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軍務革新肆應敵情 建構極致戰力

 陸軍司令部日前針對聯兵旅「聯合兵種營」規劃議題提出說明,表示該項編組調整係為肆應未來地面防衛作戰型態;參考各先進國家作法,將地面部隊朝「發揮聯合兵種協同」及「提升獨立作戰能力」方向發展,使其具備「平戰一致」、快速遂行應變制變及全方位打擊任務之可恃戰力。未來將選擇實驗單位,結合駐地、戰備任務及裝備保養訓練等,進行務實驗證回饋成效,逐次完成以為周延。

 國軍地面部隊歷經多次組織變革。因應全般戰略指導轉向「守勢作戰」型態及部隊指揮扁平化需求,陸軍及海軍陸戰隊師級部隊整編為「聯合兵種旅」(聯兵旅),並將原有「空降旅」轉型為「特戰指揮部」。在陸軍採購AH-1W攻擊直升機與OH-58D戰搜直升機後,原有陸軍輕航空部隊亦隨之擴編為「空中騎兵旅」(空騎旅);日後更因應地空整體作戰任務需求,成立「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

 期間,各聯兵旅為提升偵搜力、機動力、打擊力,又進行數次編裝調整,包含將「摩托化步兵旅」與「裝甲步兵旅」整併為「機械化步兵旅」、增編裝騎連與反甲連、空騎旅改編為航空旅等。同時,為提升聯兵旅野戰保修能力,再增編保修連,使各聯兵旅級部隊具備更完整之聯合兵種作戰能力。隨著AH-64E攻擊直升機與UH-60M通用直升機等新興兵力陸續成軍,陸航部隊各營級單位重新編組為「作戰隊」,以提升彈性編組。由此可知,國軍歷次組織調整,均係反應作戰任務需求及新式武器裝備獲得所帶來之戰力與戰術戰法改變。

 過去20餘年,中共挾其快速提升經濟實力所創造之龐大財富,挹注鉅額預算於擴張軍備;共軍加速現代化與引進各式新式武器裝備,造成兩岸軍力平衡急遽傾斜。尤其共軍海、空兵力、二砲部隊(現為火箭軍)、遠程火箭、陸航部隊及兩棲快速載具在質、量方面不斷提升,更對我地面部隊之戰力防護與戰力發揮構成嚴峻挑戰。因應敵情威脅加劇,適切調整地面部隊組織編裝,不僅有其必要性,更有其迫切性。

 回顧近代戰爭史,前瞻敵情威脅變化、掌握軍事科技脈動、適時改變戰術戰法、推動配套編裝調整等,皆為軍隊確保國家安全之必要作為。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納粹德國利用這場戰爭做為其「閃擊戰」試驗場,並獲得初步成果;1939年,更以摧枯拉朽之勢消滅波蘭;當時,法國則仍停留在一戰「壕溝戰」與「消耗戰」思維,因此,即便其兵力與武器素質均未處於劣勢,依然遭納粹德軍徹底擊潰,最後以亡國收場。

 反觀四面受敵的以色列,兵力與武器雖均處劣勢,卻能屢次擊敗強敵。尤其是1973年「贖罪日戰爭」期間,以軍雖遭埃及與敘利亞兩國猝然奇襲,且裝甲部隊更遭遇敵軍首度使用反戰車飛彈伏擊而嚴重受創,但在靈活編組彈性運用下,卻能迅速扭轉戰局;甚至在這場戰爭中,還首開步、戰、砲協同的「聯合兵種作戰」先例,為1980年代美軍「地空整體作戰」帶來重大啟發。

 1980年代「冷戰」對壘的高峰期,北約組織之所以能有效嚇阻擁有數倍兵戰力優勢的華沙公約組織和蘇聯機械化大軍,主要亦得力於以「地空整體作戰」概念所整建之強大反擊武力。此一概念日後更在1990、1991年「波灣戰爭」期間,充分證明編裝、準則、訓練與戰術戰法,方為現代戰爭的決勝要件。

 臺灣為山巒起伏、河川橫亙之複雜地形島嶼,二戰期間即被盟軍視為艱難之作戰環境;加諸過去數十年來因經濟發展與人口成長所衍生之高度城鎮化、工業化環境,高複雜性作戰環境益劇。面對共軍優勢海、空戰力與強大火力制壓能力,地面部隊必須擁有在高度複雜地形快速進行兵力分合,且具一定防空、反裝甲、機動/反機動能力,方可利用城鎮地形進行戰力防護,獨立迅速進行反擊作戰。因此,「聯合兵種營」之編組方式雖仍在規劃階段,但其追求「發揮聯合兵種協同」及「提升獨立作戰能力」之發展方向,應屬至當。

 析言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戰爭之勝負雖難以逆料,但「多算勝、少算不勝」卻是亙古不變的真理。在敵情威脅日趨嚴峻;作戰環境不斷變化的情況下,審度敵我優劣之勢、善用有利地理條件,發展可充分發揮我優勢之戰術戰法,並適時調整組織編裝,絕對是提高作戰成功公算的明智作為。未來「聯合兵種營」實際編成後,仍須一定時間的演訓與運作驗證,國軍必將務實檢討精進,以追求戰力極致。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