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窮兵黷武 威脅亞太區域和平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日前參加共軍和武警部隊人大代表團會議時表示,要全力以赴打好規劃落實攻堅戰,確保如期完成解放軍建設發展「十三五」規劃,以及國防和軍隊建設2020年目標任務。對照中共今年國防預算再次大幅成長7.5%,達到1兆1898.76億人民幣,凸顯中共不改窮兵黷武心態,對臺海、乃至亞太區域和平與安全,都已造成嚴重威脅。

 從時序脈絡來看,習近平於2014年啟動「軍改」程序後,共軍已逐漸轉型為具強大區域攻略能力的聯合作戰武力。除在組織體系上,更趨近美國聯戰組織架構,並已開始建構可獲取「陸、海、空、天、電」宰制權之新一代戰力。包括「二砲部隊」升格為「火箭軍」,成立專司太空、資電與網路作戰的「戰略支援部隊」,乃至擁有建制三軍打擊武力的「戰區司令部」等,其預想作戰場景,已從原有「國土消耗戰」變成「區域攻掠戰」。

 此種快速發展,當然需要龐大的國防預算支撐;尤其重要的是,中共對外公布的數字,還不包含其他與軍事相關之研發、工程、軍售收入等金額。巨量國防投資、快速軍事現代化、擴張性軍事行為與不透明的戰略企圖等,讓北京成為嚴重破壞區域平衡、危及和平穩定的麻煩製造者。

 進一步審視共軍近年武器裝備籌獲與軍事科技研發,可明顯看出除遠距「區域拒止/反介入」戰力,更挹注龐大預算,於中、短程精準制壓與癱瘓戰力,及快速兵力投射能力。目前,其先進軍事硬體數量,已超過周邊國家總和。眾多觀察家與西方智庫預期,中共在15至20年內,即可在亞太擁有超越美軍的區域軍事優勢。此種發展,正是迫使亞太各國開始增加軍事預算、強化防衛戰力的主因。

 基此,如何前瞻思考未來建軍規劃方向,對所有受到中共威脅的國家而言,都是一項嚴肅課題;但此種形勢並非首度出現。北約在1980年代,即因面對蘇聯與華沙公約組織強大之傳統空中、地面與飛彈部隊威脅,而促成「空地整體作戰」(air-land battle)戰略之出爐,藉由組織、準則、戰術戰法變革,抵消敵人在質與量方面的優勢。1991年波灣戰爭期間,更以實際戰果,證明武器數量並非關鍵;軍兵種密切協同之聯合作戰,方能左右戰局。

 過去十餘年來,中共與俄羅斯等實力相當對手,在傳統武力和所謂「第2波反制戰略」戰力上,不斷縮小與美國的差距,甚至在資電網路等領域,還有超越之勢。美軍亦相對提出「空海一體戰」(air-sea battle)和「多領域作戰」(multi-domain battle)等新興作戰概念,目的也在確保其軍事優勢及全球與區域安全利益。

 由此反覘臺澎防衛作戰,屬於島嶼防禦形態,其決勝關鍵,在於如何打破內線作戰之力、空、時平衡,務須使敵人優勢之海、空、飛彈、電磁戰力,在初期無法充分發揮,以確保我軍戰力;其後則迫敵於我所望濱海地區海、空域進行決戰,遲滯、消耗、削弱其三棲作戰主力;最後則以精準火力與嚴密阻絕,配合完整地空防衛戰力,殲滅登陸敵軍於水際灘頭,使其犯臺行動失敗。

 此亦是為何民國106年國防部《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報告》,明確將「資電戰力」、「國艦國造」與「國機國造」列為3大重點;同時依據「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整體防衛作戰構想,整建適足數量之新興「基本戰力」,並規劃具精準、遠距、機動、多量、可耗性之「不對稱」武器、彈藥建置,希望藉各項基本戰力與用兵組織精進,達到快速提升戰力之目的。

 當然,任何武器裝備自製能量之建立,皆非一蹴可及。國軍在追求「國防自主」過程中,對於缺乏關鍵技術、且無法於短期內獲得之重要項目,亦尋求以「軍售」或「商售」等管道獲得,藉此滿足作戰實需;配合「工業合作」與「技術轉移」,奠定未來自研自製之基礎。後續則將結合國內產業界厚實能量,逐次建立強固國防工業基礎,進而帶動產業升級。

 「國家安全不容一刻懈怠、國防建設不可一日落空」。中共不僅大肆擴張軍力,更用盡各種手段,阻撓我國獲得必要之防衛武器,其背後圖謀,不外乎「兵不血刃」吞併臺灣。國軍在建軍規劃與兵力整建遭遇之困難,遠非其他國家所能比擬。但面對共軍武器不斷升級,而我三軍主戰裝備卻日益老化的不利條件下,爭取獲得新式武器裝備,打造確保國家安全的可恃戰力,不僅是國軍責無旁貸的使命,更需要全體國人的共同理解與支持,方能軍民同心、共衛家園。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