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文明進化的代價

◎王漢國

 人類世界已邁入二十一世紀,人類的文明也已發展至「網路化」、「多樣化」的階段。

 依據維基百科的解釋,文明指的是「文化,分工,城市化,公民化,先進社會文化狀態等等的綜合體。」它所涉及的範圍非常廣泛,從科技到道德與分工合作皆屬之。要言之,文明是反映在不同民族、地域文化間生活著的人們,其精神意識和情感之間的聯繫程度和總體水平,本質上,它又是人對自我的認識、人對自身與世界關係的認識,最終所達到的總體程度的結晶。

 若從現有歷史文獻與考古材料視之,人類社會演變的本身就是一部文明進化史。儘管當今世界人類文明呈顯是多樣化的,但在這些不同文明內部都存在一些關鍵因素在起著主導作用,依尼爾.佛格森的觀點,這些因素才是決定文明興衰存亡的判準。

 二○一一年,美國哈佛大學扛頂的歷史學教授尼爾.佛格森(Niall Ferguson)出版一本暢談西方文明發展史的大書,名曰《文明》(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佛格森的著述甚豐,如近年來所出版的《二十世紀的戰爭》、《帝國》、《貨幣崛起》……等等,都是一再登榜的暢銷書。他被《時代》周刊評選為「影響世界的一百人」之一,自不感意外。

 在《文明》一書中,佛格森是從六個關鍵因素來談西方文明發展史的。它包括競爭、科學、財產權、醫學、消費及工作等。這是一部時距跨越五百年,地域涵蓋全球五大洋洲的巨構,由一位卓越的歷史學家領航,讓讀者沉浸在其生花妙筆、高潮迭起的敘事,有讚嘆、有惋惜、有悲傷、有遺憾,也許以「百感交集」來形容最為貼切。

 文明的真實核心,既不在雄偉的建築,也不在某些制度的能否運作,而是在「學校裡教導的文本,由學生學習,並且在遭遇磨難時能重溫這些事物。」(佛格森語)此正如柏拉圖所說的:「最重要的問題是,誰去教孩子?他們教什麼?」坦言之,當我讀到上述這些文字時,內心甚為讚嘆。

 佛格森更直言道,「在歷史上,西方的惡行可謂罄竹難書,從帝國主義的殘酷暴行到消費社會的庸俗膚淺……現在的西方顯然已丟失韋伯從新教倫理中發現的值得推崇的節儉與自制精神。」可見,西方文明的發展已讓人類付出慘痛的代價。

 尤其正值全面迎接「全球化」的浪潮中,我們究應如何正確看待西方文明的種切?是膜拜、抄襲,抑或是創新、超越?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