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愛情時差

◎鄒敦怜

 他決定到異地工作,她是留在臺灣的那個人。所有的朋友都提醒,要嘛跟著過去,要嘛趕緊安定下來,畢竟兩個人在一起已經這麼久了,夜長夢多。只是他不說,她又怎能表示什麼。

 接連的工作困境,累積的巨額債務,創建的公司彷彿一個體質不佳的孩子,跌跌撞撞地努力長大。他給別人看到陽光正向,真實的一面獨留給她,那是帶著孤寂的冷靜,咀嚼痛苦的沉默。

 她是他最信任的人,當他需要空間的時候,她會安然地等待,並且照顧好自己,但這樣的平衡在他離得更遠的時刻有了改變。不能每天見面,就算有手機通訊,也因為當地不太順暢的網路,讓相隔千里的兩個人,只得找時間慢慢打撈對方的訊息。

 週六中午過後,兩人終於聯絡上,這是這星期第一次說上話。只是說著說著,竟然起了爭執,偏偏語音傳遞似乎也有些延遲,前一句重話剛送出,幾秒鐘前的解釋才收到。一整個下午,兩人都在這種不斷誤會中度過。之後,他的訊息突然消失,她知道流量又不夠了。這種沒由來的爭吵,讓她疲累極了。她心煩至極,隨手拿起小皮包,帶著悠遊卡就衝出家門,巷子口是公車站。

 不知道開了多久,到了終點站,這裡是三峽。多年前,兩人曾好幾次到這兒約會。她走進一個染布坊,做了一塊大方巾,腦子裡想著他;她一個人吃飯,明明對面沒有人,她卻不時浮現他的面孔;華燈初上,她在每一個迎面過來的臉孔中,搜尋類似他的星星點點。漫無目的閒晃的她,錯過了今晚最後一班公車。他看到前頭有家醫院,走進裡頭,選了一張椅子坐下。

 「你的誰在這裡?」一個婦人的聲音響起。一個年紀稍長、穿著病房服的婦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身旁。「我是在等……」從第一個回話開始,婦人就很有耐心地聽著。恰到好處的提問,讓心煩沒處可說的她,一點一點的說著心事。最後,婦人這麼說:「這種吵架沒意思啦,你是沒錢坐計程車回家喔?」她點點頭,她身上真的沒錢,只有悠遊卡。婦人掏了掏自己的口袋,拿出四張縐巴巴的百元鈔票說:「拿去拿去,我兒子媳婦都會給我。趕快回家,醫院不是好地方!」她注意到婦人寬鬆的衣服底下有塑膠管露出,那是……「快回去,免煩惱!」婦人抓起她的手,硬是把鈔票塞進她的掌心。

 她沒帶手機出門,回到家已經十二點多,正在充電的手機響起。他在遠處這麼說:「我數到三,你就說『有』。」這是做什麼呢?當她照做之後,他說:「我知道原因了,我們之間有十秒的時間差,所以要一句一句慢慢說,這樣就不用吵架了……」她鼻頭一酸,心卻暖暖的,這個一直不懂得溫柔的男人終於開竅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