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俄部署彈道飛彈對歐洲安全影響

◎陳軒泰

 自從俄羅斯在與北約成員國波蘭和立陶宛接壤的加里寧格勒地區部署有核打擊能力的「伊斯坎德爾 」(Iskander)彈道飛彈,美國遂宣稱主動退出INF條約,其實「冷戰」後,美國在歐洲已部署全新的反飛彈系統,北約也持續向東歐擴張,對俄圍堵的新技術與布局,其價值已超越30年前的戰略緩衝作為。美國對這項決定的智慧與對歐洲盟國的影響,會展現在對應俄、「中」戰略的穩定之上。

 過去幾年,美國屢屢表達對俄羅斯不遵守INF條約的擔憂,無論是在與俄羅斯和盟國的外交談判中,還是在公開外交場合。美國曾於2017年10月在北約國防部長會議上明確表示,不容俄羅斯不遵守條約義務。雖然許多北約盟國私下同意美國的評估,但少有盟國願意加入美國的主張,直到最近才公開指責俄羅斯違反INF條約。

 可穿透北約防禦系統

 通稱9K720的「伊斯坎德爾」(北約代號SS- 26)屬於機動式短程地對地彈道飛彈,將於2020年前取代OTR-21「戰術綜合作戰系統」(Tochka system,SS-21)。可搭載多枚傳統彈頭,包括集束炸彈、強化型空爆彈、高爆破片彈等戰術選項,也能視作戰需要改配備穿透碉堡與電磁脈衝彈頭,藉以對抗北約的反輻射雷達防空系統,當然也可攜帶核武彈頭。以公路運輸的「伊斯坎德爾」,是俄羅斯第2種取代「飛雲」飛彈的新裝備,第1種是OTR-23(SS-23),卻受到中程飛彈條約的限制,所以從1988年12月起,俄羅斯便展開SS-26的研發,直到1991年前蘇聯瓦解時都未能展現成效。

 按俄羅斯原廠的型號,SS-23稱為OTR-23,以「奧加河」為名稱,原定功能為機動式戰術飛彈,它是前蘇聯在「冷戰」結束前部署的短程地對地飛彈,藉以取代SS-1C「飛雲B」,採用相同的運輸系統,它在改搭載9K714飛彈後,就被北約改稱為SS-23,由於其射程與精準度在實際部署之後對北約的加固目標,如各座機場、核武發射系統、指管中心與移動的目標都形成嚇阻,其具有快速的反應時間,能在5分鐘內發射,讓對手不易攔截,因此可穿透北約防禦系統。

 SS-26的部署與影響

 「伊斯坎德爾」新型戰術飛彈系統,2005年投入量產;2006年,「伊斯坎德爾-M」戰術彈道飛彈系統的系列生產啟動,獲俄軍採用。據外電報導,該飛彈系統生產成本在2014年降低30%。到2016年11月,俄羅斯軍方宣布「伊斯坎德爾-M」系統展開現代化。另有歐洲外電稱,一些波灣國家表示有興趣購買「伊斯坎德爾」的外銷版本。美國認為,俄羅斯新生產的巡弋飛彈版SSC-8 R-500 「伊斯坎德爾-K」違反了裁減中程飛彈INF條約,因為其估計射程超過500公里。

 美國和俄羅斯(前蘇聯)簽署的INF條約,直接影響到非簽署國的安全,特別是歐洲北約盟國和合作夥伴國。儘管俄羅斯違反了該條約,但INF被歐洲政府視為歐洲安全的重要支柱,其歷史重要性仍然影響著歐洲政治家和公民對INF條約的態度和行動的關注。由此可觀察,之前俄羅斯「伊斯坎德爾-M」飛彈的部署,確實是美俄在歐洲飛彈(反飛彈系統)對抗的序幕。

 中程飛彈對當今的影響

 德國和法國特別關注美國和歐洲安全利益的「脫鉤」。在20世紀80年代,德國總理施密特和法國總統密特朗積極為北約部署類似的系統,以響應符合北約的雙軌方法,包括在歐洲部署中程飛彈(潘興II式飛彈和陸基巡弋飛彈)以及就這些系統與蘇聯談判達成軍備控制協議的提議。INF條約最終以一種明顯有利於美國及其在歐洲和歐洲國家權力的方式結束了這場危機:蘇聯飛彈的軍事威脅受到壓制,北約表現出團結和其成員安全的不可分割性利益。

 如今,俄羅斯違反INF條約,開始在波羅的海周邊部署「伊斯坎德爾-M」系統,使條約的效用受到質疑。武器技術的新發展,以及該條約當年未曾考慮中共同級飛彈發展的事實,也被認為是美國質疑其合適性的背景理由之一。雖然所有這些背景都可能是有效的潛在因素,但條約的基本功能並沒有落伍過時,即消弭了對美國和歐洲在歐洲的安全利益脫鉤的任何疑問。

 如果美國和北約盟國的觀點不再一致,那麼人們會真正擔心歐洲安全。歷史背景是不容忽略的,因為許多歐洲人生動地記得1970至1980年代關於北約在歐洲部署核武的負面印象,並且不歡迎在新形勢下重新制定戰略辯論。某些政黨可能會試圖利用INF瓦解北約的核態勢,以達到自己的政治優勢,即使這會損害北約的一致性。

  歐洲重視INF條約,因為它具有重要的控制軍備成效。1987年INF條約是冷戰期間裁減核武重大進展,美蘇2大核武國透過條約,決定銷毀且不再研發部署射程500至5500公里間的所有陸基中程飛彈。對於歐洲人來說,該條約加強了軍備控制的邏輯,試圖通過國際條約和可核查的實施來降低升級風險並遏制大國競爭。其次,INF條約是基於規則的安全架構,降低衝突風險並創造安全性和透明度。

 中程飛彈的新戰略平衡

 美國國會也有重要的聲音,期望北約繼續在核嚇阻與軍備控制之間取得平衡。在一些歐洲公眾輿論中,這種觀點加上對核武器的深刻懷疑,以及冷戰軍備競賽的根深蒂固記憶,其中包括大規模公開抗議在歐洲土地上部署核武器。這些高度情緒化的反應表明,任何有關INF條約的討論都可能再次引發困難。對於俄羅斯來說,結束INF條約將能合法地公開研發和部署大量中程飛彈成為可能,俄羅斯也可能繼續指責美國單方面退出該條約。

 鑑於中共在飛彈技術方面的進展和武器庫的建立,推論美國取消INF條約將有利於對中共飛彈的反制。但美國無論對中共、歐洲同盟國,甚至對主要的對手俄羅斯,都在努力爭取任何形式的戰略平衡,將有助於美國在外交和軍事上強迫中共加入任何形式的裁武談判。可以肯定的是,美國和北約如何安排INF取消之後的國際趨勢,取得協調性,這點將向俄羅斯和中共發出關於「雙邊裁武協議」的信號。(作者為陸軍中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