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明月有情

◎陳君齡

 我靜靜地仰望蒼穹,煙霧似的薄雲悄悄地燻灰了幾顆星宿。今夜天候不佳,月色並未明亮圓潤,下弦月掛了幾片沾滿灰塵的輕紗,在漫天夜色中若隱若現。思及前些日子滿月的明媚嬌柔,不知怎地竟覺得鼻酸,一時之間感傷欲泣。

 「夜吟應覺月光寒」,怕是思緒萬千才觸動了心弦,遙望有些黯淡的夜空,星子綴成的光點好像某個人的背影,那個在腦海裡揮之不去的輪廓,明明描繪不出正確的稜角,卻無法抑遏自己無時無刻的思念。

 在夏目漱石的筆下,「今晚月色真美」有更深層的含義,那便是「我愛你」。自己很喜歡那文句的意境,它很美也很浪漫。月圓時,月亮的輪廓會模糊了夜色,如同淚水滴落在牛皮信紙上,漫漶了滿天的溫柔。

 都說月球表面佈滿崎嶇的坑洞,但在人們眼中,它卻是美得不可一世。不管有多麼坎坷和顛簸,月兒仍將最美的那一面展現給世人共賞。如同某些人即使一路艱辛,他們仍會將感情小心翼翼地摺疊,將箋紙寫滿真情後珍藏於心底,在對方身處黑夜時將滿心柔情攤開,在月光的涓涓細流中對他說一句「今晚月色真美」。

 如果可以,我很想將自己的手輕覆月兒,虔誠地呵護它皎潔的情意。可惜此舉恐淪於自私,若我將月光遮掩,不就將美景占為己有?有人說愛情需要大度包容,但我不認同。

 喜歡一個人是最自私的,會在陽光明媚時想他,會在大雨滂沱中想他,會在孑然一身時想他,會在他幸福的時候想他,會在他難過時想他,會在他被眾人稱讚頌揚時想他,也會在他被世界厭惡唾棄時想他。

 只要有一刻忘記了,便會覺得心頭酸楚,悲哀得難耐。鹹澀的淚水流至骨子裡,想張嘴呼吸卻發現只能嘗盡寒涼的空氣;明明烈日當空卻彷如置身冰窖,明明滿月依舊,卻彷彿看不到一絲光亮。

 我這才讀懂,抓不住是因為忘了,忘了光亮,忘了你。

 若能將月光掬捧,我希望嘗起來是甜的,如同愛上一個人時,心頭總會暖暖地湧現甜蜜的滋味,就像小時候好不容易湊錢買到的巧克力,它雖然香甜,但仍帶著微苦。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