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當時間的主人

◎詹志超

 年輕時,很喜歡李建復唱的校園民歌〈匆匆〉,它總讓我陶醉在美麗的歌聲裡;年長後,當熟悉的旋律在耳邊出現時,卻是讓我陷入沉思。

 每個人都不願意浪費時間,但光陰卻總是匆匆流逝。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時,時間是固定的,但它也是捉摸不定的,誠如朱自清所說:「我的日子滴在時間的流裡,沒有聲音,也沒有影子。」對於時間的變化,人們通常是無奈的,因為時間總是無聲無息便悄悄溜走。

 在時間的潮湧裡,我試圖逆流,卻絲毫沒有轉圜的餘地,於是常迷惑於光陰荏苒的岔路上,或迷失在逝者如斯的慨嘆中,更陷入追悔的泥淖裡。

 詩云:「春容舍我去,秋髮已衰改。」青春的容顏離我而去,如今只有白髮如霜,容顏衰老。春去秋來,時間漸漸地改變一個人,卻從來不被察覺,因此一旦虛擲光陰,自然也會被歲月遺棄。究竟想當時間的主人,還是想成為它的奴隸,全是個人的抉擇。

 面對生命的無常,唯有隨順因緣解開執著的桎梏,才得以擺脫生活的束縛;一旦能成為時間的主人時,自能掌控生活的節奏。

 「逝川與流光,飄忽不相待。」光陰如流水,一刻不等人,生命可以說是由時間累積而成的,浪費片刻時光,便是虛擲生命。「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切勿讓時光輕輕就從指尖溜過。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