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強化資訊戰訓能 確保絕對優勢(中)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宋吉峰(譯)

(接上文)

 資訊控制之戰

 美軍從波灣戰爭的資訊交鋒中獲得驗證,進而發展可恃的資訊戰能力,這種力量完全依賴於資通科技,以支持當前和未來的軍事行動。美國2012年國防戰略指導明確指出「現代軍事武力無於沒有可靠的資訊和通訊網路情況下,進行快速、有效的接戰,並且要確保進入網路和太空能力」,由此可知這種依賴性將會不斷增加。從戰場上機器人科技、無人系統優化和增強指揮官決策的人工智慧,資訊通訊科技將成為現代軍事行動的主力。雖然資訊通訊科技增加美軍的作戰能力,但對這些科技的依賴,在許多方面也增加美軍的脆弱性。一如美軍所言「資訊既是力量倍增者,亦是衝突中對手的首要目標」。

 資訊戰的特性

 美國防部一直致力於確保美軍部隊在作戰中保持資訊優勢,如2018年國防戰略摘要所強調的,美國正在進行多項國防投資,並著重作戰人員在多個領域獲取資訊能力,並同時反制對手具有同樣優勢。然而,國防部尋求在作戰中實現的不僅是資訊優勢,而是決策優勢。這些與「資通科技」(ICT)相關的科技旨在增強和壓縮作戰人員和指揮官決策時間,使他們能夠優先考慮戰術和作戰任務,同時快速評估當前行動的影響,目的是透過精確的資訊使用,希望能「超越思考和超越敵人」。

 由於資通科技的能力不僅改善決策時間,還擴大戰爭領域,因此,也模糊戰爭與和平之間的界限。資通科技發展出更多秘密和間諜行動,網路工具提供破壞對手軍事和民用系統新方式。數位宣傳已成為一種快速傳播真實或虛假資訊的工具,進而誘導民眾利用、阻撓或將對手的軍事行動合法化。大數據、行為科學、預測分析和人工智慧的結合,為欺騙和心理戰帶來新的作戰領域。這些資通科技影響了戰術、戰略決策,同時也提供新的機會,創造更多作戰優勢。

 資通科技的矛盾

 資通科技給美國帶來了一個矛盾,即在獲得戰爭優勢的同時,也為對手創造可以利用的漏洞。正如國防部長辦公室(OSD)2018年的一份報告所指出,國防部任務和系統仍然面臨對手網路攻擊的風險,雖然網路防禦能力已有所改善,但還不足以百分之百阻止對手的穿透性攻擊。現今美軍的軍事系統,無論是新舊,都可能成為攻擊對象,所有軟硬體都是對手網路攻擊的犧牲品。

 這些系統漏洞持續存在,且不斷擴散,未來作戰系統愈來愈複雜,許多包含嵌入許多不同的數據資料,為作戰人員提供有效的戰場環境評估,以便做出適當決策或相關行動。就是這種系統複雜度增加對手攻擊機會,每個應用程式、功能和互聯都可以成為對手威脅的空隙。

 雖然網路攻擊是利用系統的漏洞,但攻擊者最終目標是破壞資訊的機密性、完整性或實用性。在作戰中,軍方可能面臨的攻擊是透過電子或網路手段獲取資訊,例如干擾或分布式拒絕服務(DDoS)攻擊,透過電腦網路與武器系統之間的互聯性,攻擊其脆弱的部分。此外,透過指揮和管制(C2)網路,攻擊者可以蒐集有關作戰規劃和決策的情報,最後以虛假資訊滲入其光學、紅外線、雷射或雷達傳感器等系統資訊。而資訊本身完整性,是網路攻擊系統資訊的最主要方式,進而導致讓對手在作戰空間和C2間喪失主動優勢。

 俄羅斯、中共、伊朗和北韓不斷尋求如同美軍網路作戰的地位,其目的是要破壞美國的作戰行動。俄羅斯和中共都將資訊視為戰略的一部分,莫斯科和北京的目標是透過美國高密度資訊化及共享的特性,採取一種利用美國資訊鏈所進行的戰略、作戰或戰術行動。資訊優勢可以透過傳統或電子方式呈現,不言可喻的,網路已經成為其資訊戰略的關鍵領域。基本上,從2008年的俄羅斯—喬治亞戰爭中,俄羅斯運用網路和資訊戰,可以看出莫斯科是有計畫透過網路作戰贏得勝利。俄羅斯運用網路戰進行「延遲、欺騙和破壞」,這是一種將目標置於資訊劣勢的作戰方式,正如歐洲主要目標中BlackEnergy惡意軟體一般。同樣的,中共計畫在其近海作戰以贏得「資訊化下的局部戰爭」,將網路作戰行動視為A2AD戰略的一部分,以C2、防空系統、飛彈發射陣地和後勤中心為目標。與此同時,伊朗也考慮戰場上使用網路破壞C2、空中和海軍無人系統、後勤和飛彈防禦網。而北韓也計畫在戰爭初期階段,透過網路手段將美國和南韓的指揮、控制、通訊、電腦、情報、監視和偵察(C4ISR)作為其「速戰速決」戰略的一部分。

 除了利用關鍵武器載台或系統中的漏洞外,對手還可運用其他資訊通訊科技,透過這些科技可以破壞美國資訊或決策。事實上,俄羅斯、中共、伊朗和北韓的戰略都強調塑造地區資訊環境,必須有效損害美軍和盟軍的重要性,而宣傳、虛假資訊、戰略洩密和欺騙的使用,都是支持這些戰略的手段,這可能會破壞友軍任務,削弱當地的支持,或者使軍事決策者產生錯誤的認知。

 從資訊確保到任務保證

 美國正在努力解決這些ICT風險,2016年國防授權法案(NDAA)要求國防部長必須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對所有主要網路漏洞及武器系統進行評估。同時,國防部辦公室(OSD)總監、作戰測試和評估中心(DOT&E)也要求所有ICT系統進行全面性網路安全檢測。儘管這些努力值得讚揚,但仍無法達到美國的需求,若僅是在載台和系統中修補漏洞是遠遠不夠的。資訊確保不是最終目標,這是一個不斷變化的過程,美國軍事系統和網路系統永遠不會百分之百的安全,這是因為每個新系統,都是互連的「互作性非常高」,因此,所有軟體都有可能產生新的漏洞。因此,資訊確保的工作應著眼於減少網路威脅,同時致力實現任務保障為關鍵目標。

 美國各個相關單位已共同合作,已確保國防戰力和資產,以支持國防部的總體戰略。然而,隨著國防部重新定位多維的戰略、戰術和作戰,指揮官更應該在各個領域之間更加無縫合作,以確保所有任務在各種作戰環境中取得成功。此外,一個重要的觀念是,美國不可能完全否定對手塑造資訊環境優勢的能力,因此,美軍目標應該思考的是,如何在遭受拒絕、破壞或顛覆資訊環境的情況下,能繼續維持軍事行動推展。

 資訊戰訓練應關注作戰部隊的適應能力,必須能為作戰人員提供經驗學習,並將之轉化為未來戰場上反應能力,而且是有自我檢討思維和跨領域協同能力。理論上,儘管是在阻絕、被動或欺騙的環境,只要將訓練重點放在創造性思維,美軍仍會是在勝利的坦途。然而,不幸的是,美軍目前訓練尚未完全適應真實的軍事作戰環境,這是一個災難性的問題。(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