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中共面臨政治安全與維穩考驗

中共內外面臨許多新問題,尤其美「中」貿易爭端所帶來的安全影響,更對中共構成一大威脅。(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中共內外面臨許多新問題,尤其美「中」貿易爭端所帶來的安全影響,更對中共構成一大威脅。(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黃秋龍

 今年3月大陸「全國政協」13屆2次會議和13屆「全國人大」2次會議「兩會」前夕,中共公安機關先後正式逮捕原扣押之佳士工運維權人士張治儒等3人。中共政治安全維穩情勢嚴峻,更可見諸同年1月21日,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簡稱:「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研討班」)開班式上發表講話強調,「提高防控能力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社會大局穩定」,更指出:「對波譎雲詭的國際形勢、複雜敏感的周邊環境、艱巨繁重的改革發展穩定任務,我們必須始終保持高度警惕,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可見,中國大陸外部環境的深刻變化和內部改革發展穩定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尤其是美「中」貿易爭端跌宕起伏,以及「一帶一路」建設,被質疑為外交債務陷阱或地緣政治工具,都將對習近平執政權威造成新挑戰。

 紀念趙紫陽牽動政局穩定

 2019開年,今年1月17日係中共「中央」前總書記趙紫陽,因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被免除黨內外一切領導職務與軟禁至身亡,逝世14周年紀念日。為此,即使中共針對民主運動與異議人士嚴密監控,新公民運動的維權人士,仍有相當活動空間,甚至與臺灣、香港主張反對「中國」人士,相互聲援串聯。

 趙紫陽之所以仍存在政治敏感性,不僅只是家屬希望能讓趙紫陽得到重新評價,更引起各界高度矚目的是,趙紫陽在推進經濟改革上的作為,以及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之主張,迄今都會對當前中共改革開放所伴隨的問題,以及黨國機構改革侷限政治體制現象構成挑戰。然而,當時趙紫陽大刀闊斧推進經濟改革的作為、主張建立現代化政治體制之觀點、響應社會各界民主訴求和反對武力鎮壓學生的言行,以及至死不屈服於外加其罪的堅持,曾獲得中共黨內開明人士和海內外認同普世價值的團體或個人支持之廣泛支持與讚譽。

 而今,趙紫陽之所以也對中共當前執政合理性造成衝擊,還在於其在中共遂行改革開放政策時期,曾擔任總理的貢獻及經濟決策,當時被世人稱為「改革開放的總工程師」;亦有人認為他才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而非鄧小平。近期,中共甫於2018年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隨後今年緊接「五四運動」100周年,以及「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七一建黨」98周年、「八一香港回歸」22周年、「十一建政」70周年、西藏抗暴60周年、鎮壓法輪功20周年、「新疆五七示威事件」10周年等敏感事件將屆,甚至伴隨趙紫陽之政治敏感性與改革開放路線之爭相互激盪,進而成為今年中共所將面臨的重大政治安全與維穩議題。見諸,大陸學者鄧聿文認為「逢9之年,『中國』必有大事」,似乎也隱喻中共政治安全將面臨重大考驗。

 中共面臨內外不安定因素

 習近平在「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研討班」開班式講話,事實上,係自2018年1月5日,就新進中共「中央」委員會委員、候補委員和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在「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19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所述「增強憂患意識、防範風險挑戰要一以貫之」主題之後,再歷經1年,又以「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相似議題,再次向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發表講話「告誡」。在該講話中,習近平就防範化解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的建設等領域重大風險(「7大風險」),做出深刻分析、提出明確要求。習近平強調:「當前,世界大變局加速深刻演變,全球動盪源和風險點增多,我國外部環境複雜嚴峻。我們要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發展安全兩件大事,既聚焦重點、又統攬全域,有效防範各類風險連鎖聯動。」

 習近平在「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研討班」指出:「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既要有防範風險的先手,也要有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既要打好防範和抵禦風險的有準備之戰,也要打好化險為夷、轉危為機的戰略主動戰。」即可反映習近平藉黑天鵝效應,所表述與要調整認識事物的發展觀念,亦即以往認為對的不等於以後總是對的,意喻小概率而影響巨大者,例如事件風險(衍生性金融商品風險、恐怖襲擊事件)、資產估值風險、流動與波動性風險等。相對地,灰犀牛效應,則隱喻大概率而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對中共而言,尤其是美「中」貿易爭端外在不穩定因素,不僅對大陸經濟的影響,可能逐步在今年顯現,更係中共與美國及其盟國間的長期意識形態,以及制度價值之抗爭。

 可見,對習近平而言,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是一場攻堅戰,從而他不僅指出:「防範化解重大風險,需要有充沛頑強的鬥爭精神。領導幹部要敢於擔當、敢於鬥爭,保持鬥爭精神、增強鬥爭本領。」甚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王滬寧,在「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研討班」結業式講話時,指出要「為『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南華早報》英文版,2019年1月25日),做到「兩個維護」(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維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

 習近平意在加強鞏固權力

 習近平在「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研討班」開班式講話中,所提到的外在不穩因素,從其講話用詞嚴峻看來,顯然是針對美國及其盟國。凸顯中共深切關注美「中」貿易爭端所帶來的安全影響,不僅已成為中共領導人首要應付的議題,而且貿易爭端不可能在今年結束,就算可以,美國所要求的大陸經濟結構性改革,將對中共構成一大威脅,即使中共有所改革,也不足以結束美國視大陸為競爭對手的長期性抗爭。

 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在該講話中所提之「7大風險」,意謂其企圖有意進一步鞏固本身權力。從而,所謂「7大風險」,基本上任何事都可視為風險,這是習近平發出迄今最嚴峻的聲明。此聲明相對於通常性之表述,並非以要求黨加強圍繞在他的周圍為已足,而是要在「形勢越是嚴峻複雜、任務愈是艱鉅繁重,我們愈是要聽從習近平總書記指揮、聽從『黨中央』號令。」(中共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趙克志,於今年1月17日,在「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講話) 尤其,中共「7大風險」首要地位保持高度戒慎警惕之現象,更可見諸今年初以來,大陸已陸續對維權人士王全璋(律師)、劉飛躍(民生觀察網站創辦人),接連指控其等與境外機構組織勾結、接受境外資金資助等嫌,進行違反顛覆國家政權罪、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等判決。

 結語

 從習近平、王滬寧於「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研討班」的講話,顯見中共充分意識到內部國家政治安全社會穩定複合外部不安定因素,尤其是美「中」貿易爭端之不穩定性,將對其執政構成嚴峻挑戰。由此觀之,大陸外部環境的深刻變化,已經與內部改革發展的新情況新問題相互複合,將對習近平執政與中共政治安全造成新的挑戰。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