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腹有詩書氣自華

◎李佳樺

 從小就愛看書,我應該是個相當崇古念舊的人,即使在人人都淪為科技奴隸的時代,自己捧書閱讀的時間還是多於手機的。吹頭髮的時候,書頁在指間飛舞;漫步時,文字在耳邊呢喃;候車時,詩文在心底沉澱。每次看完一本書,總會想起村上春樹曾說過:「不看書的人只有一次人生,但熱愛閱讀的人,他們有機會體會別人的人生。」我也深信只要一書在手,生命就可以飛揚起來。

 古聖先賢都十分注重著述,他們不只單純書寫文字,而是把自身的生命張力投注進來,將自己的人格精神轉化成行文中的字字句句,一本書所代表的意義絕不止於知識的傳遞,一書在手,可以感受整個波濤洶湧的時間巨河在掌上翻湧,閉上雙眼去理解作者的心境,翻開書頁去感受文字的張力,那些印刷的細痕就如同作者人生存在的腳印,它讓你明白自己並不是第一個面對絕境的人,也不是唯一有共鳴的讀者,至少我們「前仍見古人」。從盤古開天到今日的文明進程,有太多人走在自己的前面,閱讀會讓人學會謙卑,在生命的荒野漫遊時,知道腳下的土地也許是杜甫日思夜夢的長安,或是李義山聆聽夜雨的巴山,文字的血緣充盈體內,理解自己並不孤獨,在閱讀世界的過程中,也更能洞悉自己的心靈和思想。

 時間的巨輪悄悄地滾到網路世界這一站,書本封面的燙金行書體將換成電腦裡的新細明體,紙張粗糙沉甸的質量會被壓縮成數位電流、框在電子螢幕中,書寫的美感被固定的行距取代,沙沙的鑿字聲被答答鍵盤聲掩蓋,但在書寫與閱讀之間仍有某些感動是電腦無法複製的。

 我想文字也許是搓揉千年而成的粗繩,飄忽在塵世,作者拾掇後拋進河裡,說不定就救了瀕臨溺死的讀者。我相信文字是有力量的,甚至能扭轉固執的成見,改變人的素質,它不必像數學一樣有邏輯,沿著字裡行間走入文字的迷宮,意念所及都是出口,字字句句各人都能有不同的解讀。文字能被人理解是令人心顫的,能在茫茫書海中找到感動,更是令人欣喜;文字能療癒人心,讓彼此相知相惜,也就不負這一場紙上情緣。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