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苦戀

◎陳怡潔

 等車的時候,那個戴耳機的女孩站在不遠處,她打量我一眼,然後望向遠方,繼續讓音樂灌進耳朵和意識。女孩的表情平靜得近乎空洞,不帶任何情感和溫度。如果她穿著學生制服,我會以為她聽的是英語會話教材,但她有張纖巧化了淡妝的臉龐,染棕的長髮紮成馬尾,搭配得宜的日系服飾裹著嬌小的身軀,純真又可愛,任何人站在她身邊都會採取保護的姿態。

 不知為何在那瞬間,我為自己不是那樣的女孩感到難過。

 我想起了前晚的夢,夢裡模糊的她忽然因那女孩變得鮮明,深夜裡你的歉意也那樣清晰,清澈的眼神訴說你信守的承諾,和我們難得的友誼。我都知道並且理解,我從來不是任何人的領土,不需要英勇的王子保護,我們各自選擇的未來如此艱辛,你當然必須守護你的公主,但某些時刻你待我如同公主,而我縱容自己接受呵護。我會暫時忘記所有瘋狂的冒險,試著扮演不屬於自己的角色,單純地與你在想像的天堂漫步。

 如果不是這樣的我,你不會靠近。

 我知道,你豐富的情感是在遇到公主後,學會了如何節制,年少的莽撞在悠悠的歲月裡逐漸變得沉穩、自信和勇敢,因而我眼中的你灑落的是她的背影,如果沒有那樣的傾注,你不會滿盈;如果不是這樣的你,我不會動心。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