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升遷考試

◎鄒敦怜

 升遷失利,她從回家開始就躲進房間裡,另一半很知趣地走進廚房準備晚餐,兩個孩子回到家,也察覺家中氣氛不佳,乖乖地走進房間裡。主臥室裡,上班時間不敢流出的眼淚,這會兒像東流水,太多憤恨不平填塞她的胸口。

 大家都說她一定沒問題,第一階段考試她輕鬆通過,在公司自己的小部門慶祝了一次,下班後她破例地拎著披薩回家,與家人分享自己考試通過的好消息。小兒子很真誠地讚美:「媽媽妳好會考試唷!」大兒子則是很理性地提問:「媽媽,你說是第一階段,那還要再考一次嗎?」

 升遷考試有兩個階段,每個分行都有兩三個人通過初試,第二階段包含面試,複試時間選在一個月之後的週末,幾個主考官對每個面試者提問,每個人有十分鐘。為了這十分鐘,這個月來她天天睡不到四小時,一有空就重讀銀行法規、金融管理、人事調度等專業科目,她甚至還自己擬定了三十個題目,自己寫好文稿再一一練習。

 每個分行會錄取一個儲備幹部,她勢在必得。不過,大家一致看好的她並未通過第二階段複試,而是分行裡另一個比她年輕許多、聽說與大股東有親戚關係的資深美女錄取。

 這根本不公平!

 複試時她覺得自己的專業考題回答得很好,對於分行管理的見解也獨到,看起來是這麼篤定的事,不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缺乏專業無需努力,只因對方後台比自己硬,她憋了一整天,只能回家宣洩。

 「吃飯嘍!」手藝不太行的另一半終於煮好晚餐,呼喚家人出來吃飯。

 一看到黑溜溜的三菜一湯,小兒子馬上癟著嘴說:「不好看,一定沒有媽媽煮的好吃。」大家還來不及使眼色,這個口無遮攔的小子又接著說:「媽媽,你下次不要去考試了啦,萬一又考不好,我們又要吃爸爸煮的菜。」

 餐桌上氣氛凝重,懂事的大兒子乖乖吃飯不說話,尷尬的另一半不斷地咳嗽,只有小兒子如入無人之境:「媽媽,妳明天不要再傷心了啦,有很多人第二次也沒考過啊,有人第一次都沒考過耶,還有人連考都沒去考,你已經很棒了啦!」她緊抿的嘴角失守,開始上揚。

 這個小兒子每次拿回慘烈分數的考卷,都有很多「安慰」受驚嚇媽媽的說詞:「有人考得更差啊!」、「有人比我高分,但他說是用猜的。」、「我問了三個同學,他們的分數都比我差……」。

 這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小兒子,再補一句:「我常常都考得很不好啊,我今天就有一張成績很低的考卷,媽媽,我一定比你考得更差啦!」

 聽到這麼一句,她終於哈哈大笑,家裡的氣氛也瞬間恢復往常的融洽。她一邊吃飯一邊想著,難得覺得自己考很差的兒子,等一下要拿給她簽名的考卷,到底會令人多驚嚇!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