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東廣用無人機 牽動區域發展動態(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近年來,基於反恐和勢力衝突影響,中東國家大量引進無人機、從事各類型軍事任務。據此,英國智庫皇家三軍國防與安全研究院(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 for Defence and Security Studies, RUSI),針對中東地區運用無人機的現況和未來發展趨勢進行專題研究,青年日報特節譯如后,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無人機正日漸廣泛運用在反叛亂與低強度衝突中,尤以中東最為顯著。挾相對低廉成本、顯著耐航時間,可秘密蒐集情資,並打擊困難目標的強大威力,無人機可藉單航次盤旋在目標區上空達數十小時,支援其他作戰任務,據此成為許多國家青睞的武器選項。

 中東地區內,愈來愈多的勢力(國家或非國家行為者)正快速自發展與獲得武裝無人機,提升至經常運用該類武器從事致命攻擊任務的層次。

 美國仍是軍用武裝無人機科技的先驅,但遵循一種選擇性無人機外銷政策:旨在防止無人機「落入敵手、被用來鎮壓民眾抗爭,甚或消磨以色列的軍事絕對優勢。」然而,該政策遭外界廣泛批評為促成全球無人機氾濫的推手,迫使無從採購美製無人機的國家,走向自製生產,抑或轉買非美製品的道路。

 中共則「趁市場空虛之際」,成為影響力與時俱增的要角。中國大陸若干人士認為,美國的無人機選擇性外銷政策,目的係維持其在該領域的霸主與專斷地位;中共則反其道而行,在過去數年間投資市場的需求缺口,以非常便宜的誘人價格,提供武裝無人機予數個未獲准採購美製品的國家。外界經常形容中共為「不過問客戶」的無人機外銷商,較不受限於人權考量。中共非「飛彈技術管制機制」(Missile Technology Control Regime, MTCR)會員國;事實上,外界仍不確定,中共究竟將無人機置於民用、雙重用途,抑或軍用範疇管理。中共內部仍對無人機外銷管制議題爭辯不休,但對聯合國專為無人機建立新常規、避免無人機濫用的主張未持堅決反對立場;當前,中共實際上未採取任何措施,限制其無人機外銷。

 中共其實明白,無人機就像所有新穎技術般有助於遙控戰爭,最終可能導向不可預期的後果,例如平民死傷或對峙情勢惡化。然而,中共在選擇其客戶時,僅遵循2項條件:第1是只和「國家」打交道,視其為可靠對象,不會引發無人機擴散的問題,避免無人機落入恐怖組織或非國家行為者手中,這與其看待主權的角度,以及反對分離主義團體和非國家行為者的立場一致。第2則是優先提供欲使用無人機從事反恐作戰的國家。中共認為,無論對其自身或客戶而言,無人機順遂偵察與精準打擊的戰力,都證明此乃一種理想的反恐工具。

 中共自豪在中東「不選邊站」,視區域內所有國家為潛在客戶,並大力促銷,尤其是那些存在安全考量,並仰賴無人機應付反恐威脅的國家:約旦、伊拉克、沙烏地阿拉伯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至於中共是否也提供客戶,採用陸製或商用衛星網路的通信控制能力,則尚未可知。若無衛星通信能力,無人機運作將受限於地面控制站的視線控制範圍,取決於高度、地理環境與其他因素,難脫150至200公里。鑑於美國不會允許中共製無人機融入美方設計或操作的指管通資系統;可想而知,即使是與美國結盟的中東國家,也無法使用美方的衛星通信管道來控制其陸製無人機。

 中東地區內無人機擴散所衍生的規範、訓練、作業,乃至於倫理考量,迄今都是鮮少討論的議題,且少有學術研究探討各國運用無人機後變化的政治與操作常規現象。

 另一可能影響,係美國川普政府於2018年4月宣布,將在「提升夥伴國安全,並促進共同安全或達成反恐目標能力」的情況下,放寬外銷武裝無人機予盟邦的限制。該政策變化,不僅將導致美國與中共之間意圖影響,並擴張區域市場的競爭白熱化,更可能改變中東國家運用無人機的諸多面向。然而,截至目前為止,該宣示的推行細節仍不明朗、受限於「飛彈技術管制機制」的無人機依舊動彈不得,中共則仍是區域內唯一的武裝無人機賣家,未來影響仍有持續觀察。

 此研究聚焦於:1.中東地區的無人機來自何處、歸向何方,用途如何?2.中東各國擁有無人機技術後,在習慣、運作與用法上受到或產生何種影響?不同於民間盛行的四軸式小型無人機,以及國家或非國家行為者使用的模型機,本研究探討對象係飛彈技術管制機制界定的第1類與第2類無人機:

 第1類:航程超過300公里,酬載500公斤以上。

 第2類:航程逾300公里,酬載不限。

 中東地區計有7個國家操作或擁有這2類無人機,並基於下列條件區分成3大類:

 1.武裝無人機服役後,是否創造新式戰力,衍生新的作戰常規與行為模式?

 2.是否認為武裝無人機係高度威脅環境下應付目標的利器?如基於無法承受的傷亡風險,排除以較傳統有人戰機執行任務的可能,或因欠缺可用的戰鬥搜救能力,無法在飛行員遭擊落後迅速營救等。

 3.是否認為武裝無人機係境外作戰行動時,避免政治或潛在情勢惡化的有用工具?是否認為武裝無人機不會招致有人戰機般的相同反應?曾執行若非無人機不可能獲得政治許可的作戰行動嗎?

 第1組係自獲得無人機後,在看待其自有空中武力與透過打擊投射兵力方面,尚未產生明顯變化的國家,包括約旦、伊拉克、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等4國。

 第2組則是獲得武裝無人機後,在運用空中武力方面展現明顯變化的國家,包括伊朗、阿聯,以及土耳其3國。限於篇幅,此文擇以色列、伊朗2個敵對國家代表介紹。(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