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情傷抒懷

◎林郁欣

 沮喪的我看著窗外的景致,冷雨飄落寒風吹襲,似乎也正默默地侵蝕著我的心靈。失戀一陣子了,每天就像無頭蒼蠅般做什麼都提不起勁,一睜開眼便冀望它只是一場夢,但事實就是暗箭狠狠地刺在心上,痛得讓人喘不過氣,覺得靈魂被抽離了。「決堤的淚水淹過胸口,如一場雨下在心窩」,情傷何時才能痊癒,答案無從得知,只覺得我的心麻痹得需要電擊。自己是個念舊的人,也許一年半載,甚或終生傷懷。

 沒了你,熱鬧的都會彷彿變成一座冷清的空城;沒了你,綠洲猶如沙漠般孤寂乾涸。身邊的人事物都和你息息相關,往事歷歷在目,心頭隱隱作痛,經過我倆一起走過的風花雪月,一起牽手笑看的景色,回憶湧上心頭,顯得格外諷刺。如果黃湯下肚能止心痛,如果心病就醫便能痊癒,那自己就不致這麼痛苦和卑微了。

 我對你的愛,就像池魚需要水般的依賴,不可或缺,但你卻狠下心,不給我任何喘息的機會,殘忍地將池水抽乾,讓我自生自滅。感情沒有誰對誰錯,我只是感嘆你怎麼捨得我難過,怎麼捨得我痛徹心扉,愛情的傷口何時才能癒合?你什麼時候才會離開我的心房?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