長期駐守,日本向來高舉「聯美制『中』」的口號,與美國合作推行東北亞的安全和平政策。2010年6月,日本民主黨首次執政,首相菅直人開始思考不同的戰略路線,推出「脫美入亞」口號,基本上就是向中共示好,與美國保持距離,期望日本能走向一個「正常國家」。然而,2012年底的眾議院選舉,自民黨的安倍晉三贏得首相職位,日本再度走回「聯美制『中』」策略。這個方向對於日本而言最為簡單,因為與美國的安全合作已超過70年,若打破美日安保合作框架,又受制於憲法第9條第2款「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則日本在東北亞的安全情勢,將直接受到中共、北韓與俄羅斯的挑戰。這也是為何安倍今年1月22日會前往莫斯科,與俄羅斯總統蒲亭舉行高峰會談,商討締結和平條約的可能性,並對日前舉行的「川金二會」投以高度期待。

 質言之,對日本而言,最棘手的莫過於與中共交手。中共積極在亞太地區尋求霸權地位,經濟實力已然超越日本,日本究竟要採取對抗或合作的角色?陷入兩難;且日本仍需考量自身經濟力、是否如願加入區域經濟體、美國是否支持,以及必須投入多少國防預算,才能因應區域安全風險。日本的兩難,或可做為周邊國家的思考方向與殷鑑。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