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巴西向「右」轉 牽動全球戰略情勢

◎古明章

  近年來西方政治出現向「右」轉的趨勢,有「巴西川普」之稱的巴西極右派63歲新任總統波索納洛去年底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中勝出,今年元旦在首都巴西利亞宣誓就職。從前總統泰梅爾手中接過象徵總統權力的值星帶,向數萬名支持群眾發表演說。因為他的政治立場和美國川普政府相近,對於南美洲和世界的安全與戰略情勢,產生重大的影響。

 南美強權 政治立場長年左傾 

 拉丁美洲最大經濟體巴西,土地面積和人口都居於全球第5,在葡萄牙統治3個多世紀後,巴西於1822年獲得獨立,先維持君主政體,直到1888年才廢除奴隸制,隨後在1889年由軍方宣布成立共和國。巴西是南美洲人口最多的國家,經歷半個多世紀的軍政府後,1985年和平轉移政權給文人政府。巴西在20世紀後期成功度過了全球金融危機,被視為世界上最強大的新興市場之一,與俄國、印度與中共被稱為「金磚四國」。 2014年主辦世界杯足球賽和2016年舉辦里約夏季奧運會,都被視為該國崛起的象徵。

 2013年起該國一直受到經濟下滑、高失業率和高通貨膨脹的困擾,第1位女性前總統勞工黨的羅塞芙於2016年被國會彈劾下台。民主運動黨的副總統泰梅爾繼位,但他民調低迷,放棄競選連任。勞工黨曾經執政13年,原本勞工黨前總統魯拉想要捲土重來,民調也一直領先,但他去年初因貪污案被判刑定讞入獄,由其競選搭擋哈達德取代上陣。選戰中波索納洛一度遇刺,反而拉高聲望,在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中,以55%得票率擊敗近45%的哈達德當選。波索納洛生於聖保羅天主教家庭,曾為陸軍空降部隊一員,從軍17年以上尉軍階退伍;1988年參選里約熱內盧市議員,踏入政壇,90年當選聯邦眾議員,連任7屆,從政近30年,先後換了8個政黨。儘管他在任內表現不突出,幾乎沒提出什麼法案,但也未捲入巴西政壇近年的大規模貪腐醜聞。他在2014年高票連任眾議員後,即開始計畫參選總統。

 右派波索納洛掌權 力圖革新

 反對者批評他是恐懼同性戀、性別主義與種族主義分子,他也被喻為有如川普、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和匈牙利總理奧班之類的民族主義者,但他成功利用選民厭惡傳統政治的心理而勝選。巴西人目前望治心切,首先是振興經濟,該國在2015至2016經濟衰退逾8%,失業率12%以上,全國至今逾千萬人失業,嚴重衝擊到數以百萬計的新興中產階級生計,且造成社會貧富差距擴大。國際樂施會指出,巴西6大富豪擁有的財富,與最貧窮的50%人口所擁有的財產相當,其赤貧人口約1億人。

 此外,波氏亦大刀闊斧的改革公部門年金制度,因為公務員往往50歲出頭便宣告退休,並可領全薪,但貧民窟民眾卻無基本照顧。波氏提議先進行政府瘦身、再來是削減公共債務、採取國營企業民營化等政策。其次是改善治安,近年暴力犯罪猖獗,統計顯示,巴西去年就有逾6.3萬人遭謀殺致死,他計畫將放鬆槍枝管制,以震懾和反制暴力犯罪;主張以暴制暴,並推崇1964年至85年的軍事獨裁統治,社會安定。第三是反貪腐,前總統魯拉坐牢、羅塞芙、泰梅爾也遭到貪污指控,亦促成巴西政治由左派向右轉向。

巴西是一個葡語系國家,但國內民族複雜,除歐洲移民後裔,還有大量的歐、非混血兒、非裔黑人和外地移民、印第安原住民等;波氏是種族主義者,巴西民族關係和左、右派的對立恐加劇。另巴西國會眾議院選舉採比例代表制,造成多黨林立,因此都是兩黨或多黨聯合執政,此和美國穩定兩黨政治不同,未來波氏仍面臨極大挑戰。

 與美同一陣線 接納美軍基地

 巴西迎來極右派政府,對全球戰略情勢重大影響之一,是巴西將成美國最親密戰略夥伴,波氏表達欣賞川普,且承諾將在貿易、軍事等各方面密切合作;川普在推特發文稱讚波氏發表的就職演說很棒。波氏對美國在巴西設立軍事基地的討論持「開放」態度,他使自己和華府站在同一陣線,一改過往巴西中間及左派政治人物多年來尋求擺脫美國影響力的做法,此舉將大幅轉變巴西外交政策方向。

 拉丁美洲近幾年左派政權當道,包括之前的巴西、古巴、委內瑞拉和尼加拉瓜,波氏都沒邀上述左派政權的總統出席儀式,展現他顯明的政治立場。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開展其新的任期之際,發生總統「鬧雙胞」的政治危機,波氏早就抨擊馬杜洛「獨裁」,指俄羅斯為馬杜洛撐腰,使區域內緊張情勢顯著升溫,他與美國同步力挺宣布總統大選舞弊,否認代理總統職務的國會議長瓜伊多;目前包括巴西在內的利馬集團成員國,希望和平解決委內瑞拉危機。由於巴西擁有全球第14大軍事實力,為南美第一強權,對於美國介入南美洲如虎添翼。

 此外,波氏也將巴西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他表示,反對巴西遷館的只有伊朗;但農業界已表態反對,避免惹惱每年向巴西購買數十億美元通過「清真認證」肉品的阿拉伯國家。

 其次是其堅決反共立場,對全球戰略亦有重大影響,他曾說「國旗永遠不會變成(代表共產主義的)紅色。」在美、「中」貿易戰之際,他強烈批評中共進行「掠奪性貿易和放貸行為」,對中共投資巴西的批評不遺餘力,公開疾呼中共的投資策略「侵害巴西主權」,與川普政府就中共和俄羅斯在拉丁美洲各國持續擴張其經濟和軍事影響力的警告相呼應,且打算阻擋中共國企收購輸電基礎設施及資產。

 中共大舉投資 貿易依存度高

 中共這幾年對巴西投資高達1240億美元,集中在礦業和石油等能源產業;還提供造鐵路、建港口等基礎建設計畫資金,以便加快糧食運輸速度。 

 美「中」貿易戰也讓巴西意外獲益,中共對美國大豆的採購量大幅減少,改向巴西購買;「中」資企業買下巴西鈮礦、控制兩座大壩,且取得大型能源公司及其子公司多數股份,甚至入主經營里約熱內盧國際機場。

 因此波氏視中共為掠奪者,他雖主張國營企業民營化,但反對前總統泰梅爾的電力私有化計畫,就是怕巴西國營電力公司民營化後,落入中共手中。巴西雖在1974年與中共建交,但波氏對我國則持友善態度,他在競選期間,曾於2018年以眾議員身分率團訪臺,遭當時中共駐巴西大使館譴責;訪華期間參訪經濟部、教育部、內湖科技園區、臺北市南湖國小和臺灣科技大學,盼深化雙方交流。

 結論

 經濟全球化的貧富差距,底層民眾不滿聲浪大,許多國家都出現民粹強人,而國家良善治理有助區域和平,已成為國際政治關心議題,巴西是南美大國,地位更形重要,唯有改善經濟和治安,才能振衰起敝。值得一提的是巴西新政府堅決反共,將有助於全球反制中共對外大舉擴張之舉。

(作者為臺灣戰略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