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禮讚奇異恩典

◎王漢國

 大約十年前,名作家余秋雨出版過一本書,名曰《人生風景》。他在書裡說道:「人生是天時的恩賜,但大家常常忘了。」又說:「人生的過程,在多數情況下遠遠重於人生的目的。」至於人生的滋味,則因經歷和體會不同,而人言言殊。

 每回參加親友的告別式,「回顧」和「懷念」是不變的主調。回顧往生者的人生風景,總不免有著「明朝事天自安排,知他壽考幾時來」的感覺:而懷念的,乃是往生者在韶華流逝、歲月滄桑中的音容笑貌。

 如果我們將人生視為「天時的恩賜」,自然會懂得珍惜,懂得欣賞。珍惜人生,是因為此生難再,不容虛擲;欣賞人生,是因為生命中充滿著許多意外的驚喜。在乾坤人生中,既有乾元(開創)又有坤元(配合),所以每個人在他一生中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有主角有配角還有龍套,而演什麼像什麼,正是人生風景裡的最高境趣。

 唐杜甫有云:「水流心不競,雲在意俱遲。」乃是飽經憂患之後,寄情於雲水間的人生寫照。清陳寶琛所說的:「天上星辰有奇字,胸中水鏡是人才。」乃是勉勵人活著既要懂得仰望星空異兆,也要有洞悉事物本質的能耐。至於星雲大師的人生觀,如「以無為有、以退為進、以眾為我、以空為樂」,則屬另一番人生風景。

 可見,人生不只是一道是非題,更是選擇題,要選擇過怎樣的人生,或以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人生,將會有不同的結果。這其中還涉及到「價值」問題,而價值是經過選擇才能呈現的事物,至於人有多少自由的選擇?或有多少能力去分辨選擇的正確性?這就是所謂「人生的過程遠遠重於人生的目的」的緣故吧!

 前不久,參加周喬桂真女士的一場安息禮拜,讓我再次見證到「基督」的探問:人生是什麼?人為什麼活著,要到哪裡去?人又是怎麼得著這永生的恩典?其實,這些問題桂真姊早已用她一生的表現作了具體回應。

 「回憶過去的日子裡,縱有歡笑,也有淚滴。」當我默念著追思文〈她息了一生的勞苦〉時,不禁為她一生的付出深感驕傲。尤其是近二十年來,因緣際會,彼此常相往來,得以更貼近地了解到她的為人處事風範,始終充滿著溫柔婉約與中和之美,真是極其難得的心理素質。

 桂真姊的一生,已用無私的愛與包容,回應了「基督」的探問;而她對信仰的真誠與付出,也必得「基督」的恩典。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