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核武裁減談判 美俄「中」新戰略角力場

 美國《國會山莊報》網站日前報導,國務卿蓬佩奧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聽證會指出,俄羅斯大致上遵守了與美國簽署有效期為10年的《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簡稱New START),該條約簽署於2011年,將於2021年失效。在該條約即將重新啟動續簽談判之際,川普政府考慮將中國大陸也納入條約範圍;由於中國大陸是否加入簽署國,將嚴重影響區域安全與和平,值得關注。

 《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限制了美國和俄羅斯可部署的「核彈頭」數量不能超過1550枚,並限制部署洲際彈道飛彈、潛射彈道飛彈和配備核彈頭的重型轟炸機數量,以及用於發射核彈頭的發射器數量等;但卻忽略中國大陸目前持有的核子彈頭已超過280枚,與其核武態勢在質量上的重大改變,以及其他能力的整合,包括投送載具、彈頭微縮化、太空、網絡、次常規行動等,以整體方式所構成的新安全威脅。

 美俄雙方去年10月分別宣布退出《中程核武條約》(INF,New START前身),根據該條約,美、俄雙方共銷毀將近2600枚已部署與尚未部署的中程(1000至5000公里)與短程(500至1000公里)飛彈。其中,美方約為800枚,俄方則逾1800枚。由於此條約只規範美國與俄羅斯,卻無法管制在飛彈科技上突飛猛進的中國大陸,導致北京方面可不受任何限制,大力發展各式飛彈,並在近年逐步劍指印太地區的軍事布局。

 美國情報進一步證實,近年中共竊取了大量的飛彈和巡弋飛彈技術,這些飛彈有愈來愈多正瞄準美國船艦、前進部署基地和城市。讓人最不安的事實是,這些具有中共特色的飛彈數量,遠遠超過美國,讓美國陷入當前的新安全威脅。美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在《美中開戰的起點》一書中,將此威脅歸因於美國與俄羅斯30年前簽署了核武控制條約,兩國鷸蚌相爭,促使中國大陸今日漁翁得利。

 川普政府向來批評New START是歐巴馬政府「另一項對美國不公平且糟糕的交易」,因此力圖改弦易張,希望美、俄此次續簽談判時,能將中共一併納入,以確保所有和此議題有關的各方,都能在這個條約內受到相同規範與限制;如此一來,美國可有效因應其所面對的新安全威脅,落實達成降低核武器數量、確保核安全的共同需要,又能尋求彼此的戰略平衡,並限制對方數量上的優勢,可謂一舉數得。

 美國走上戰略調整這一步,其實早有跡象可循。五角大廈今年2月初發表的2018年《核態勢評估報告》中,已將中共、俄羅斯視為主要核威脅國。美國顯然已察覺,中共正在進行核力量的現代化和擴張,並認為「中」、俄兩國將共同挑戰以美國領導為主的自由、民主和開放的國際秩序。換言之,川普政府已將中共視為長期威脅,因此希望將俄羅斯和中共一併納入續約規範,期能有效管控這種威脅,或至少使之不致繼續惡化。

 此外,美方進一步的可能盤算是,中共一旦參與共同締約,即須裁減現存的中短程飛彈。如此一來,中共現今瞄準臺灣的近1600枚各式飛彈,必須大幅限縮,等於直接削弱其對臺的軍事威懾能力;中共藉各種飛彈打擊第一島鍊、威懾第二島鍊的「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A2/AD)將更難實現;而假若臺海一旦爆發軍事衝突,美國介入的風險也將大幅下降;甚至南海人工島礁上的反艦飛彈,依照條約規範必須移除,將有效緩解南海主權爭議的緊張局勢。

 另俄羅斯方面,儘管所有經濟、政治和軍事關係,讓中共和俄羅斯必須緊密結成盟友,但美國著名政治學家米爾斯海默指出,俄羅斯有極為合理的理由,基於恐懼中共軍事力量的快速崛起,對俄羅斯國家利益可能產生嚴重的衝擊和影響,轉而同意美國將中共一起納入簽約國的制衡要求。

 然在中共方面,可能基於核武實力和美俄2核武超強的高度不對稱,直接拒絕參與核武裁減談判,主要是擔心將因此被併入兩個核武超強陣營彼此權力平衡的算計之中。預料中共或將維持其一貫立場,要求美俄應率先大幅裁減核武,在全面禁止和徹底銷毀核武最終目標未實現前,北京可積極發展核武與各式飛彈等自衛權力,拒絕受到束縛。

 綜言之,美國面臨俄「中」兩國核武勢力逐漸匯合,川普政府退出INF,並非僅止於施壓、警戒俄羅斯,眼光更投向中共崛起對美國造成的威脅。因此將俄、「中」捆綁於New START續約談判之中,不僅可制約暗中踰矩的俄國、令中共陷入進退兩難,更有助於美國取得裁核的制高點,重塑國際道義形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