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強化資訊戰訓能 確保絕對優勢(下)

◎宋吉峰(譯)

(接上文)

 美軍當前的多領域作戰訓練

 建立資訊及網路戰訓能目的,就是要有效訓練非網路作戰人員,這是一種模擬對手在各種作戰環境中的適應能力。而在初期,必須讓受訓者了解網路作戰的獨特性。此外,將非網路作戰人員與專業人員一起訓練將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如此逐步建立網路優勢能量,美國前國防部長馬提斯曾指出,作戰人員應該在作戰之前,已在模擬器上訓練25次以上的仿真作戰,而這些擬真作戰訓練,應該模擬當前和未來的多領域戰役。

 網路和資訊戰訓練的環境通常是孤立的,這也導致它們與用於訓練非網路作戰人員和作戰人員結果,與傳統作戰模擬幾乎不相容,因為用於網路和資訊戰操作的綜合訓練環境,通常僅限於其特定任務(即訓練網路作戰人員),且不一定與整個部隊的模擬相關聯。例如,美國研發的封閉軍事網路(國防部網路、聯合資訊作戰和國家安全網路),就是一系列戰術、科技和程序中訓練網路作戰人員,主要目的是用於攻擊或防禦電腦網路作戰。而新型網路訓練環境(PCTE)的目標是提供以「雲端」為架構的真實訓練環境,以培訓網路任務作戰人員。雖然這些環境為網路任務部隊提供寶貴的訓練機會,但它們獨立於傳統作戰人員和作戰人員的傳統行動任務訓練計畫。因此,對網路作戰的綜合訓能而言,往往只關注到網路作戰組成部分,此可能會喪失或損害整個戰場圖像的完整性。

 另一方面,對於作戰人員和指揮官而言,由於未獲得網路作戰行動的資訊,因此,也對關於網路領域的行動與使命了解也會很少。總而言之,傳統作戰人員很少有機會可以了解「網路可以為作戰帶來什麼變化」。

 資訊戰的模擬訓練也存在類似問題,目前,在建構模擬資訊作戰時通常採用2種方法:第1,科技能力。科技傾向於關注資訊環境資訊,將科技重點放在網路空間的物理和資訊層面之間,主要是指揮與管制(C2)的手段上。由於資訊戰可以透過網路或電子手段使用,因此這些模擬也包括訓練電子攻擊在內的網路環境。第2,社會科學方法。側重於資訊環境的認知維度,是針對模擬集中在建立作戰人員的文化理解,提高對個人假設和偏見的認知,或幫助澄清灰色地帶衝突中的對手意圖。例如,國防高級研究計畫局(DARPA)研發了一種名為「伊拉克戰術」的視頻模擬,該模擬旨在訓練士兵使用阿拉伯語、伊拉克文化和其他非語言資訊等。美海軍陸戰隊作戰文化意識(CAMO)計畫和南加州大學講師(BiLAT)合作,建立一種沉浸式整合作戰環境,以建立作戰人員的文化理解,這可以有效提高美軍海外作戰人員的作戰意識。

 雖然每個模擬系統對於海外部隊任務都很有效果,但科技和社會科學方法在其範圍內仍受到許多的限制。它們無法完全整合資訊環境或細微的變化。更重要的是,模擬未來的多維操作,目前還無法與作戰完全模擬的系統建置,尤其是與作戰生活、虛擬、建設性(LVC)訓練系統整合的模擬。

 簡而言之,傳統作戰人員很少有機會接觸,或操作戰術,或作戰層面攻擊性網路,或資訊戰能力,換句話說,當前訓練科技未能訓練非網路作戰人員運用網路領域的資源,以有效確保任務遂行。

 多領域訓練環境

 美軍尚未完全整合網路、資訊和傳統作戰的模擬訓練環境。然而,科學界已經證明這種多領域訓練環境的合理性與必要性。

 2016年,跨軍種/訓練、模擬和教育會議上,這是美國史上最大的軍事建模、模擬和訓練會議,卡內基梅隆大學展示了他們的網路作戰(CKEI)系統。CKEI透過應用程序界面將網路訓練環境與第三方作戰任務模擬器連結,使訓練環境更加真實。CKEI可以檢測網路環境的變化,如觸發警報,可以在作戰訓練計畫中直接反映出這種變化。這種訓練環境可以允許網路作戰人員為常規作戰人員提供即時情資,甚至可以運用網路攻擊或攝影機等行動來支持作戰任務。在這項研究的基礎上,陸軍投資了一項建模,該模型是將CKEI網路訓練環境與政府的「電腦生成部隊」模擬結合。該原型已應用於特種作戰部隊(SOF)人質救援任務場景,未來的工作包括結合GPS干擾、欺騙和網路地形運用,以及其他可以改善網路作戰與傳統作戰等的相關行動。

 同樣的,美軍「網絡作戰架構訓練系統」(COATS)計畫將當前的網路環境與傳統作戰人員訓練架構結合,可為美軍作戰人員提供關於友軍網路攻擊如何影響敵軍系統資訊,以及傳統作戰如何影響網路領域活動等。就本質上而言,COATS利用現有的網路環境、傳統作戰人員訓練架構、網路作戰仿真工具等,將整個網路、武器、情報和電子戰效能整合到訓練環境中,美國為實現這一目標,採用網路保護來確保和保護兩個整合環境之間的數據流,並採用新的獨特網路數據交換模型來促進互操作性,這是一個相當可行的作法。COATS的計畫既取得了一些進展,該計畫架構和相關科技已在駐韓美軍(USFK)第7航空軍的年度指揮所演習中進行了測試。

 目前,CKEI、COATS和資訊戰等模型,大部分只是實驗和初步階段,目前只充當初始測試平台,評估多領域訓練環境下的可行性,研發理想的可互操作綜合訓練環境是一項科技挑戰,必須完整評估這些不同架構能力與實踐性。

 結語

 「資訊優勢之爭」將是未來任何戰爭的重中之重。資訊通信科技嵌入武器載台、軍事系統和作戰概念,使資訊戰成為大國競爭的核心。雖然資訊通信科技的使用增加美軍的作戰能力,但在許多方面,對這些科技的依賴也產生一些漏洞,美國和盟國的軍事力量必須準備好在日益激烈和複雜的資訊環境中進行作戰。

 美軍在未來的高科技資訊化衝突中獲勝的關鍵,不僅僅是掌握卓越科技的能力,從歷史觀之,僅靠科技的軍事實力是遠遠不足的,必須將科技、訓練和軍事戰力明智的加以結合。目前,美國軍事訓練未能充分適應這種作戰變化,網路和資訊戰訓練未完全整合到整個作戰部隊。

 雖然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取代實戰,但在為未來資訊飽和的作戰空間內,環境整合必須視為現實主義必要的觀點。如果美國及其盟國希望在未來的多維作戰中占優勢,則需要研發多維作戰模擬訓練架構,這些架構需具備強大且複雜能力,以及應對快速變化的作戰環境能力。因此,整合訓練系統、情景和模型必須不斷發展,才能不斷加強網路作戰人員和非網路作戰人員的能力,進而確保美軍的絕對優勢。(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