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行腳

◎熊仙如

 每一次舉辦演講活動,我都會要求帶去聆聽的班級學生必須書寫一千字以上的心得報告,並且將每段的重點寫成小標。迫於修課拿學分的無奈,學生們只好專心聆聽記錄,以便事後書寫反芻;我則在批閱的過程中,跟著學生的文字一次又一次重返現場,複習那些心有戚戚的語句。

 當閱讀到一篇言之有物的心得時,內心總是既感動又喜悅。在這些表述迥異的文字裡,我讀到不同個體在當下與演講者擦出的火花與交換生命經驗的流動紀錄:可能溯及久遠以前的記憶;可能喚醒早已封存的夢想;或是觸及尚未修復的創傷;抑或激起蠢蠢欲動的渴望……不知為何,這些心得總是讓我看到光、看到希望──那是一種「生命自己會找到出路」、「一枝草一點露」的生機萌櫱!這時候,所謂世俗的學校科系排名、成就好壞的定位再也不值一提,因為現在唯一的品評標準是「心」,而心之所向是沒有高低貴賤的;每一條心弦被觸動時,我也都是另一條與之產生共鳴的弦。

 在科技、網路快速取代傳統聆聽、書寫的年代裡;在聲光、圖像逐漸取代語言、文字表達的網絡中,一個人變成一隻井底之蛙似乎很容易──只要我們固守傳統感官的接收反射模式,就自然會被視為「跟不上時代」的老古人。但是把心覺的主導權就這樣轉給視覺,難道不是件冒險的事嗎?雖然圖像對視覺的衝擊震撼絕對壓過文字,但我依然願意沉溺在文字裡慢慢用心感受,因為那裡有深一層、再深一層的想像階梯,深潛腦海、直探人心,引發無止境的壯闊波瀾。

 我也曾以一張空白的臺灣地圖為作業,請學生自由在這小小的海島內、外或寫或畫,記錄下與自己有記憶連結的心靈行腳。結果學生交來的作品讓我非常驚訝,幾乎要用嘆為觀止來形容了。那飛舞的彩筆天馬行空的隨心遨遊,比時下最夯的無人機還要酷!原來脫離電腦,我們才會獲得另一個自由。看過一張又一張,覺得這才是google的地圖空拍無法傳送的真實。

 朱光潛說科學的目的是「求真」,為了求得視覺上的更「真實」,「擬真」成了科技發展的最終目標。解決現代人以忙碌為名而不容自己出現的閒空,免除形體上寂寞、孤獨的失落感,於是一款又一款只要對著手機就能瞬間進入、身臨其境的手遊前仆後繼地出現了!如時空任意門般的小屏幕只容許雙眼進入,直到眼前飛舞的黑點讓自己看不清為止,虛擬都會取代真實成為更真實的存在。想待在這個時空裡絕對需要直覺與想像,但不歡迎使用心感受,因為那只會礙事。

 當有一天所謂的「心」也變成一款遊戲時,我願去當一隻旅行青蛙,至少還有偶爾失蹤、迷路、吃不下的自由,而不是永無止境的戰鬥!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