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迫害人權 漠視法治奢談自由

 中國大陸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大陸時政問題學者胡星斗,日前透過電子郵件聲明,因為中共官方不斷緊縮輿論監管,決定不再接受任何國際媒體訪問。信中提到,目前大陸社會幾乎沒有任何獨立思想存在的空間和縫隙,連討論古代哲學、科技思想的文章都會被刪除,評論共黨政策更可能惹來麻煩。習近平執政的這幾年,特別是在他取消自己的「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後,中共對公共言論的審查日益嚴苛,大陸民眾自由生活的空間,正一步步被限縮。

 我們首先要對胡教授的人身安全與自由,表達深切憂心,其發表聲明正值中共「全國兩會」召開期間,一切「求穩定、求和諧」的風頭上,他竟敢冒中共之大不韙,向境外媒體「洩露」大陸社會的「秘密」;更何況胡教授在過去曾因呼籲廢除大陸「勞教」、戶籍制度,並進行政治改革研究、關懷「信訪」現象,使其所經營的網站被迫關閉,個人甚至還被起訴,儘管後來獲得勝訴,相關論點也引起外界強烈回響,但由於胡教授今年2月才又在《美國之音》採訪時主張,應以法制化治理大陸的網路空間,保護公民言論自由,再度受到中共有關單位注意,希望這次他也能平安無事。

 其實,這就是大陸民眾長久無法擺脫的哀愁。依照中共制定的「憲法」,雖然「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體」,以及「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觸」、「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都必須遵守憲法」等,可惜已有太多案例告訴我們,這部「憲法」只是具文,其內容正是對中共所有迫害人權的作為,最大的諷刺。

 著名的陸籍藝術家艾未未,原本可在美國自由生活,卻因返回大陸接連參與「汶川大地震公民調查活動」、質疑青年楊佳遭司法不公待遇、號召「七一罷網」、聲援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發動長安街維權遊行、發起「說出真名活動」等十餘起應為「公民基本權利」的言行,而屢遭中共官員毆打、拘禁、強拆工作室對待;直到2015年7月,艾未未才獲得中共方面「同意出國」,旅居德國至今。

 至於其他案例,僅去年就有關注人權、民權與民生問題的維權律師謝燕益,在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被警方阻撓、推打、強行上銬、沒收證件等情事,後來他憤而發表「退出『中國』律師聲明」;亦有深圳佳士科技工人組建工會維權,反遭警方暴力相向,聲援的學生也被非法關押的事件;還有退休教授孫文廣,在家接受《美國之音》電話訪談,論即中共時事,突遭警方破門而入並將其逮捕,他被拖走前還在電話中高喊「我有我的言論自由!」試問這些事件哪項不該是中共「憲法」的保障範圍?

 我們更無法忘記,大陸最知名的民權運動家劉曉波,參與「六四民運」後,致力倡議政治改革,並推動終結中共一黨專政的相關活動,而多次遭到拘捕判刑。劉曉波也是首位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陸籍公民,由他共同發起並簽署的《零八憲章》,共有自由、人權、平等、共和、民主、憲政等6大理念與19點基本主張,除了呼籲中共「修憲」,更重要的是,期望能推進大陸的民主化進程、改善人權狀況,實行民選政府、分權制衡、司法獨立,確保人民自由不被惡意限制等。只是後來劉曉波不幸在與外界隔離的情況下,病逝於保外就醫的過程中,他的妻子劉霞只能與眾多民運人士一樣流亡海外;這依然是中共政權統治下的大陸現況。

 中共箝制言論自由目的毋庸贅言,按中共一貫的辯證理則與思維模式,凡是與共黨主張不同意見,都是企圖顛覆政權的「毒草」,唯有全力拔除,才能保障極權專制利益,所以中共面對不同立場的處理方式,從來都不是說服,更遑論溝通,而是強迫接受,否則就是封鎖壓制、洗腦灌輸;且看對待異議個人是如此,控制媒體變成「黨的喉舌」是如此,向外滲透各國輿論,以及對臺灣社會的民意反應均是如此。

 中共或許認為,「統一」所有人的思想是可能與可行的,因為這樣才能滿足獨裁政權「萬世一系」的政治私慾,只是當這種政權還想將其作法、觀點強加到其他政府、媒體、社會,意圖讓全世界成為其扼殺民主自由的獵場,就不再只是大陸一地的問題而已。我們期盼大陸人民能早日獲得真正的民權與自由,讓安心的言談,不再是奢侈的想望。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