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取經資訊環境作戰 加強防禦力(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鄭智懷(譯)

(接上文)

 結論與建議

 一、研究回顧

 此份報告為提供美國陸軍在未來的資訊環境或透過其行動的相關建言,針對美國的4個盟友(以色列、北約、加拿大、德國)、4個關切的國家(中共、北韓、伊朗、俄羅斯)與4個非國家行為者(真主黨、蓋達組織、「伊斯蘭國」、墨西哥販毒組織)在資訊環境中的實踐與行動原則進行分析。整體而言,可歸納為以下12項普遍的原則:

 ◎獲得充足的資訊能量。

 ◎資訊成果在行動中具優先性。

 ◎資訊相關人員具聲望或良好的報酬。

 ◎資訊相關能力整合於單一組織或指揮。

 ◎資訊與物質力量的整合。

 ◎在衝突前運用資訊能力於行動中。

 ◎讓目標無意間選擇行為者所欲的行動。

 ◎對國內外受眾運用資訊能力。

 ◎妥善保存行動的資料。

 ◎承諾僅運用正面的資訊能力。

 ◎對謊言與操弄毫無愧疚。

 ◎高品質的影音產品。

 此外,各案例還提供了值得注意的觀察點如下:

 ◎當在資訊環境或透過其行動的努力與其他機構與部門的作為等同時,則相關好處便會形成。

 ◎士兵與人民的心防工作在現代作戰環境仍有所關聯,並有很大的發展前途。

 ◎當資訊相關能力在物質與組織上共置時,則相關好處便會形成。

 ◎嚇阻同時包含能力與表明將之運用的決心,而積極主動運用戰術性資訊相關能力,同時也可以表明能力以及決心。

 ◎主動的行動原則在資訊環境是有效的,但需要可靠的機會而定。

 ◎帶有強大動能的行動,也具強大資訊力量。

 ◎高品質與具有說服力的宣傳,在網路上能永久留存。

 ◎故事的力量超乎想像強大。

 上述研究發現對於美國陸軍近來在資訊環境的行動有些蘊涵。首先,美國陸軍除了那些違背美國法律及價值的部分,應盡可能將之採納,並有效的進行實踐。

 二、美陸軍之考量

 相較在特定領域表現出絕佳能力的案例相比,美國陸軍在這些特定領域能力有所差距。但這便衍生一個有趣問題,美國陸軍是否應該在所有領域都獲得最頂尖的能力?或者接受部分差距,而將部分優勢能力讓予擔憂的行為者?此並非理想的想法,而可能是受限於必然的財政壓力。美陸軍須衡量縮減與消除差距的成本,以及思量容許部分領域具有差距所帶來的風險。

 三、面對差距之因應

 美國陸軍在特定領域比部分案例表現較差的理由有3,分別如下:

 (一)差距來自於能量的投入。雖然技術能力與熟練度相同,但其他對象的投資更多,因而有更好成效。

 (二)差距來自於概念的採用。其他案例運用有效的原則與實踐進行行動,但美國陸軍並未採用之。

 (三)差距來自限制的不同。某些案例行動毫無任何限制可言,但美國卻需要受到如領導階層、國家地位、政策與倫理道德等約束。

 對美國陸軍而言,前兩者差距可以趕上,但來自於非法或不道德作為差距,則需要在其他地方去彌補,而非採取同樣作法。

 四、展望未來與建議

 此文根據上述研究結果,加上過去對美國陸軍在資訊環境與資訊相關能力研究的經驗及國際背景,提出以下數點建議。

 由於造成美國陸軍與其他案例在某些領域形成差距的原因是來自於概念上的問題。成功行為者在資訊操作上投入顯著的人員配置、計畫與執行。美國陸軍應當在資訊環境中,或透過其行動時投入更多人員與優先性。在未來計畫與作戰過程中,資訊面操作應扮演重要角色,並受到更多注意。為了幫助此必要的轉向與改變,美國陸軍從準則、訓練與教育都要強調資訊環境決定作戰成果的角色,以及在資訊環境中,或透過其行動達成期望目標的計畫過程中,有關資訊影響的重要性。

 同樣的,如同行動成果卓著的行為者將物質力量與資訊力量整合,美國陸軍也應改變其文化、準則、訓練、教育與規劃的過程,去推動資訊力量為聯合兵種的其中之一的觀點。美國陸軍作戰中,物質戰鬥力量與資訊戰鬥力量應該全方面連結並進行行動。這需要士兵在心態上做重大改變,包括認知到敵人會受到我方的作戰影響而有所行動,整個資訊環境便受到動能作戰的影響,以及體認到此效果會對敵人與他們的支持者發揮重大作用。

 近來資訊作戰的概念為陸軍所用,聯合作戰也嚮往將資訊相關能力整合以支持作戰。不幸的是,在最近執行中,資訊作戰不僅無法達到物質力量與資訊力量的全面整合。更甚者,資訊相關重要事務僅為其相關人員重視,並從計畫與作戰核心工作中移除,而且只在行動的最後階段受到關注,或者根本不受注意。因此,美國陸軍應該常規化與標準化在資訊環境中,或透過其進行的作戰,使兩者相符。同時,也應將相關作業視為常規參謀過程之中的一部分。

 為達到上述目標,並使任務也能傳達訊息。陸軍的指揮官與幕僚應該讓士兵於資訊環境,或透過其運作的行動更容易達成期待效果,嘗試使政治、物質與認知目標在計畫中統合,並且明確地和複合目標進行交流以調動兵力。

 因為部分行為者在衝突門檻前的作戰擴大資訊力量運用,而五角大廈與陸軍反而大幅限縮類似作戰職權。此文建議,美國陸軍應該擴張於敵意宣稱不足資訊環境中作戰的權力,也就是灰色地帶的衝突,以及穩定狀態與零階段的作戰。假使這樣的行動結果有其成效,則需要進一步將更多的資訊作戰、軍事資訊支援作戰及其他資訊相關力量的能量帶入其中。

 為了更好的支持整合,以及與五角大廈的協調,陸軍應該拆除或移開公共事務、資訊作戰與其他資訊相關能力間的防火牆。這樣改變並非允許對公共事務進行扭曲,但同時也不意味著繼續免除其整合與協調影響力的成果,以及支持整個作戰目標

 最後,數量變化將帶來質量的變化,相對於美國陸軍,其他成果卓著的行為者在資訊力量投資,以及對人員在其組織內的重視都較高。因此,此文認為美國陸軍在財政壓力下,仍應逐步減少在關鍵能力領域能量之差距,包含網路、影響力、作戰安全與軍事欺騙等方面。另外,也應該讓網路作戰與資訊相關能力的職業領域與人員專長增加,並使其更具有吸引力與地位。同時也要讓更多專業軍官投入相關行動中。(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