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推動媒體識讀教育 遏止假訊息散布

 近日知名社群媒體「Dcard」出現一則讓人咋舌的徵人啟事,內容為「急徵人:支持兩岸友好統一之政治立場的網紅」,儘管中共國臺辦否認此事,但國內學者根據瑞典哥登堡大學主持的V-Dem(數位社會研究資料庫)所釋出最新調查資料進行分析,其中「遭受外國假資訊攻擊」的程度,臺灣是世界第一。因此,任何企圖收買網路媒體散布假訊息的行為,蓄意挑起臺灣社會對立,顛覆社會大眾對政府的信任,我們絕不可等閒視之。

 以傳播觀點來說,可以從兩個層面來分析。首先,我們每天依賴的資訊來源,竟然可以輕易被交易與買賣。目前我國的傳統媒體,包含電視、報紙、廣播的使用率,已呈現快速下滑趨勢,取而代之的是社群媒體。社會大眾對於「同溫層」的社群媒體提供的資訊相當信賴,因而容易受到其背後的勢力操弄。

 其次是社群媒體的影響力,已遍及各年齡層與族群。根據大西洋委員會數位鑑識實驗室的報告,俄羅斯正透過類似的社群媒體買辦,躲在幕後操弄民意,意圖影響烏克蘭、美國、敘利亞、巴西、印度等國的選舉。實驗室從俄羅斯網軍追尋到「墨西哥假新聞之王」、「巴西假新聞工廠」,發現竟是資訊化的精密作戰機制,也證實俄羅斯利用網軍與各種假帳號,不斷在社群媒體粉絲團製造假訊息,引導議題風向。對此,臉書本月1日宣布,將刪除687個帳號與頁面,以避免被用來操縱社會大眾,讓不明勢力影響各國重大政策與選舉。

 一般來說,俄羅斯與中共的社群收買與假訊息操作機制有幾個特徵,首先會以虛擬好友在現實世界與真人互動,無論是用語、議題掌握度,都讓人難以從留言中看出端倪,也讓大眾有一種與真實至交互動的錯覺;其次,假訊息與網站收買,已形成一條精密的產業鏈。以墨西哥的「假新聞之王」梅洛為例,經手超過150個「假粉絲專頁」、上千萬個「機器人帳號」,接受不同政治人物與涉外勢力委託,提供機器人帳號管理、網路打壓、網路攻擊、產製假訊息服務,多數帳號從馬來西亞、印尼的行銷公關公司出發,形成一條全球「輿論交易」產業鏈,假訊息來源甚至難以追溯。

 目前世界各國的共同課題,是面對產業化與武器化的假訊息傳播,社群媒體平台、政府及使用者之間,各自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與責任?對社群媒體平台業者來說,面對不斷進化的網軍,絕不能置身事外,應與政府或第三方機構合作,進行資料開放與共同監管。例如臉書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曾創造2億次線上互動流量,假訊息事件爆發後,整體流量下滑至7000萬次,讓臉書在面對網軍防堵上,不得不更加積極。

 以政府的角度來說,僅靠立法並非上策,除了將面臨干涉言論自由的疑慮,新法也難以趕上網軍的狡猾與善變。法國政府曾經規定,選舉期間社群網站的新聞或訊息,一旦被認定為不實,必須在48小時內下架,然而,48小時內,假訊息已有數百萬次的點閱與互動,傷害早已造成!因此,政府應從推動廣告與專業買賣透明化著手,讓使用者知道自己看到的廣告、社群網站內容,背後的買主是誰。如果我國民眾知道,自己觀看的新聞資訊平台,背後竟是中共勢力在操縱,假訊息的影響力一定會更容易受到控管。

 在個人層次方面,多數人選擇相信社群網站的訊息,並非辨認不出事實真假,而是根據個人意識形態、政治傾向、人際網絡或是情緒等因素,按下「讚」或「分享」。如何讓整個社會更理智看待網路上的假訊息,媒體識讀教育的推動相當重要。過去我國多強調在教室內進行媒體素養教育,教育學生閱讀與理解線上文本、多媒體,來擁有獨立思考、批判文本、辨別真偽消息與新聞的能力。然而,社會上的媒體識讀其實也同等重要,以我國現階段的規劃,學生在學校可透過系統化學習,養成初步判斷假訊息的能力,但目前並沒有針對社會大眾的教育管道。對此,我們似可借鏡加拿大政府以高額經費,鼓勵各大電視台,安排全民媒體識讀教育。

 綜言之,網路的普及除了改變人們的獲得資訊模式,人與人之間的社交互動亦大幅改變。現今的網路資訊已經成為資訊戰與心理戰的最佳媒介,當境外惡意勢力與社群媒體結盟,假訊息就如同瘟疫之散布,快速且難以預防。因此,如何保護得來不易的民主機制,不被假訊息癱瘓與毀損,政府、媒體平台與社會大眾都有責任,唯有透過管制、自律與識讀間的密切合作,才能防範假訊息無孔不入且變化萬千的滲透與破壞。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