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梁上君子

◎文景

 我們常在報紙上看到以「梁上君子」四字形容竊賊;既是賊,為何要以「君子」二字稱之?古往今來,寫竊賊的文章不少,批判竊賊的更多,若是能從《聊齋誌異》〈雨錢〉中看出「竊賊」的由來,相信這世上竊賊必會少很多。

 〈雨錢〉一開頭說:濱州一秀才讀書齋中,有款門者,啟視則一老翁,形貌甚古。延入,通姓氏,翁自言:「養真,姓胡,實狐仙。慕君高雅,願共晨夕。」生故曠達,亦不為怪。相與評駁今古,殊博洽,鏤花雕繪,粲於牙齒,時抽經義,則名理甚深,出人意外。生驚服,留之甚久。

 一日密祈翁曰:「君愛我良厚,顧我貧若此,君但一舉手,金錢可立致,何不小周給?」翁默然,少間笑曰:「此大易事。但得十錢作母。」生如其請。翁乃與生共入密室中,禹步作咒。俄頃,錢有數十百萬從梁間鏘鏘而下,勢如驟雨,轉瞬沒膝,拔足而立又沒踝,廣丈之舍,約深三四尺餘。乃顧生曰:「頗厭君意否?」曰:「足矣。」翁一揮,錢畫然而止,乃相與扃戶出。生竊喜暴富矣。

 頃之入室取用,則阿堵物化為烏有,惟母錢十餘枚尚在。生大失望,盛氣向翁,頗懟其誑。翁怒曰:「我本與君文字交,不謀與君作賊!便如秀才意,只合尋梁上君子交好得,老夫不能承命!」遂拂衣去。

 〈雨錢〉的故事雖僅有三段,但說明了:人心是貪得無厭的。起初,這位姓胡的老翁只是想和濱州的秀才「談古論今」,品評藝文,兩人相處也頗為融洽,老翁並沒有掩飾「狐仙」的真實身分。只是這個秀才覺得自己家貧,狐仙「一舉手,金錢可立致」幫他「脫貧」,狐仙沉默不語,不久,便面帶笑容的告訴秀才:這是件十分容易的事,你只需要準備十文錢當做母錢就可以了。秀才當場拿出十文錢,狐仙和秀才就在密室中作法,不久,只見錢從房梁上鏗鏗鏘鏘地落下來,不多久就把膝蓋淹沒了,秀才站在錢堆上,錢還繼續落下,不久,又把腳踝淹沒了,狐仙問秀才:「錢夠了嗎?」秀才說:「夠了。」狐仙一揮手,錢雨就停了,狐仙和秀才把門鎖了,秀才認為從此發大財了。狐仙走了之後秀才進屋取錢,卻發現滿屋的錢竟「化為烏有」,只有原來的十文母錢還在,就氣呼呼地質問狐仙,狐仙對秀才說:「我和你以文字交往,不是要和你一起作賊;你如此的貪財,只配和梁上君子交朋友;你想要用法術發財這事,恕我不能幫忙 」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狐仙遊戲人間,原以為秀才是正派的讀書人,誰知竟如此貪財,蒲松齡借狐仙之口說出他的感慨。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