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恐攻模式複雜化 斯國情勢引人憂

 本月21日基督教「復活節」期間,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等地,連續發生自殺炸彈客攻擊等多起恐襲事件,攻擊目標從聖安東尼教堂、聖塞巴斯提安教堂、錫安教堂,到香格里拉酒店、肉桂樹大酒店、金斯伯里酒店等,共有3座教堂、4間酒店遭到恐怖攻擊。當警方進入一處民宅搜索時,更有1名自殺炸彈客引爆炸彈,導致3名警察當場殉職。目前已知至少造成321人喪生、數百人受傷,也是該國政府軍2009年與「泰米爾獨立猛虎解放組織」結束長期衝突以來,所發生的最嚴重襲擊。

 事發後,斯里蘭卡國防部長維耶瓦德納恩立即定調指出,這是一場「恐怖主義襲擊」,強調無論誰是襲擊的幕後策劃者,絕不會允許極端主義團體在該國活動。斯國政府隨即宣布實施宵禁、暫時關閉臉書等社交媒體與即時通信軟體,並暫停國內所有航班、學校停課,可見此次恐怖攻擊事態之嚴重。目前斯國已掌握並逮捕了自殺炸彈客扎赫蘭等數十名嫌疑人,並確認渠等皆為宗教極端分子。總理維克勒馬辛哈強調,目前政府的首要任務,是逮捕恐怖分子,並要確保恐怖主義不會在斯里蘭卡蔓延。  

 值得注意的是,案發前警方接獲外國情報機構通報,攻擊佛教等其他宗教的本土穆斯林極端組織「National Thowheeth Jama'ath」計畫對天主教堂及印度駐可倫坡高級專員公署發動自殺攻擊,但並未有任何組織或個人,出面聲稱犯案。雖然斯國少數年輕穆斯林曾經赴中東參與「伊斯蘭國」,但回國後皆已受到嚴密監控;且「伊斯蘭國」從未公開承認曾在斯國建立分支,該組織事後也並未對此案表態負責。因此,若要推論此案有「伊斯蘭國」份子涉入,必須等警方取得嫌疑犯口供及其他證據,才能確認。

  然而,此一協同式、有計畫、混雜了自殺與爆炸戰術的攻擊手段,其實與更早之前在斯國發展之「基地組織」慣用攻擊手法類似。 專家因此研判,激進伊斯蘭極端主義,恐怕已從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擴及到了斯里蘭卡。

 多年前「泰米爾獨立猛虎解放組織」瓦解後,聯合國已於2015年通過了針對促進斯里蘭卡和解、問責和人權的《第30/1號決議》案,但據2018年7月的報告指出,該國實踐轉型正義的進程「根本已停滯」。2017年1月,警方遏阻了該組織成員刺殺泰米爾政治家的陰謀,致使同情該組織者累積能量,開始自行犯案或加入其他恐怖組織。

 此外,雖然斯國政府亦有針對該組織的復歸社會方案,但近年參與該計畫的人數急劇下降;且在斯國許多地區,也開始實施教育外聯方案,期望解決宗教容忍,及以非暴力解決衝突的模式,但是效果均不如預期。因此,聯合國評估,當地恐怕容易再次激進化,尤其,下個月即將舉行斯國內戰結束10周年紀念,也不能排除此一特別時日的誘發因素。

 去年2、3月間,斯國發生僧伽羅暴民攻擊穆斯林與清真寺事件,導致可倫坡當局一度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雖然天主教徒與基督教徒只占斯國人口約7.4%,但去年一年該國就發生86起針對基督徒的歧視、威脅或暴力事件,數量驚人。今年3月25日,也發生佛教徒試圖擾亂周日禮拜活動事件,雖然該國穆斯林與天主教徒傳統上並沒有太大的矛盾和仇恨,但若受到了外來的「國際因素」影響,即不能排除此等事件發生的可能性。此外,斯國安全部隊對異議者慣用刑求等不當手段,卻對特定人士有所不罰。斯國開始施行《反恐法》後,導致許多人成為司法濫權的受害者。諸多因素混合之下,引爆了各種宗教、種族的傳統矛盾因素無法調和的情結。若是政府反制激進化的作為不當,攻擊可能再度發生。

 綜言之,以往斯國「泰米爾獨立猛虎解放組織」攻擊的模式,往往會連續對多重目標發動攻擊;且其犯案必然經過長期謀畫、分工詳細,戰術上亦混合了自殺炸彈與爆炸攻擊;相當可怕。此次攻擊與以往不同之處,是攻擊目標明確鎖定代表西方之基督教與天主教堂,且死傷人數大增。顯見涉案者所使用之專業炸藥及爆破技巧,極有可能來自於外部專家之傳授;而攻擊者或後勤支援者,亦可能不盡然是斯國當地人,可能包括了曾經到「外國深造」的本國人,絕對不是業餘者所為。目前攻擊行為並未完全停止,而此等新舊模式之交錯呈現,反映了本土極端主義之國際化,及國際極端主義本土化的趨勢,且必然因此深化,並揉雜斯國本土固有之矛盾情結,亟須國際間協力解決。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